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九龙吞珠

第220章 找寻凶手

    五分钟后,刘半仙收拾起检测设备,重新收入储物戒指中。

    “刘神医,我的孙女怎么样?”慕容无畏紧张的问道。

    刘半仙没有理慕容无畏,轻轻拍了拍小女孩的手,道:“不用担心,你很快就会好的。”

    小女孩也朝着刘半仙笑了笑,礼貌的说道:“谢谢爷爷,我好了之后就又可以上学去了,我现在好想我的同学!”

    刘半仙转身给慕容无畏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下楼再说,便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众人重新回到客厅中,刘半仙坐在沙发上,深深的叹口气,面色愁云的说道:“慕容家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孙女应该是中了蛊虫!这种蛊虫非常奇特,并且非常凶猛,它在一点点的蚕食着孙女的五脏六腑。”

    慕容无畏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万万没想到,天京市赫赫有名的慕容家族,修炼界六大世家之一的慕容世家,竟然会有人对他们下手!

    这个人究竟有多大的胆子,他不想活了吗?

    他们难道不知道,慕容天现在已经是隐士联盟总局的副局长,何大山不在时可以号令全修炼界吗?

    慕容无畏脑中不停思索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但始终想不出。

    自从慕容天成为总局的副局长,慕容世家便比往常更加的低调,甚至韬光养晦,藏而不漏。

    所以得罪人,与人为仇的事情,慕容世家最近没有干。

    难道是五大异门?

    苗疆人?

    难道是毒疆门?

    但是他们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是因为它?

    慕容无畏想到这里,眼神不自觉的向着下山虎的那幅画看去。

    而他的这个举动,正巧就被刘半仙看到,因为刘半仙的眼神一直有意无意的盯着客厅里的一切,包括慕容无畏的一举一动。

    “慕容家主,我需要先回去准备一切东西,等明天早些时候我再过来。”刘半仙站起身,拉了拉身旁的将守。

    慕容无畏点点头,面色温和的说道:“我的孙女就靠刘神医了,需要我们慕容家做什么,您就尽管跟我说。”

    随后,双方留了一个联系方式,将守便带着刘半仙几人回酒店了。

    慕容无畏目送汽车离去,直到看不到车尾灯后,面色猛地一变,无比阴沉,急匆匆向着别墅内走去。

    慕容世家别墅上面总共有三层,此刻慕容无畏直接登上三层,向着一扇最大的双开红木门走去。

    与其他的地方不一样,慕容府外围是十步一设岗,而别墅内二楼是五步一设岗,但三楼却是一个岗哨都没有。

    慕容无畏推开红木门,快速闪身进入,然后又轻轻的关上,动作十分谨慎又小心,可以看出他对房间里的人十分尊敬,怕声音大打扰到里面的人。

    房间内,是一个敞开的,没有人隔断的长方形房间,站在门口就可以看清房间内的一切。

    此刻房门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张画像,画像中是一位气质威严的老人。

    在画像的下方,摆着一张贡台,两个蜡烛正在贡台上点燃。

    在贡台的前方,正盘膝坐着一个满头银丝的老人。

    他此刻正闭眼静修,如同世外高人,不受任何影响。

    但如果仔细看,便会发现这个老人就是墙上的画像中的老人!

    慕容无畏进入房间后,先是脱掉鞋,然后动作敏健的在盘膝老人的面前跪下,等待着老人苏醒。

    良久。

    “他们都走了?”

    慕容无畏赶忙回答道:“老祖宗,都走了。”

    此时,一直闭眼的老人双目睁开,眼中射出让人不敢直视的精光,那黑色的眼仁非常深邃,如同神秘而又摧残的星宇。

    “他们中的年轻人叫什么?”老人淡淡的说道。

    慕容无畏眉头一挑,不知道老祖宗怎么问起他了,一个只会献媚拍马的年轻人而已。

    但他也恭敬的回答道:“叫将守,是隐士联盟第七分局的局长。”

    “哦?这么年轻就成为分局的局长了?这是怎么回事?”老人问道。

    “老祖宗,是何大山力排众议,亲自提拔的,而且听说刚加入隐士联盟的当天,就被提拔成分局局长了。”慕容无畏据实回答。

    老人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但这个笑容怎么看起来都很邪魅,淡淡的道:“现在这个事,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慕容无畏不明白老人的意思,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老祖宗,什么…什么事越来越有意思了?”

    老人瞥了一眼慕容无畏,叹息一声,道:“大山那个小毛孩子,虽然修为马马虎虎,但也算是做事沉稳,在当前的修炼界,也算是威震一方,他看中那个孩子,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并且,那个孩子,我有点…”

    说到最后,老人眼神渐渐变的犀利,仿佛有什么事情想不通一般。

    “老祖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慕容无畏小心的问道。

    眼前的老人,在他眼中一直都特别淡定,仿佛什么都知道,天上地下,古今内外,没有不懂得,像今天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所以内心十分的好奇。

    “那个年轻人有点意思,甚至可以说,很有意思。”老人的语气很平淡。

    在这话落在慕容无畏的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不明白,将守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怎么会让老祖宗这么关注,要知道,眼前这个老人,是创建慕容世家的鼻祖人物,没有人知道他具体多少岁了,只是知道先有他,才有现在的慕容世家。

    多少年来,他经历了无数后辈的供养,看着他们生下来,成为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小闺女,然后一步步看着他们长大成人,最后迟暮,老去…

    无数亲人的生离死别,已经让这位老祖宗看淡了一切,看穿了生死,任何事情在他面前彷佛都是风轻云淡的无所谓。

    只是现在,老祖宗怎么对那个年轻人,将守,这么感兴趣了,这太不寻常了。

    “老祖宗,恕晚辈愚钝,您对这个年轻人好像很感兴趣,我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的。”慕容无畏原本不敢这么直接问老祖宗问题,但心中实在是好奇,忍不住问了出来。

    慕容无畏和老人整个画风都很怪,慕容无畏年过七旬,在看起来与眼前的老人差不多的年纪,却表现得像个孩子,完全没有了之前一家之主的威严和风范。

    “呵呵,你想知道?”老人并没有因为慕容无畏看不懂而怪罪他,反而有些玩笑般的反问道。

    慕容无畏赶忙点点头,一脸期待的看着老祖宗。

    老人微微一笑,满不在乎的说道:“我看不透他。”

    慕容无畏这次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那个叫将守的年轻人,竟然连老祖宗都看不透他?

    他明明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年纪,一脸谄媚的笑容,难道这些都是假象吗?

    难道真的是我看走眼了吗?

    慕容无畏年过七旬,虽然算不上阅人无数,但大部分人还是一眼就能看明白的。

    “小荣怎么样了?”老人忽然问道。

    慕容无畏回过神,皱起眉头回答道:“刚才他们诊断,说是中了苗疆人的蛊毒,并且荣儿也说,确实有苗疆人打扮的人,在学校附近出现,我已经派慕容谨去找了。”

    “呵呵,现在找?能找到吗?人早就不见了。”老人笑道,仿佛对找不找得到人对他都不重要。

    “老祖宗,您说是不是有人针对我们慕容家?”慕容无畏问道。

    老人笑意更大了,说道:“呵呵,现在是多事之秋,虽然我们慕容家一直很低调,但也树大招风,并且…”

    说到这里,老人顿了顿,看着慕容无畏的眼睛说道:“小荣这次中毒,是中了两种毒,只是第二种要比第一种更严重,掩盖了后者的痕迹。”

    “嗯?两种?难道有两伙人要对付我们慕容家?”慕容无畏惊呼道。

    “淡定一点,慌什么!家主要有家主的样子!”老人看着慕容无畏还像个小孩一样毛躁,不禁呵斥道。

    慕容无畏脖子一缩,脸色尴尬的点点头,说道:“老祖宗教训的是,教训的是。”

    老人继续说道:“我判断,第一种毒虽然是一种很罕见的毒,却很轻微,并不厉害,而第二种毒,就非常迅猛了,如那些人所讲,确实是苗疆的毒虫。”

    “老祖宗,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救荣儿了吗?她现在只能躺在床上,很痛苦,我心中不忍。”慕容无畏脸上布上一层愁云。

    “小荣虽然是个女孩,但毕竟也是出自我慕容家的血脉,我不会坐视不管的,但如果我强行运功将毒虫逼出体外,那么毒虫就会抓伤小荣的五脏六腑,吸食她体内的精华和灵气,小荣成年后,体内会经常疼痛难忍,生不如死。所以,给小荣最好的解毒办法,就是要找到那个下毒的苗疆人,只有他才会让毒虫听话的离开小荣的体外,不会让小荣受到任何伤害。”老人淡淡的说道,那语气仿佛在说一件于己无关的事情一般。

    慕容无畏无奈的点点头,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老人。

    刚中毒时,他就曾求老人出手解毒,但老人却摇了摇头,说这个毒解不了,语气非常平淡,好像让他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在他眼中,老人非常的冷漠,甚至有点冷血,除了闭门练功外,对外界,甚至家里的事情,什么都不操心。

    但这些抱怨他也只能藏在心中,却不敢多说什么。

    “好吧,我知道了,我多派些人去找。”慕容无畏说道。

    “嗯,你出去吧,另外,不是我冷血,见死不救,而是能有更好的方法,为甚么不去尝试呢?”老人目光如刀,直刺慕容无畏心田。

    慕容无畏面色一僵,目光闪烁,老人竟然连他心中想法都看的一清二楚。

    当他走出房间后,冷汗已经打湿了他的后背。

    他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与老人沟通,心中仿佛都被一股强大的威势压迫,非常难受。

    老人是他的祖宗,血脉相连,但这股莫名的压迫感就是消散不掉。

    “家主,我回来了。”慕容谨早已经在楼二的楼梯口等候。

    “怎么样,找到人没有?”虽然心中早就明白,下毒的人早就跑远了,但他心中还是存着一丝希望。

    慕容谨面色惭愧的说道:“人没有找到了,我们寻便的附近所有酒店,旅馆和生活场所,都没有找到不穿鞋或者苗疆打扮的人。查阿丽的人已经派去了,但还需要几天时间才能有回复。”

    慕容无畏仰头长叹,没有在说话,向着楼下走去。

    ……………………………………

    将守几人回到酒店后,刚刚关上房门,将守的脸色猛地一沉,大声呵斥道:“刘半仙,你到底对那个小女孩做了什么!”

    刘半仙吓了一跳,立刻明白老大为什么发怒。

    “老大,你听我解释,小女孩身上的毒确实是苗疆人下的,并且绝非普通的毒,而是蛊虫之毒。”刘半仙赶忙说道。

    将守看着刘半仙的眼睛,想看看他到底有没有说谎。

    刘半仙面色尴尬,说道:“老大,我绝对没有骗你,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呀,况且,如果是我下的毒,我当场就会出手解了。”

    小丑看着将守面色不善,也出言劝说道:“老大,老刘确实没有下这么厉害的毒,一定是另有其人。”

    刘半仙瞪了一眼小丑。

    将守皱了皱眉,问道:“这么厉害的毒?难道你真下毒了?”

    刘半仙吓得一颤,赶忙说:“老大,我绝对没有下毒,我怎么能干出伤害儿童的事情呢!”

    将守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他,等他继续说。

    “额…我只是用一种小小的,非常轻微的菌类,让小女孩身上刺挠几天,就算没有任何治疗,过上一段时间,自身抵抗也会将细菌消灭,但没想到与苗疆人撞车了,我下的细菌,竟被他的蛊虫吃的连毛都不剩。”刘半仙说道。

    将守皱着眉,看着他一脸惭愧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因为给小女孩下菌惭愧,还是细菌没有人家蛊虫厉害而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