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前往分区赛场(二更)

    “那头虚空兽估计也属于因陀罗天的机密,他们如果没有提前将虚空兽转移的话,那么在战场上他们绝对会放出来为他们所用。”简祈儿说道。

    “真搞不懂这群家伙,拿人做实验就罢了,还要拿虚空兽做试验。”方任然一脸无语的说道:“还有那些被他们整成变异的修真者,他们难道要用那群变异的修士去抵抗虚空?面对虚空兽的强大,那群变异的修士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简祈儿道:“那些都只是他们用来累积经验的实验品罢了,他们最终的目的还是想要获得某些方法,使得修真者可以得以进化。而最终的试验体,就是白栖,他们会将取得的所有成果都强加在白栖身上,让白栖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修士。”

    “真是病态的思想。”

    “确实是病态,但如果最终白栖真的能够把虚空给破碎,还人的一片安宁的家园的话……那么无论因陀罗天过去的罪孽有多深重,最终也会变成人类奉承的“救世组织”。”

    “这就是所谓的历史由胜利者谱写吧。”

    “对,他们到时候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甚至会说出过去的试验体修士都是自愿奉献给他们研究的,谁又能揭开真相?”简祈儿道:“那些被他们残忍杀害的修士,只有无处安放的灵魂在世间飘荡,没有人为他们喊冤,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的痛苦,甚至愚蠢的人会把他们当成烈士一样敬仰,然而却不知道那些被试验置于死地的人们,对这个世界只有恨。”

    方任然没有再说话,心中这是一片杂乱。

    终极试验体?破碎虚空?真是一群愚蠢到不能再愚蠢的人。

    按照千叶所说,只要柳芊芊一个人成长起来就能穿梭万界,区区一个虚空,还人类一片安宁的世界,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因陀罗天的人们不想着怎样发掘人类的天才,并培养天才,只想着不择手段破碎虚空,看似是为了保护后人而牺牲现代,实则不过是一群为了名流千古,拿他人性命当垫脚石的小人!

    他们是名流千古,被后人景仰了,那些死在他们手中的亡魂呢,那些亡魂可不想得到后人的敬仰,他们只想宰了当初将他们杀害的人。

    就当下而言,虚空在杀人,但人类人仍能抵抗,根本就没有到不择手段的地步,而且一代一代的修真者都在进步,都在变得更强,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虚空被破碎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因陀罗天想要加快虚空的破碎,这没有什么不妥,但是他们杀人,那就是脑子抽风,得治。

    “这边的大型实验室已经被清除,你们组织部准备转移到下一个地点吗?”方任然说道。

    “确实要准备转移,但是我们还没有发现下一个目的地,而且在这个时候大规模转移的话,会被天疆注意到,这里虽然危险,但天疆派来的人却很难找到我们。”简祈儿说道。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确实有这个想法。”

    “对了,你们首领好像到现在都没有要接触我的意思,怎么回事?”

    “现在事态还未平息,而且你身边还有强者在,组织里的其他人还不方面和你见面。”简祈儿说着说着又开始抛出来一句话:“对了,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最近你多多注意一下白栖,她随时都有可能被陈乘带走去因陀罗天。”

    方任然一愣:“怎么回事,因陀罗天的科研技术不是还没有成熟吗?”

    “之前你提到的那头虚空兽,我们组织猜测他们之所以没有把虚空兽抛弃在战场上,那肯定就是在虚空兽身上有了重大的研究突破,接下来很有可能就是让白栖配合试验进度。”简祈儿说道。

    方任然点了点头:“等到哪天白栖突然被带走的时候,也就是两个组织下一次大战的开始?”

    “不错。”简祈儿起了身,开口道:“好了,这次过来我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你自己这次过去多加小心吧。”

    言罢,简祈儿直接离开了教室。

    方任然也没有选择继续留在班级里,而是再次走到了校园的花园里,再次研究起来了灵魂力这个东西。

    他现在已经能够稍微的掌控一些这股力量。

    至少他在运转力量的时候去触碰花草,也可以选择不去伤害它们,就那么静静的触碰着,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花草上面的微微波动。

    那种波动就好像是花草的一种情绪,它们在害怕他。

    “万物皆有灵,这句话还是不假啊。” ——

    次日,方任然依旧像往常一样在上课上修炼,到饭点就和白栖一起吃饭,到了夜晚就去宿舍和两个大老爷们男上加男。

    日子过得很平静也很快,转眼间就到了本届丹药大赛分区赛的时候。

    今天方任然就没有课了,因为要去参加分区赛事的缘故,他早早的就上了去新赛区的专车。

    本来这个专车上,除了他和司机以外应该是没有任何人的,但是现在却多了个白栖。

    方任然坐在专车的后排,一脸不解的看着她:“这又不是决赛,你跟着我去干嘛?”

    “我要是再不出来,恐怕就没有机会了。”白栖一脸认真的说道:“你就不知道我请个假有多难。”

    “你一个公主请假能有多难?”方任然道。

    “不是我请假难,是管家爷爷不允许我请假出去,非让我留在学校里,说他这次来的任务就是让我在这个学校里,好好完成剩下的学业,就算我跑也要给我揪回来。”

    “那你最后是怎么跑出来的。”

    白栖无奈的说道:“还能怎么跑出来啊,我就是和他说我要时时刻刻跟你在一起,我要和你促进感情,他才允许我跑出来的。”

    “这糟老头子……”

    “没错!就是个糟老头子!”白栖气哼哼的说道:“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关心小年轻谈恋爱,而且在我出来的时候,他还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

    “什么话?”

    “说什么……让我在外面要经常跟你多喝喝酒,我就不懂了,以前管我都很严的,怎么突然就允许我喝酒了?还让我多喝酒?莫名其妙。”白栖一脸愁容道。

    方任然听完后眼角不禁抽搐了一下,这白家的老爷子还真的个个都是奇葩……

    这次的分区赛是在北风市区的一个大型丹药公会里,从临阳市出发,坐这种专车需要三个小时。

    今天的初赛是在中午举行,赛区里面除了一个阳明大学以外,其他几个大学都是在全球排名前一百的名校。

    “话说,对手都那么强,你在场下作弊能行吗?”白栖看着手机上面的大赛信息,不禁皱起了眉头靠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

    “都说没事,你怎么就不信?”

    白栖依旧还是不放心:“那你都准备了什么丹药?”

    “二阶高级的气血丹一颗,三阶高级的衍生丹一颗,足够晋级的了。”方任然说道。

    “那到时候你要怎么把丹药放进去丹炉里?”

    “这事你就不用管了,我自有办法。”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很担心啊。”白栖脸上依旧很惆怅,开口道:“先说好了,到时候如果你真的作弊被抓住,我就直接上场顶罪,你就说你是被我逼的。”

    方任然愣愣的看着她:“这么仗义?”

    “那当然,我白栖可是愿意为你赴汤蹈火的人。”白栖说道。

    方任然笑了笑道:“那到时候我说自己是被你逼的,那岂不显得我很没面子?一个大老爷们被你一个丫头给逼着。”

    “那又怎样。”白栖道:“我的实力现在可是轩阳境呢,被我逼着一点都不丢脸好不好。”

    “好吧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

    专车是的大巴,二人谈话的声音很小,而且坐在最后排,这件事情当然是不能被司机听到的。

    白栖翻了一会自己的手机,忽然又看到了一则新闻,不禁开口说道:“前几天专家预测的还真准呢,等丹药大赛到了决赛的时候,正好会有一个虚空洞穴会飘到决赛场的正上方。”

    “话说,我还从来都没有亲眼见过虚空洞穴。”方任然道。

    “等到了决赛场你就能见到了,那东西很诡异的,反正我有一次去历练,单是站在下面就感觉全身发毛。”白栖一边翻着手机一边说道。

    “你说到时候比赛开始,会不会掉下来一头虚空兽?”方任然道。

    “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很大的,不过只要掉下来的不是太强的虚空兽,那就没有多大问题,天疆的战士能够在它们没有落地之前给斩杀。”白栖说道。

    “我其实……挺想看看高阶点的虚空兽。”方任然一脸尴尬的说道。

    白栖白了他一眼,随后继续看着自己的手机,不一会,她突然就一脸惊讶的说道:“三分钟前的新闻!这次来保护丹药大赛学子的军队,是嬅卿姐姐手下的九天兵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