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猎天争锋

第201章 一剑五绝

    通幽城商府。

    一位手持连鞘长剑,身材中等,而双臂欣长,只留着存许长的头发根根直立,衣着普通,可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干爽利落气息的中年男子,正站在商府的大门之前,目光之中却透着几分感怀和沧桑。

    “二哥,二哥?”

    在这中年汉子的身后,却是一位衣着考究,看上去像是公子哥一般的青年,见得中年汉子站在原地迟迟不动,这才开口提醒道。

    这青年神情气质倒是与商夏有三份相像,乍一眼看上去仿佛比商夏当初还要多三份纨绔,但唯有目光闪烁之际偶尔有精光显露,显示着此人并非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只不过这青年的背后斜背着一个长条形的布兜,长有两尺有余,也不晓得里面盛放着什么。

    中年汉子回过身来,神情复杂的笑了笑,道:“十年不曾回这通幽城,这座府邸倒是越来越气派了。”

    青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笑了笑道:“二哥,走吧,先回家再说!”

    说罢,青年越过了中年汉子,径直来到大门跟前,将上面的门环拍的震天响:“开门开门,大白天的大门紧闭做什么?”

    中年汉子看着青年有些夸张的嚣张做派,不由自失的笑了笑,随后便跟了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商府的大门已然从里面打开,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慢吞吞的传来:“不要敲啦,上好的杉木漆门,可也经不住你们这些武者敲打,门儿都快被你们敲破了。”

    青年“呦”的一声,连忙讪讪的收回了手掌,声音一下子沉了下来:“祥伯,怎得是您老人家亲自开门?家里其他人呢?”

    一位须发皆白,背还有些驼的老头,身着商府仆从的衣衫,从门后探出头来,在很近的距离上下打量了青年一眼,顿时眉开眼笑道:“这不是九爷么,听说您去了冀州,怎得今日回来了?”

    青年顿时爽朗一笑,道:“通幽城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哪里还有心情呆在冀州?而且这一次不仅是我回来了,而且我还顺带着把另外一个人也拽了回来!”

    说着,青年侧身一让,将身后的中年汉子显露出来,笑道:“祥伯,看一看,你还认得他不?”

    中年汉子上前一步,淡淡笑道:“祥伯,十多年没见,您老身子骨可还康健?”

    祥伯有些狐疑的商夏打量来人,可越看神情越是激动:“你、你是二、二爷?二爷您回来了?”

    中年汉子似笑似叹道:“是啊,我回来了!”

    祥伯这时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慢悠悠的将大门敞开:“回来好,回来好啊,如今家里也没个高手坐镇,如今城里不太平,家里上下也是人心惶惶,二爷、九爷到家,家里就有主心骨了。”

    中年汉子和青年闻言相互看了一眼,二人神情都显得凝重了许多。

    青年连忙问道:“怎么,三伯和我爹都不在家吗?七姐呢,她也不在?还有其他人呢?”

    祥伯一边敞开了大门,一边将二人往里面领,一边还道:“回去说,回去说……”

    中年汉子和青年先后向着商府深处快步走去,而在他们身后,敞开的大门却并未再紧闭。

    通幽学院正堂,云菁仍旧独自一人在此坐镇。

    余独鹤走近正堂,向云菁禀报道:“城中刚刚传来消息,商家的二爷商渐以及老九商洋也回来了。”

    云菁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嘴角却微微翘了起来:“这已经是第几家了?”

    余独鹤沉声道:“第十一家!不过听说商家还有一位五娘子,这一次却是没有回来。”

    见得云菁神色淡然,余独鹤又道:“自从山长重伤,通幽城戒严,且月季会进入两界战域的消息传开后,城中上得了台面的家族、势力总共十六家,已经陆陆续续有在外的子弟开始回归,此外还有一些原本出身于燕地的独行武者,在城中也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云菁微微点了点头,神情之间略显欣慰:“幽州仍在!希望一切顺利吧!”

    …………

    两界战域四灵山。

    商克望着踉跄而走的剑客,有些怪异的看向商夏问道:“你居然没杀他?”

    商夏将碧溪剑反握背在身后,一边感受着丹田中凝聚而成的第五双剑符,一边道:“我已经破了他的丹田,他已经没有威胁了。”

    商克则道:“不对不对,一个二阶武者被破去了丹田就相当于废掉了修为,这对于一个武者而言简直生不如死,可他刚刚离去的时候似乎还在感谢你手下留情!”

    商夏不以为意道:“这有什么,不是每一个武者都会对武者虔诚到不顾一切的地步。或许他还有家庭,还有父亲妻儿,相比于死在这里的人,他至少还有机会与他们团聚!”

    商克总觉得怪异道:“不对不对,你这究竟是什么剑术?你刚刚破掉的那个剑客施展的剑术神通,自己所用的好像只是普通的剑术?”

    商夏笑道:“叔公,没人说能破掉神通的只能是神通吧?”

    商克道:“虽然没这么说,但……唉,等等,臭小子,说一说你的二阶神通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商克望着远去的商夏,微微一笑道:“这小子,还想在老夫面前藏拙?知不知道前面就有一个三阶高手准备埋伏你?”

    说罢,老头晃晃悠悠的向前走去,看上去倒是不急不缓,似乎丝毫不担心商夏会被埋伏的三阶苍灵武修所伤。

    商夏在被眼前这个灰头土脸的苍灵武者险些偷袭成功的时候,便知道自己被自家叔公给卖了。

    眼前这个三阶武者显然是因为海潮峰倒塌而被埋在了地下,然后好不容易才钻了出来。

    但商夏却不相信眼前这个修为达到三阶第二层的武者,能够避开自家叔公身为四阶高手的感知。

    “老人家这是想要看一看我的真实实力,这才没做提醒,故意任由这个苍灵武者偷袭,恐怕也是知道了之前自己斩杀三阶武者的战绩,想要亲眼看看并作确认!”

    商夏似乎猜出了自家叔公的心思,只是不知道这是他老人家一时兴起,还是还有着自家祖父的意思。

    “不过无论是谁,想要看我的剑术神通,我便偏偏不让你们如愿!”

    商夏心中打定主意,碧溪剑剑身划开一道剑气,隔空向着对手身上斩去。

    那三阶武者原本并未在意,然而当那道剑气临身之际,却忽而脸色大变,尽管他已经做出了一切可以抵挡的努力,可这一切抵抗最终连同他整个人在内,俱被那一道剑气摧枯拉朽般摧毁。

    商夏这乾坤一剑,已然蕴含了五种不同的两极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