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若要人不知

    众人听了柳大少的话除了宋清之外没有人明白是什么意思。

    宋清四处张望,对于柳大少不要脸的行为是彻底无语了,想起三天前的话宋清心里依旧有些无言以对。

    神他妈我叫你大哥你叫我姑父,你不觉得这样子太乱了吗?

    不过为了替柳大少隐藏慕容珊已经‘死去’的事实宋清并未反驳什么。

    从自己的心底来说宋清同样希望金逸大将军的遗孤能够安然无恙的活着。

    “韩鹏!”

    “在!”

    “带领两千人马押送着这批银子回去,剩下的人打扫完战场跟本帅去烟雨楼阁!”

    “得令!”

    七千人绕了一段路从宽阔的官道朝着金陵的方向加速赶去

    “废物,几百万两银子就这样被官兵给抢了去,你竟然还有脸活着回来见本教主!”

    肖奈何脸色有些发白的低着头颅:“教主,不是属下太无能而是官兵太奸诈了,他们跟了一路都没有动手,挑了赶往邵州的一处宽阔的地带包围了弟兄们,属下只带了一千弟兄如何是七千武卫的对手,他们可不是江南的这些废物府兵啊!”

    白莲教教主透过面罩只露出阴翳的眼眸盯着肖奈何看了一会发现其神色不似作假,手指轻轻地敲击桌面。

    片刻之后一个蒙面人走到白莲教主耳边嘀咕了几句白莲教主盯着肖奈何的眼神才平淡下来。

    “真的有人走漏了风声?”

    肖奈何忙不迭点点开始回忆起柳大少对他讲过的话,整理差不多了一字不漏的讲给了白莲教主。

    白莲教主听完之后一拍桌子激动的站了起来:“胡说,教中的教众全是本教主的左膀右臂,怎么可能会有柳明志的眼线存在?”

    “教主,属下绝对不敢欺瞒教主,柳明志确实是这样说的,不但是属下,手下的很多弟兄全都听到了,咱们的一切计划全部都已经被他们知道了,金国女皇,圣使,红龙说的丝毫不差,就连这批银子何时从烟雨楼阁运出来的柳明志都说的一清二楚!”

    白莲教主露出的眼神有些惊疑不定,双手背在身后徘徊起来:“难道烟雨楼阁被龙武卫包围真的不是偶然而是有人泄密了?陶德跟慕容珊哪?是不是他们暴露了秘密?”

    肖奈何的神色有些悲痛,微微摇摇头:“教主,九妹跟三哥已经被柳明志处决了,他们宁死不招还打算攻击柳明志被万箭穿心而亡了!”

    白莲教主猛然转头:“你亲眼所见?”

    肖奈何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属下监视大营的探子确实是这样回报的,九妹跟三哥为了圣教殉身了,教主一定要查出隐藏在教中的奸细,否则圣教的大业早晚会毁之一旦。”

    “柳明志真的说他跟圣使的关系比圣使跟本教主还要亲近?”

    “是,属下亲耳听到,柳明志以为属下等弟兄已经被大军给包围了,逃生无望就给属下说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没想到属下早就准备好了毒烟以防万一,本来四千龙武卫已经被属下给解决了,正准备取他们的首级没想到他们的援兵已经来了,属下怕唯一的几百兄弟也折损了就带人撤退了!”

    白莲教主深吸了几口气沉吟了一会:“难道圣使这个老狐狸想要拿本教主当垫脚石不成?”

    肖奈何试探的望着白莲教主:“教主,你也认为圣使居心叵测?”

    白莲教主双眸一眯挥手示意下人离去只剩下自己与肖奈何二人:“哦?你有何见解?”

    “教主,属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教主,虽然上次在扬州的时候圣使给咱们传递了护国候大军到来的消息,可是属下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这次跟金女皇合作的事情圣使若是真心为咱们着想为何要隐藏着那份江南官员的名单不告诉咱们,属下觉得圣使更偏向于红龙那边!尤其是这批银子,咱们的总教在扬州为何圣使要让咱们运往邵州之后再运往扬州,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诈?”

    白莲教主端坐在椅子上手中的铁胆搓的清脆作响!:“你说的不无道理,本教主也怀疑圣使的目的,不过目前尚且处于合作状态不易翻脸!”

    “教主,若是真的处于合作状态,圣使若是真的在跟咱们合作就不会发生了银子被官兵抢去的事情,平白无故的话龙武卫的将士为什么要绕着烟雨楼阁转一圈,这是以前从来没有的事情!”

    “教主,圣使来了!”

    白莲教主手中的铁胆骤然一停,眼眸中闪过一丝惊疑:“请!”

    “是!”

    下人走后白莲教主走到肖奈何身边小声说道:“你去看一看有没有尾巴,若是真的有的话全部干掉!”

    听到教主如此说肖奈何知道自己的小命是保下来了:“是,属下一定不敢懈怠!”

    肖奈何离开之后白莲教主端起茶杯放进了面罩下面喝了一口。

    “银子被劫走了?你们的人怎么办的事情?”

    圣使人未到质问的语气先传了进来。

    白莲教主动作一怔,他感觉到圣使的怒气是由心而发。

    圣使走进房间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了白莲教主的对面露出的眸子带着一丝火气望着白莲教主毫不隐藏。

    白莲教主淡然的放下手中的茶杯:“你跟我发什么火,别忘了那批银子乃是五五分成,还有圣教的一部分,被官兵抢去了我就不心疼吗?除了银子圣教还折损了上千人的好手,你坐享其成有什么资格指责本教主!”

    圣使冷哼一声挥着衣袖眼神无比的阴沉:“早就警告过你,不要小瞧柳明志这个人,他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论心机不比他老子柳之安差上多少你非是不听,认为柳明志一个黄口小儿不值得重视,你自己都不会想想吗?一个完美的促成了三国贸易,解决了青州官员府库亏空一案的人会是简单的人物吗?”

    “本教主没有小瞧过柳明志,是小瞧了自己身边的人,人在做天在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什么意思?”

    “本教主什么意思你自己清楚,打开天窗说亮话,本教主偶然得到了一本名单账目,一本关于江南官员的名单,不知道圣使感不感兴趣?”

    圣使眼神一凝直接一个跨步走到白莲教主的面前:“江娥手中的名单被你得到了?”

    白莲教主冷笑几声:“你跟红龙果然瞒着本教主有见不得人的勾当!红龙到底是谁?金国女皇既然费尽心机撮合咱们三人一起行事,红龙绝非泛泛之辈!”

    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