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十二通天之柱

    她们确实得救了,虽然那邪祟看到陆辰等人后,目标还是放在了瘫倒在地不敢动弹的母女两人身上,但它刚刚举起利爪,一股无可抵御的吸力就从远方传来,把这个邪祟朝着蛮人前进的方阵拉扯了过去。

    “噗哧”一声,没等邪祟进入蛮人方阵之间,就有蛮人直接手持利斧,加持了血气之后,一刀砍碎了那邪祟的头颅。

    没有理会那邪祟,也仅仅是看了那母女一眼,陆辰就带着队伍快速前行了。

    但纵使如此,这仍然让钟离晴在地上不断的朝着陆辰叩拜,同时,英雄的名号,也被按在了陆辰的头上。

    是的,英雄,在这个时代,陆辰就是英雄,哪怕陆辰救过之后,根本没问,也算是英雄。

    时代不同,名词的定义也是不同的,如古代的圣君,人们从来不会要求他把人人平等落实到位,只要他能让子民吃饱饭,让国家强大就够了。

    同时,天朝古代的有出息之人,不是你会做饭,会照顾家人,会尊重别人,而是要求你读好书考个状元回来,哪怕你其他事情都是一事无成,只要成为举人,状元,你就是最有出息的那个。

    而在这个时代,英雄也不是现代所定义的那样,无私忘我,不辞艰险,为人民利益而英勇奋斗,这是现代的英雄。

    在这个危险的时代,当有邪祟冲破村子,当有大蛇占据河流让村民献祭子女,当有恶龙因心情好坏而肆意毁灭城镇,普通的人类想要活命,只能祈求英雄降临斩杀邪恶。

    也因此,这个时代的英雄不是品德高尚,而是拥有力量,敢于战斗。

    哪怕某一人好色,贪婪,情人众多,当他清理了邪祟,也会有人为他立传,为他谱写传说。

    毕竟,世间最重要的是生命,能救人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而纵使有人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他们的孩子,妻子,父母,也有可能被英雄拯救,如此一来,哪怕那些英雄有着诸多的缺点,但只要他足够强大,并愿意战斗,那就是英雄。

    有这样想法的不仅钟离晴母女两人,在陆辰等人身后的一大群人,都是如此想着,并对陆辰等人感恩戴德。

    是的,陆辰身后跟着一大群人,边境之城虽然有着无数人死亡,但存活的仍然不少,而那些人原本都是在各自为战四处乱逃,只求寻得安全之所。

    但当陆辰等人走过之时,大量幸存的人看到陆辰,犹如看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疯了一般朝着陆辰等人的方向冲了过来,也因此,随着前行,跟随陆辰等人的人越来越多。

    当然,陆辰也不会让那些人影响到自己部队的前进,所有人全部被陆辰放在了身后,如果有胆敢冲击蛮人阵列的,陆辰会毫不留情的斩杀。

    这样的做法很不人道,但确实最正确的做法。

    唯一让陆辰有些叹息的是,这样做过之后,那跟在身后的所有人,仍然觉得陆辰算是英雄,只能说,环境恶劣,人类的要求也会跟着降低。

    当然,陆辰不是什么都没做,依靠直感以及万象天引,陆辰会尽量把所有的邪祟全部抓出来杀掉,这样一来,哪怕那些人跟在后面,死亡率也会低一些。

    就这样,陆辰带着队伍快速前行,而再次过程中,陆辰身后的人类越来越多,其中有蛮人,也有云州人。

    不过,后面的人并不和谐,别指望蛮人会文明,两州人毕竟有着冲突,因此,跟在陆辰身后的很多蛮人都因陆辰而自豪,并让云州在外面,自己挤在最中间。

    “哼,王子殿下仁慈,愿意救下你们,要我说,直接把你们扔下才好。”

    “确实,你们就该找你们一族的天才,跟着我们干什么。”

    “哼,前几天就是你们污蔑我们十三王子,说他只是井底之蛙,今天还不是需要我们来救。”

    “就是,要我说,十三王子根本不该救你们。”

    ……

    此话,让很多被救下的云州人都有些讪笑,同时,被挤在外围的他们虽然知道外面危险,但也不敢跟蛮人起冲突。

    谁让蛮人这边有陆辰带领,更为强硬一些呢,这就是有强者依靠的好处,也是那些蛮人十分崇拜陆辰的原因。

    这个时代的崇拜可不是二十一世纪的偶像崇拜,很多人之所以崇拜自己一族的天才,是因为那些天才真的能带领族人走向强大。

    而对于身后的鄙视,陆辰也无法做更多,庇护人类是要费力气的,他身后的诸多蛮人天才只愿意救援蛮人,能把云州人带上,已经是陆辰所做的极限了。

    同时,陆辰也无法做到把所有人都一视同仁。

    “公平,即是最大的不公平,蛮人崇拜我,愿意为我而战,而云州人昨天还在辱骂我,如果我让蛮人跟云州人同等待遇,那才是真正的愚蠢。”

    “而且,云州天才,应该会直接驱赶蛮人吧。”

    在思索中,陆辰不断前进,而在他身后,蛮人受到了很好的庇护,并看着周围的云州人,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同时,通过对比,他们对于陆辰也更加崇拜了。

    而在跟随陆辰的一众人中,最为自豪的却不是蛮人而是姬红蝶,在她心中,其他蛮人只是陆辰的族人,而她是陆辰的家人。

    也因此,看着陆辰一路前行救援了大量人类,并被大量人类所崇拜,她脸上那已经消散的高傲,又恢复了起来。

    人不患贫而患不均,现在,姬红蝶不是被分少的那个,她是最多的,看着无数人因邪祟惨死,其中不乏有女子跟以前的她地位相同,但纵使如此,她们也在邪祟的冲击下死亡。

    而她却因陆辰的原因,被一众蛮人保护在最中央,那种优越感,让她彻底高傲了起来。

    特别是姬红蝶从来没被教育过人人平等,她所受到的教育就是人分三六九等,而在现在的她看来,她无疑是最高贵的。

    而当一些被拯救的贵女围在了姬红蝶的身边,讨好着姬红蝶,想让她把自己拉入蛮人中央时,那种被人恭维的感觉,让她脸上的高傲也到达了极致。

    “哼,样貌算什么,体格大又怎么了,我的夫君大人是最强的。”

    脸上高傲,但姬红蝶还是颇为温和的与其他几人交谈了起来,不过,看到以前的熟人时,她脸上的高傲还是不可避免的露了少许。

    只是,很快她就发现了不对,那围在她身边的贵女,看似在恭维她,但更多的则是询问前方陆辰的消息,这让她心中有了危机。

    “一群贱人,忘恩负义的家伙,刚刚救下你们,就想着抢男人,夫君大人就不该救你们。”

    “等着吧,别落到我的手里……”

    ……

    后面的一系列事情,陆辰都不知道,也没有兴趣,此时,陆辰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邪祟身上。

    虽然这个层面的邪祟很弱,但也有不少强大的邪祟从井口冲了出来,面对那些邪祟,陆辰感觉……

    挺轻松的。

    好吧,一路走来陆辰也发现了,那位神袛的国度好似是按照境界划分的,总共有几层陆辰不知道,但他发现了,上一层的邪祟能威胁到意志之境,这这一层是以血肉之境为主。

    虽然井口可以穿行邪祟,但有可能是井口太小让强大的邪祟下不来,亦或是恐怖的邪祟都去最中央保护它们的神袛了。

    总之,一路行来,陆辰并没有遇到太大的危机。

    虽然过程中有不少邪祟能力挺不错的,但凭借高出血肉境极限的体质,陆辰一路前行,完全是无所顾忌,那些邪祟的能力再诡异,但面对陆辰的体质,都消弱了无数倍,这就好似死亡一指变为了眩晕术,如此一来,能带来死亡的攻击落到陆辰身上就只配给陆辰挠痒痒了,他怎么可能有事。

    “只要体质高,就是想死,也难。”

    就这样,一路碾压的陆辰,带着队伍,来到了他们选择的空地之上。

    而看到陆辰这群战士停留下来后,跟随在陆辰等人身后的一众普通蛮人,以及普通云州人,也是松了一口气。

    虽然前面的邪祟被陆辰等人清理光了,但周围还有邪祟,他们怕被周围的邪祟袭击,也怕跑不动掉队了,那样等待他们的将只有死亡。

    当然,也有人想让陆辰等人停下来保护他们前行,不过,这样的想法他们也只敢想想,无论面对蛮人军队还是云州人军队,普通人都不敢提出这个想法。

    要强调一句话,这个世界的军人不是人民子弟兵,他们是官老爷,保护的是豪门大族与王室,只有村民为官兵用命探路,让官兵为平民拼命,这是在做梦。

    这点蛮人也是一样,只是蛮人以勇猛为荣耀,面对邪祟,让其他人进攻,自己在后方是耻辱,因此,在蛮荒这点表现的并不明显罢了。

    而经常被逼着在前方探路的云州人,对于蛮人没有让他们前去拿命探路就很满意了,让蛮人保护的想法无一人敢提出。

    因为常年被压迫的云州人很懂事,没有出现闹事的情况,这也让陆辰满意的点了点头:“还好,没有出现脑残之人,毕竟我可不是什么恶魔,杀戮人类这件事情,还是少做为好。”

    “你们在这里休息吧,食物什么的也分配一下。”

    这样说着的陆辰就不再问了,不过,分配之时,还是蛮人占据了太多的优势,没办法,陆辰强大,让蛮人也跟着强势了起来。

    同时,因为有着云州人的凄惨相对比,蛮人对于陆辰更加崇拜了。

    没有理会后面的事情,指挥其他人防守之后,陆辰就走到了一片空地。

    看到陆辰的动作,姬红蝶离开来到了陆辰身边:

    “夫君大人,下一步该怎么办?”

    问话的是姬红蝶,而旁边的七王子,八王子在听到如此话语后,也直接望了过来,等候陆辰的吩咐。

    对此,陆辰直接开口道:

    “让那些跟过来的普通人进入广场中央不要乱动,有战力的蛮人一部分在周围警惕,另一部分去周围,把那些房屋给我全部推倒。”

    因为黑色纹路强大到一定程度能活化死物,陆辰不敢让一点障碍立于眼前,在陆辰的吩咐过后,所有人立刻行动了起来。

    而在其他蛮人忙碌的时候,陆辰也没有闲着,残影之凯贾又被陆辰召唤了出来。

    “你们在这里防守,我去上面看一下。”

    说完之后,陆辰的身影在残影之凯贾的守护下,慢慢的变淡了。

    随着残影之凯贾守护自身,陆辰的视野慢慢的发生了变化,除了超凡力量外,他的视野中已经是一片黑白灰之色。

    在以往的情况中,这种视野虽然压抑,但并没有让陆辰感觉到了太多的危险,毕竟,残影之凯贾可是能吸收黑暗气息的,进入这种状态,陆辰就犹如回家了一样。

    但此次,当陆辰沉入暗影世界之后,他发现,整个世界都被一股股的黑色气流覆盖着,那黑色的气流散播着恐惧,恶鬼,悸动等等负面讯息,光是看着那些气流,陆辰的内心就感觉到了压抑。

    而与此同时,那些四处游动的气流还纠缠在了各种事物上,被黑色气流缠绕,那些事物也会被快速侵染,呈现黑色气流的颜色,如此一幕,让陆辰明白了,那黑色气流就是坠落神袛的气息。

    稍微想了一下,陆辰没有招惹那些气流,也没有朝上面的空间层面进行突破,他反而朝着下方突破了起来。

    “虽然被拖进了神袛国度,但神袛国度与现实世界应该不是处于同一界面,也不知道我是否能依靠残影之凯贾突破神袛层面,进入现实世界。”

    是的,陆辰这是准备朝着下方看看,看是否能够逃离出去。

    血肉之境的边境之城,好似是最低一层了,因此,陆辰几乎没有废多少功夫,就到达了神袛国度的边界,如陆辰所想的那样,那里确实有着一层空间壁障。

    依靠特殊的视野,陆辰甚至能看到一座完好的边境之城立于现世,只是,那边境之城已经没有了一丝动静,所有的活物,全部被拖入了神袛的国度。

    “明明已经有两个边境之城发生了异变,这次战乱之后,边境之城竟然还能存留,真是奇特的感觉啊!”

    心中胡乱思索着,他也在试图穿越进现实世界,但让陆辰难受的是,那空间壁障与普通的空间薄膜完全不同,它好似是世界的屏障一般,现在的陆辰,根本穿不过去。

    “神袛的神国已经犹如小世界一样,十分完整了,现在的残影只凯贾根本穿透不了。”

    是的,现在,陆辰有种预感,如果让残影之凯贾进化到侵蚀之普戾蒙那个程度,他就能穿透这层小世界了。

    只是,稍微思索了一下后,陆辰还是选择了放弃。

    “鬼手再次进阶的危险,可不比逃离神国的危险少啊,而且,哪怕是进阶第三鬼神·残影之凯贾,能够逃走的也只有我一人,我的侍女跟跟随我的属下,可都在里面呢。”

    不到最后时刻,陆辰不想独自逃离,如此想着,陆辰索性不再看神国屏障,而是朝着上方前进了起来。

    依靠第三鬼神的庇护,陆辰很快就越过了血肉之境的边境之城,到达了自己原本出现的地方。

    只是,让陆辰眼神凝重的是,仅仅一会儿,那刚刚被他震蹋的鬼屋已经重建了,再次重建的鬼物中,更有无数的邪祟朝着他进行冲杀。

    没有理会那些邪祟,依靠残影之凯贾的守护,陆辰跟那些邪祟完全是处于空间的两个层面,在异度空间,陆辰观察了一下身前的场景。

    只是,观看之后,里面的情景让陆辰有些皱眉。

    在这个层面,大量的邪祟生物正在肆意的游动着,而跟下方一样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里的邪祟也在不断增强。

    “不能离开异度空间!”

    抱着如此想法,陆辰继续在这个层面游荡,而很快,一口口深井就出现在了陆辰的眼前,但跟下方不同的是,下方的深井是不断冒出各种各样的怪物,而这里的深井则是不断有各种邪祟朝着里面钻入。

    “下方的邪祟难道都是从这里的深井下去的?”

    眼前的一幕,让陆辰诞生了一些想法,只是,看了一会之后,陆辰就摇了摇投:“确实有一部分邪祟跑到了下面,但这里的邪祟太多,如果都进入下面,我们根本不会那么轻松,看来,有很多邪祟都跑入了上一个层面。”

    这样想着,陆辰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所有邪祟都往下面跑,那还真是麻烦了。

    观看了一会这个空间界面的情况后,陆辰思索了一下,继续朝着上方前进了起来。

    而这次,些许凝滞感出现在了陆辰的意识中,而这也让陆辰明白了一件事情。

    “已经到极限了,我第三鬼神现在的层次还是太低,它仅能带我来到这个层面。”

    如此想法出现在了陆辰心中,但很快,乱糟糟的想法,就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幕所覆盖了。

    “这是那里,这是什么……?”

    惊骇的表情,出现在了陆辰脸上,而不怪陆辰惊讶,实在是身前的景象太过恐怖。

    此时,出现在陆辰视野中的已经不是边境之城了,而是一个陌生的大地。

    一扫而过,这是一片黑色荒芜的大地,此片天空之上没有月亮,也没有太阳,仅有一只血色的眼睛如高高的神灵俯视着大地。

    同时,在这大地之上,还有着一望无际披着黑袍的人,或者是怪物,而那些黑袍此时都跪在地上默默的祈祷着,虽然没有细数,但据陆辰眼前所看的一幕来看,跪在地上祈祷的人绝对超过千万,甚至过亿。

    那一望无际的黑袍一起祈祷的画面,还是挺令人震撼的。

    除了近乎无穷无尽的黑炮之外,那无尽大地之上,还有十二根通天之柱接天连地,通天之柱高耸入云,那顶端完全没入了灰色雾气之中,陆辰什么也看不见,但纵使看不到,陆辰也能估算出那通天之柱的高度。

    “至少在数千米,甚至是数万米!”

    血色烈日一般的巨大眼睛,一望无际的黑袍,十二根接天连地的通天之柱,这疯狂的一幕,让陆辰明白了,此地才是神国,真正的神袛国度。

    陆辰刚才所在的下方,仅仅是被神灵力量的余波所分隔出的一个小小位面。

    同时,对于那无穷无尽的黑袍,陆辰也心有猜测。

    “那些人,应该就是信仰这位神灵,或者被这位神灵拘来的灵魂吧,还真是多啊,不过,每个神袛都有数千,甚至上万年的积累,长年累月的积攥之下,有这么多祈并者很是正常,那十二根通天之柱,应该是神灵的使者,或者是神灵的圣者所居住的地方,甚至,十二根通天之柱的顶端,有可能居住着从属之神。”

    眼前的一幕,让陆辰深深的震撼着。

    而就在陆辰震撼着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周围那一直祈祷的声音竟然停止了,扭头四顾,陆辰发现,无数被黑袍罩住的人,正把目光看向了自己这边,这让冷汗瞬间侵满了陆辰的后背。

    “怎么回事?我被发现了?但怎么这么多人发现我了?”

    疑惑,出现在了陆辰心中,但很快,陆辰就发现了,他此时确实是被残影之凯贾守护者并身处于异度空间,但这个世界,好似是唯有处于异度空间才能见识到,也因此,现在的陆辰,跟那些祈并者是处于同一层面的,这让陆辰有些尴尬,不过,现在不是尴尬的时候,很快,犹如小巨人一般的陆辰就怂着开口道:“诸位,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忙,我这就走,这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