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3章 摩友

    边瑞抬头仰望着一株梧桐树从一株小树苗长成了参天大树,耳边传来老道不住的唠叨声。

    “树种在乾位,至刚至阳,制出来的琴声如黄钟大吕,铁马铮铮……”。

    边瑞转头望着老道问道:“师尊,您真的是我的老祖?”

    老道扭过头来:“这里好不好?”

    “当然好啦!”边瑞脱口而出。

    老道张口说道:“这么好的东西,我要不是你祖宗干什么把这种逆天的东西留给你?活了三十来岁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

    “……也是!”

    边瑞一想是这个理啊,这么好的东西有几个中国人舍得传给外人不传给自己血脉的?

    “不过,您为什么传给我,不传给更聪明的十五哥,他看起来比我要聪明的多吧?若是老实,也当选十二哥,您为什么选我?”边瑞又问道。

    老道说道:“你十五哥聪明是聪明,但就是太聪明了,总觉得别人比他傻,这样的人容易得意忘形,如果把东西给他,指不定弄出什么事来。你十二哥老实是老实,但是为人过于方正,同样不是守着这宝物的料子,也就是你小子,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面忠心奸,表面上看来风雨不透的,其实心中小心思多着呢,也就是你这样的性子,才能守的住这宝物并且把它传下去……”。

    边瑞有点无语了,怎么听怎么觉得老祖这话不像是夸自己。

    “行了,该说的都说了,咱们出去吧,等会儿我就离开了”老道说道。

    边瑞有点不舍:“老祖,您要不多留几天,让我好好的尽下孝心?”

    “我有胳膊有腿的,哪里用的着你的孝心,我没几天日子了,原本到是可以住两天的,不过你回来晚了,我要是再住两天,怕到不了先祖长眠的地方了,我走后房子还有里有的东西就都是你的了,别的话我也不多说,好好的守住这东西然后传下去,别说是妻子,就算是父母儿女也不能说,除非你像我一样到了大限之期,才可以把这东西传给下一辈的传人,切记!……”。

    “我知道了!”

    边瑞郑重的点了点头。

    老道带着边瑞出了秘境,或者说是空间,重新回到了铺子里,边瑞这边一抬头,发现墙上的钟,时针和分针的指向然和刚进去的差不多。

    老道见边瑞的模样,张口又道:“秘境里的时间和外面不同,你在里面呆上一天,外面也不过数秒,不必大惊小怪的”。

    边瑞点了点头。

    祖孙两人又一起聊了两个多小时,老道说了一大通,似乎是想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都塞给边瑞。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出发了”。

    老道站了起来。

    “老祖,我送送您?”

    “不用!摩托车现在我可坐不惯,你也别送了,也别悲伤,我活了那么大把年纪,也该去了,过了七十就算是喜丧了,我都不知道过了几个七十了,早就看淡了生死。你呢要好好的活着,活的开开心的,就是行了,孝不孝不在哭上!更不在表面上,把我给你的东西传于子孙,生生不息就是大孝”。

    老祖说完冲着边瑞挥了一下手,便抬步往门口走。

    边瑞连忙抢先一步,在老祖到门口之前把门打了开来。老道一言不发,上了路边的小破五菱面包车就这么飘然离去,目送老祖的车消失在街角,边瑞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站在门口差不多五六分钟,边瑞回到了铺子里,重新进入了空间中,边瑞这才觉得刚才所有的事情不是梦,而是真实的发生过。

    师尊变老祖,突然间继承一个神秘空间,一时间让边瑞觉得整个世界都有些不真实起来。

    “我是一只小小鸟……”。

    突然间赵传的歌声打破了这种沉静,边瑞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之后按了接通。

    “喂!”

    “边瑞,回来了么?”

    电话那头传来了边瑞的好友胡硕的声音,胡硕是边瑞的大学同学,也是同寝室的好哥们,两人的友谊一直从大学到现在,以前边瑞就和人一起开的公司,经营的挺不错的,就算是后来边瑞退了股,也没有影响到两人的友情。

    “回来了,早上刚到明珠”边瑞笑呵呵的回道。

    “那晚上哥几个聚一聚,醉仙楼,大家都盼着你回来给大家讲讲你的壮举”胡硕那头一听立刻说道。

    边瑞出去半年,也有点儿想念自己的这帮子小伙伴们,于是点头把这事给应了下来:“那好,晚上你们定个时间,到时候有过去”。

    “行,那就七点半,大家不见不散”。

    胡硕说了两句之后,便挂了电话。

    放下了电话,边瑞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然后给自己的前妻挂了一个电话,通知她明天下午的时候自己去接女儿,准备带回老家去过个周末。

    前妻汪捷并没有阻拦也没有多话,两人说了两句,聊了一分钟不到就结束了通话。

    放下电话,回到了楼上,边瑞整理了一下床铺,然后躺在床上想了想老祖,消化了一下今天的事,也不知道想了多久,这才沉沉睡去,半年的风餐露宿边瑞几乎就没有睡过几个安生觉,这下回到了自己在地盘,这一觉睡还算是踏实。

    等着边瑞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匆匆的抹了一把脸,边瑞骑上自己的大巡航,往约定好吃饭的地方去。

    到了醉仙楼的楼下,边瑞看到了两款大巡航,同样的印第安品牌,只不过型号不一样,左边是一辆绿白搭配的复古版酋长,右边是一辆纯黑色的印第安首领。

    一看这两辆车,边瑞知道至少自家的两个小伙伴到了,于是把车子停到了两辆车子的旁边,拎着自己的头盔便进了门。

    进门之后,报了一下名字,服务生便引着边瑞来到了包间。

    推开门,边瑞便发现自家的两个摩友伍尚彬和徐一峰正坐在离门口不远的位子上。

    “怎么就你们俩?”

    边瑞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头盔放到了旁边的传菜桌上。

    徐一峰扭过头望着边瑞,站起来先是给边瑞来成一个拥抱,然后笑道:“我去,你小子是吃了什么?原来光彩照人的边瑞哥怎么突然间又杀回来了?”

    伍尚彬也给了边瑞一个拥抱,同时道:“好家伙,你这出去半年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早知道能减肥你带上我吖,哭着喊着我都要去,你看看我现在”。

    说到了这儿,伍尚彬捏了一下自家肚皮上的一圈赘肉,显得很是无奈。

    两个摩友第一眼再见边瑞都被边瑞吓了一跳,原本两百五十来斤的胖子,现在恢复成了以前苗条的小伙,这让早已经开始发福的两人眼睛直冒光。

    边瑞认识两人也好些年了,两人比边瑞大了七八岁,当年他买第一辆侦察兵的时候,就被拉进了玩印第安摩托的小圈子,当时玩群的人还不多,群里总共也就是十几人,现在不同了,光是边瑞这个小圈子就有百十来人,聚会的时候一顺的印第安搞的跟社团集会似的。

    现在玩美式巡航的人,在很多外行人眼中看起来像是不法份子,不过能正儿八经玩的起的,都是中产以上,一辆十来万也仅仅是入门级的车子,可不是普通人家舍得买的。更不是那些混江湖的小混混们玩的起的。

    更何况一张明珠的牌照,无论是a牌还是b牌都得几十万论,如果是c往后?对不起,你也就能在郊区跑跑,市区的边都进不了。

    摩托圈有一句话,年青小伙中意无牌的公路赛车,速度快刺激最主要好把妹,关健是价钱便宜,多是走私车,最多也就是三四万。至于有实力的中年老男人们大多玩巡航,玩的是范儿。

    边瑞和两人算是摩友,在圈子里的关系很不错。

    边瑞这个摩友圈里很少有人打听别人是干什么,所以到现在边瑞只知道徐一峰是个公司的高管,伍尚彬呢自己开一家公司,至于人家一月赚多少钱,边瑞是不问的,当然别人也不会问边瑞,大家就是情投意合的摩友,不涉及金钱与其它。

    “多运动管一下嘴就行了”边瑞随手拉了一个凳子坐了下来。

    坐下来之后,边瑞看了一下手上的表问道:“他们几人呢?”

    “周政来不了,他家的老爷子又病了,胡硕已经在路上了”徐一峰说道。

    “哦!”

    边瑞拿起了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那就咱们四个?”

    “你还想要几个,就咱们四个,人多了太乱”伍尚彬说道。

    “下次什么时候再去?你小子探完了路,咱们找个时间一起去玩玩,骑摩托一直骑到欧洲听着就来劲”徐一峰说道。

    边瑞笑了笑:“其实想着难,真的在路上没有想像的那么难,有时个出点小状况什么的也都好解决,实在不行找大使馆也不会有多大问题”。

    边瑞单骑独行,从明珠这里一直到欧洲最边上的葡萄牙,其中的辛苦真不是三两句能说的完的,虽然有困难但是边瑞认为自己从中得到的东西远比遇到的困难更宝贵。

    正聊着呢,包间的门开了,胡硕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边瑞看到他手中也拎着一个头盔,笑道:“你小子终于入坑啦?”

    胡硕把头盔往传菜桌上一扔,给了边瑞一个拥抱:“还不是被老徐给鼓动的,说是不入坑不带我玩了。好家伙,你现在跟学校时候一样瘦了,这出去还能减肥?”

    “哈哈,边瑞现在像个二十岁小伙似的,一下子把咱们这些中年男给比下去了”。

    “别说我糊弄你,现在牌子不好弄,出的人越来越少了,年后正好有人要出,我第一个就想到你了,只可惜是一b牌”徐一峰笑道。

    明a、b的摩牌难弄,主要是因为已经不发了,原本的摩牌可以改成汽车牌,这么三弄两弄的,直接把明a的牌子弄到了五十万。b牌也得近三十万,还别嫌贵,你还不一定买的着,因为现在手中握有牌的多数都是不缺钱的主。

    人都到了,大家便开始点菜,一边等上菜一边聊天。

    四人在一起聊的都是摩托车,什么改装件又到货啦、哪个品牌又有个性的新盔推出之类的。

    也没有人喝酒,因为都开着车呢,所以这顿饭吃的时间也不长,也就一个小时多点便结束了。

    边瑞和胡硕送走了徐一峰和伍尚彬两人之后,站在摩托车旁聊了起来。

    胡硕道:“回来吧,股份我还给你,至于钱的事情你慢慢给,总不能离开个女人,你就不赚钱了吧,再说了你还有闺女呢,现在养个孩子可不容易”。

    边瑞听了伸手在胡硕的肩上拍了拍:“兄弟,心意我领了,但是我现在真不想像以前那样拼了,现在的我就想着简简单单的活着,至于女儿那边,我留的东西怎么说也该够她上完大学了”。

    胡硕的公司经营的不错,这样胡硕还愿意把股份还给边瑞,这人情边瑞得领。

    但回去再像以前那样整天忙的脚不着地,每天陪着客户喝到半夜,沉醉不知归路,边瑞是无论如何也不干的。

    如果不是因为女儿还在明珠,法院判给了前妻,边瑞连现在小馆子都懒的开,直接就回老家,弄两垄地自己种个菜,悠闲的做个社会闲散人员,过田园小日子混吃等死了。

    日常生活几乎不花什么钱,再怎么无也能凭着现在手头的钱怎么说也能混到拿养老金了。

    就算是开了小馆子,边瑞也不准备呆在明珠这边,就算是没有空间,他也不在乎小馆赚不赚钱,对于边瑞来说,小馆就是自己和女儿相处的地方,就算没有客人愿来,边瑞也可以交闺女做做菜什么的,好好珍惜父女俩相处的时光。

    “何必呢!”胡硕叹了一口气。

    在胡硕看来,汪捷的离开给好友的打击太大了,让边瑞一下子没了上进心。

    他哪里知道,边瑞是觉得自己活明白了,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了,人生赤条条来的来,也赤条条的走,不再一味追求金钱了。

    赚钱是为了干什么?不就是为了活成自己想活的样子么,而边瑞想活成的样子,现在和金钱真的没有太大的关系。

    哥俩聊了十来分钟,胡硕也放弃了继续劝说边瑞,哥俩一起骑上各自的摩托,走了两个路口分开了各自回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