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仙道长青

第八十七章夺取妖丹

    飞针与白鹭体内的肩骨一磨,竟然发出了一阵阵金铁之深,擦出了一溜火星。

    张志玄正准备使用紫气神光,落下五阶白鹭的妖丹,却发现这只妖兽竟然非常机灵,它刚刚逼出了体内的飞针,就将妖丹收入口中,没有将机会留给张志玄。

    不过被天火神针击中,五阶白鹭的背上也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白鹭的皮肉上也冒出一丝丝赤色灵光,阻止肉身的愈合。

    五阶白鹭吃了大亏,马上恢复了冷静,不在试图鲁莽的逼近张志玄,而是利用它遁速过人的天赋,袭扰、牵制张志玄一行。

    遇到五阶白鹭之时,张志玄马上使用通灵玉书将消息传回宗门,金老祖又通过通灵玉书将张志玄的情况告知了青禅。

    听到张志玄遇险,青禅当机立断让康独鹤驾驭灵舟,带着低阶修士逃遁,自己却架起遁光,选择了去增援张志玄。梁老祖留下的大型灵舟遁速太慢,远远不如青禅御剑飞行。

    实际上,这已经等于青禅放弃了康独鹤这几百人。

    对青禅来说,康独鹤这些人的性命,远远比不上张志玄的重要性。至于没有自己护送,康独鹤能不能成功撤离,早已经不在她的考虑之中了。

    驼山位于华阳山东北,螣山西北,地理位置恰好居中。

    收到张志玄传音后,即使金老祖、青禅迅速出动,可是三人想要汇合,依旧需要一日之功。

    于此同时,乌鳞、野猪王两头五阶妖兽也争分夺秒,想要抢先一步围住张志玄,解决一个敌人。

    幸好张志玄身上有神行舟,虽然遁速不如五阶白鹭,却比乌鳞、野猪快几分。

    就这一样一路狂奔,等张志玄逃亡到驼山的时候,金老祖已经抢先一步赶到驼山与他汇合。

    毕竟青阳山到中玄山有传送阵,能够节省八千里的路程。

    八千里对金丹期修士来说也就两个时辰,这两个时辰的时间就起了关键作用。

    有了金老祖协助,五阶白鹭也不敢再骚扰张志玄,以免陷入两位金丹期修士的围攻。

    很快、青禅也赶来驼山,白鹭将这一情况通知了乌鳞,见驼山坊市已经出现了三位金丹期修士,虽然距离驼山近在咫尺,乌鳞也没有贸然攻打这块硬骨头,只好灰溜溜的返回了归元山。

    发现青玄宗修士对它有了防备之心,乌鳞决定主动出击,率领麾下的妖兽大军围攻归元山,准备拿陆红娘这个筹码调动敌人。

    最先得手的是血云貂,这头五阶妖兽在乌鳞的逼迫下发了狠,竟然不顾及族群的伤亡,拼命的攻打云岭山。

    云岭山上有浣水宗三位紫府,护山大阵也有四阶上品,守备的力量已经不必黑山弱几分。

    因为没有退路,云岭山上的修士反而众志成城,顽强的抵挡了血云貂六天时间,直到护山大阵被攻破才选择了分散逃命。

    拔出了云岭山这个钉子,血云貂也带着妖兽大军来到归元山,与乌鳞三股妖军汇合。

    就在乌鳞准备攻破归元山的要紧关头,青玄宗的三位金丹却出现在通玄山,准备支援袁燕来,解除通玄山的围困。

    相比百年之前,袁燕来的修为没有进展,依旧还是金丹七层。

    她身上有杨玄真的禁制,修为根本不得寸进,又在玄通山这个穷困之地,很难有资源修行。

    况且就算修为能够长进,袁燕来也不敢妄动,以免引来杨玄真注意力,给自己带来大祸。

    张志玄驾驭神行舟,脚下的灵力轻轻一动,神行舟微微一颤,顿时化出一道青虹破空飞去,其速度之快远超乎普通的法宝飞遁速度,瞬间就此处消失的无影无踪。

    青禅与金老祖藏在神行舟之内,他们身上贴着一张四阶上品的龟息符,在配合自己的敛息术,已经能将气息隐藏大半,伪装成紫府期修士麻痹敌人。

    围困玄通山的妖兽依旧是五阶的独角鹜,这头妖兽虽然仅有五阶中期,可是体内有一丝天鹏血脉,争斗的本领比金丹七层的袁燕来还厉害几分。

    独角鹜神通厉害,可是其智慧却非常一般,仅仅比吞天蟾好几分。

    这头妖兽的性格与铁背苍猿一样莽撞残暴。一发现神行舟,马上就双翅一振,脱离了自己的妖兽大军,放出了六根尾羽,朝着神行舟打来。

    张志玄奋力催动神行舟,尽力争取将独角鹜拉的更远,让它远离自己的种群,一边祭出金虹剑,化出一道道剑光,挡住了独角鹜放出的六根尾羽。

    眼看时机差不多了,青禅与金老祖灵光一闪,从左右化出了两道遁光,将独角鹜从三面围困。

    在三人围攻之下,独角鹜不断的躲闪腾挪、回翔侧避。一瞬间就落入绝对的下风。

    青禅的修为已经金丹四层,加上前世的记忆,已经比金丹九层修士都难对付几分,她身上的法器也非常精良,五阶上品法器就有两件。

    单独她一个人,五届独角鹜就不是对手。

    而另外一方的金老祖也不算弱手,即使比不上青禅,也是金丹后期修士,能够与独角鹜抗衡,再加上一个金丹二层的张志玄。几乎很短的时间,独角鹜的身上就留下几道伤痕。

    独角鹜性情残暴,虽然受伤,却激发了素日凶野之性,它口中发出连声厉啸,竟然喷出了体内的妖丹,恨不能与张志玄三人拼命,想要同归于尽。

    见到这一幕,张志玄与青禅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阵笑声。

    张志玄脸上紫气一闪,双目之中放出一道紫光,一瞬间就击中了独角鹜的妖丹。

    张志玄修为已经金丹,紫气神光的威力已经颇为惊人,神光一击就击散了独角鹜附在妖丹上的神识,让这只五阶妖兽顿时脑海剧痛,在空中不停的哀嚎翻滚。

    趁着独角鹜头脑昏沉之际,张志玄伸手一招,法力一催就将这枚妖丹收入囊中。

    没有了妖丹提供元气,五阶的独角鹜马上成为了案板上的鱼肉,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死于三人手中。

    三位金丹老祖不顾仪态,雷厉风行的亲自剥皮抽筋,尽最快的速度肢解独角鹜的材料,准备应对接下来的战争。

    五阶妖兽已经是毒龙潭妖王的骨干,损失任何一个都会让妖王恼羞成怒,发动大规模的兽潮围攻敌人。

    比如宋国等有元婴期修士的宗门,都会与妖王签订契约,在兽潮的时候不投入金丹期的战力,以免陷入全方位的战争。

    猎杀了独角鹜,即使有柳灵均背后撑腰,张志玄三人也不敢大意。收集了独角鹜身上材料后,三人来不及休整,马上向独角鹜的子子孙孙发动了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