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输给我的学生,这一定很有趣

    正是因为这一台手术的难度十分大,所以……这也是大家最担心的事情。

    一个实习生,他能行吗?

    主任是不是疯了!

    让一个实习生上台?!

    就连葛怀心里也是十分复杂。

    为何这么说。

    说实话,他怯场了。

    作为一名心外科医生,葛怀却在刚才的那一刻怯场了。

    他害怕!

    任务重,时间紧,危险系数大,风险也同样很大,只要一不小心,给患者带来的就是不可挽回的失败。

    也就是死亡!

    所以,必须要做好了,没有失败的余地。

    可是……

    就连自己老师夏主任和自己的上级孟主任都犹豫了,更何况他自己了。

    可是他又想上!

    毕竟这是证明自己的时刻,也是光荣的救命时刻。

    如果说召唤师的光辉时候是wcg的舞台上,那一名外科大夫的光辉时刻,就是在治病救人的手术台上!

    可是,他的心思却被夏高峰一眼看穿!

    夏高峰对于自己的学生太了解了。

    手术台前临阵退缩。

    这是大忌!

    如果就连你自己都已经没有了信心。

    你拿什么给别人信心。

    你不能退缩!

    你已经是患者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往哪儿退?

    你已经是他们最后的依靠了,如果你退开了。

    下一步,是深渊!

    ……

    葛怀看着陈沧走向台前,自信满满,斗志昂扬,如同战神一般!

    这个时候,葛怀没来由的羡慕的看了一眼陈沧。

    他好羡慕!

    好羡慕陈沧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和心态。

    其实,是陈沧不知深浅?

    当然不是。

    他的自信来源于对于自己的能力的信任,是来自于一次又一次成功的真实案例,一次又一次真正的手术战斗!

    夏高峰当初为什么在陈沧和葛怀竞争的时候故意说葛怀赢了,而又私下里表扬陈沧。

    其中原因,就是因为夏高峰对于自己的学生太了解了。

    葛怀本人十分好强,可是又缺乏自信心,缺乏一种魄力!

    当初夏高峰为了照顾葛怀,不打击他,这才隐藏了真相。

    他是为了帮助自己的学生!

    知子莫若父,知徒莫若师。

    不论哪个老师,都是真心真意的希望学生可以出人头地,可以长江后浪推前浪!

    可是,这一刻,夏高峰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吾徒葛怀,你什么时候,才能成长起来?

    ……

    ……

    看着陈沧身上斗志昂扬的气势,朝气蓬勃的样子,眼神里满是自信。

    真好啊!

    这才是一个大夫该有的样子!

    这样的大夫?

    哪个患者不愿意遇见。

    生活中就是如此,你去看病的时候,不就是希望得到大夫一个肯定的回答吗?

    患者患者,是处于疾患中的人,他们最需要得到的是安慰和信心。

    而不是用你的专业知识搪塞人。

    就比如你问大夫:“大夫,我这病能治吗?”

    大夫:“这个……不好说啊,我也不确定啊……毕竟……所以,失败的可能性会有一半!”

    这一下,患者十有**就慌了!

    可是假如大夫这么说:“希望很大,我们有一半以上概率成功,如果我们共同努力配合的话,说不定这个概率会更好!”

    这样一来,患者一下子就信任了大夫,也对自己的疾病有了信心。

    医生,真的是患者最后的依靠了!

    所以,作为大夫,我们必当气势铿锵,守好最后一道防线。

    你可能不知道,有时候,医生比你的亲人更希望你好起来。

    在所有人都想要放弃你的时候,可能最不愿意放弃的就是医生。

    葛怀看着陈沧,内心真的很复杂。

    羡慕!

    十分羡慕!

    真的很羡慕!

    这个时候,他正好碰上夏高峰老师的眼神,那眼睛里的意思,葛怀太清楚了。

    一时间,他羞愧无比!

    悔恨!

    辜负!

    各种情绪积压在心头,葛怀十分不甘心。

    怂什么怂?

    你堂堂博士,临床经验如此缝合,在协和进修一年,阜外进修一年,哪里不是让人刮目相看!

    可是你为什么就不敢挑起重担?

    这一刻,葛怀似乎感觉到自己的那一颗不成熟的心在陈沧的催化下不断成长。

    有时候,人是需要比较的,这样你才会不断地学习。

    ……

    ……

    今年葛怀35岁,主治医师。

    他去年已经考上了副主任医师,但是医院没有聘他。

    是因为夏高峰拒绝了。

    他觉得,葛怀还不成气候。

    作为老师有几个不想提拔自己的学生?

    把葛怀提成副主任医师,这不好吗?

    当然好!

    可是夏高峰不想。

    因为相比提拔葛怀,他更想保护的是患者。

    一个副主任医师意味着什么?

    这里是东大一院,全省顶级医院的心外科,这里的副主任医师到那个医院不是响当当的人物。

    可是正是如此,夏高峰不想让葛怀这样。

    因为葛怀,真的不具备成为一名副主任医师的能力。

    副主任医师,你就得具备独立处理病人的能力,具备临危不乱淡定从容的气魄,拥有容人和谦虚的心怀。

    否则,提拔一个庸医,是对患者的不尊重。

    作为一名医生,首先要做的就是为患者负责!

    可惜了!

    医生懂这些。

    可是某些人不懂。

    而且,在医院,偏偏管理医务人员的,却不是医务人员!

    ……

    ……

    陈沧慢慢数到:“1……2……3!结扎!”

    孟熙连忙结扎。

    瞬间血液停止!

    作为人体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他的停止,意味着什么,在场的人都心里有数。

    每一秒都是奢侈!

    大家都希望陈沧可以快一点。

    可是,他们如何也想不到,也不敢想,接下来的一幕,是多么的让人震惊!

    只见缝合线起伏,陈沧手里的缝合针十分流畅,就仿佛是在看织衣服一样,那种感觉!

    主动脉干血管相比一般的血管粗了不少,可是就是因为如此,难度也就提升了很多。

    可是,似乎陈沧根本没有受到影响。

    缝合!

    速度!

    很速度!

    而且在一旁盯着陈沧缝合的孟熙、夏高峰以及葛怀三人瞠目结舌。

    饶是见过大世面的夏高峰和孟熙都想不到陈沧会有如此之快的速度。

    这是何等的惊人啊?

    伴随这陈沧的一声:“松开吧!”

    孟熙连忙松开止血钳,顿时血液再次恢复。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这……得多块?

    够一分钟……吧?!

    孟熙看着陈沧这一双手,眼里满是兴奋和光彩,这一双手,简直是天生的外科医生。

    或许,比起那个男人,还要快!

    用不了多久,也许陈沧真的能超过他!

    想到这里,孟熙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和以往不同的笑意。

    到时候,输给我的学生,这一点是一件有趣的事儿。

    ps:中午还有两更,谢谢啦,最后求一下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