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11章 往来

    送走了四伯,边瑞牵着半大的羔子跟在爷爷的身后回家。

    到家后,家里几个睡懒觉的人也都起来了,除了姐姐边晔之外,无论是边瑞的闺女还是小外甥都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坐在饭桌前面还直打哈欠。

    边瑞的奶奶给两个重孙子夹了小菜,同时问道:“大瑞,下午什么时候走?”

    边瑞回答道:“下午两点钟吧,早点走,要不到明珠天色晚了,娃娃要犯困”。

    小丫头一听立刻巴巴的望着太奶奶:“太奶奶,我能不能不要回去,我舍不得太奶奶,我要和太奶奶太爷爷、爷爷奶奶一起”。

    小丫头说话招人喜欢,不说自己喜欢在老家玩,说自己离不开几个长辈。

    对于小人儿来说,现在的家里有什么好玩的,除了看电视就是玩手机,就算是到院子里玩也是母亲或者是保姆跟着,而且院子里的一帮孩子就算是玩也是玩玩具什么的,哪里有村里的小堂哥,小堂姐们有意思,钓鱼、爬树、捉虫无一不精,一群人风风火火的一玩起来都能忘了时间。

    “哎哟!”

    老太太一听重孙女这么说,一下子有点受不了啦,赶紧把重孙女揽在了怀里:“靖靖要上学,等着放假了让你爹带你回来,咱们痛痛快快的玩上一个暑假好不好?”。

    “嗯!”小丫头懂事的点了点头。

    不光是老太太,边瑞的母亲也有点儿受不了啦,对于老人来说这孙子辈重孙子辈那就是心尖儿,当时边瑞离婚的时候一家子眼巴巴的想着能把小孙女要回来,谁知道法院根本就没有多考虑便把小孙女判给了汪捷。

    这个判决也不好让人说什么,因为汪捷有能力养闺女,边瑞这边也不能证明闺女跟着自己会比跟着汪捷更好,在抢孩子抚养权上,现在的法律都是倾向于女性一方的。

    边瑞一看,这早饭马上要演变成眼泪汪汪的苦情戏,立刻岔开了话题:“爷,等会儿吃完饭就杀羊?”

    “嗯,吃完饭就杀,杀完在吊到井里去,等你走的时候再给你装箱子里,摆上两块冰,保证到了明珠的时候,这羊肉还是新鲜的……”边瑞的爷爷说道。

    羊肉现杀自然好,但是没那条件,边瑞也不可能把活羊挂在自己的店门口宰,不过好在边瑞这边有空间,到了明珠之后摆在空间里就行了。

    想到了羊肉的问题,边瑞这才想起来,自己离开的时候让胡硕帮自己买一辆冷藏车的,如果按着边瑞的打算,就他那小馆子一辆依维柯的小冷藏车四分之一都用不上,不过考虑到剩下的地方可以放摩托,边瑞觉得也不算太浪费。

    至于为啥让胡硕帮着买,因为胡硕有公司啊,明珠的私人车牌要摇号,几万人抢一千多张牌子,边瑞可不认为自己能在半年内碰到这运气。相对来说以公司的名义办就简单多了。反正以胡硕的性子还不会黑边瑞出钱买的车,就算是黑了也不过十大几万,边瑞也不害怕。

    一家人吃完了饭,便开始忙活了起来,两个小娃娃忙着玩,边瑞的母亲、姐姐冼完了碗之后拿上种子,和边瑞的奶奶一起去边瑞的新菜地种菜,边瑞的父亲则是拎上了刀去山坡上砍竹子,准备给儿子的菜地做篱笆搭架子,至于边瑞则是和爷爷一起杀羊。

    羊并不在院子里杀,而是直接把羊挂到了家旁小溪边上的柳树叉上,等着羊死了,这才从头往下剥羊皮。

    流经村子的小溪水很清,清的都能看到河床底的鹅卵石。小溪水是从山上流下来的山泉水,一边村里洗菜洗衣服什么的都在小溪里,因为乡亲们用的都是皂角树上的皂角粉,所以也没什么污染。

    至于水质,比城里的自来水都干净,村里的小娃儿渴了直接用手捧起来喝,也没见他们生过什么病。

    站在小溪边上一嗅鼻子就能闻到一股清爽的水气味儿,这和城里不一样,城里河塘什么的,只要你一站到边上一阵风吹过就会有一股子腥味,水质别说是洗衣服做饭了,估计下去游泳都不行。

    边瑞的爷爷嘴里叼着一根自己卷的土烟,抄着尖刀在溪边的小石块上磨起了刀,随着老爷子的动作,边瑞的耳边响起了沙沙的磨刀声。

    磨了一会儿,老爷子拿起刀用手从刀锋的侧面抹一下,觉得差不多了站起来开始剥羊皮。

    边瑞则是扶着羊背,让爷爷可以用上力。

    “只要一两斤小羊排?腿子肉带上一些吧,就算是你不要,也给娃儿带上一些,够吃上两顿的……”边瑞的爷爷一边专注的剥着羊皮一边和孙子闲聊了起来。

    边瑞说道:“他们根本没有本事做,好东西也浪费了”。

    边瑞不是看不起汪捷,这个女人根本就不会做饭,最多也就是炒个西红柿,电饭煲蒸个米饭什么的,至于她们家的什么保姆,边瑞就更瞧不上眼了。好东西做不出好味道来,那不是浪费么。

    “给孩子的,又不是给他们的,带上一条羊腿”边瑞的爷爷根本就不管孙子乐不乐意。

    边瑞只得点头应下来。

    爷孙俩在溪边剥羊,没一会儿就有几拨乡亲从旁边经过,大家不是去下地就是去整菜园子,只要是个成年人就没有一个闲到满村溜跶的。

    “叔,小瑞,宰羊呐?”

    边瑞的大伯扛着撅头经过了,放下了肩头的撅头拄在地上,和爷孙俩聊了起来。

    “嗯,你呢,准备去下地?”

    边瑞的大伯说道:“去菜园子,把地里的草除一下,对了叔,明天好像送菜的有你家吧,菜园子里有啥?”

    边瑞的大伯现在是小学的校长,虽然是个校长不过他可没有胆儿去占小学的便宜,也不会去占这被人戳脊梁骨的便宜,所以闲下来的时候还得下地去干活。

    大伯嘴里的送菜不是说送菜去卖,而是指的给小学送菜,边家村小学的孩子们吃的都是乡亲们种的菜,不光是边家村乡亲们种的菜,附近的几个村子,都会送自家种的菜给小学。

    现在国家政策也好了,有钱给孩子们提供一顿营养午餐,所以小学这边每个月都会从市里有一笔钱拨到账上。

    除了国家给的钱,以前毕业的人也会时不时的捐上一笔钱,像是边瑞就曾经捐过五万块,最多的不是边瑞捐的,而是附近王李村一位混出来的老板捐的,去年捐了二十万,今天又捐了二十五万,听说人家发话了说是年年都会捐。

    有了这些钱,乡亲们就不用像以前白送菜给学校了,虽然不如拿到镇上卖赚的多一些,但是学校里都是自家的孩子,就算不是自家孩子也有自家的子侄,乡亲们也愿意让这些孩子们吃上放心菜。所以每隔上一段时间,各村轮着给小学送菜这个传统也就一直保留了下来。

    边瑞的爷爷说道:“我这边没有问题,地里的洋柿子什么的都长起来了”。

    “那就好,那叔,您先忙着,我再去老九家问问”边瑞的大伯扛上了撅头准备离开。

    “大伯还没有退下来?”边瑞见大伯走了,冲着爷爷问道。

    大伯都七十了,从三十来岁就是边家村小学的校长了,一直干了三十来年。可以说现在边家村小学能发展成这样,一半的功劳都得记在大伯的身上。但是年纪的确又有点大了,精力不足,早两年就要退但是没有合适的人顶上。

    想当校长的人自然不少,但是没有几个村老人们看的上眼的,德才不足,那可就是毁一代孩子了,这事大家都看的很重。

    边瑞的爷爷说道:“今年吧,你伯年纪也大了,下一任校长是沈长河”。

    “沈长河?”边瑞不知道这个人。

    边瑞的爷爷道:“嗯,省城正儿八经师大的毕业生,为人也正气,水平也可以,比你小叔小五级。年前几个村子的老家伙们商量了一下,就同意你大伯退了,让沈长河接着干下去。边家村小学几十年第一次校长不姓边了”。

    老爷子有点感慨。

    “哦”边瑞点了点头,没有发表意见。

    几个村里老人一起商量下来,这个人应该很有水平的。况且现在边家村小村的学生一多半都不是边家村的孩子,老占着校长的位置也不合适。加上现在边家村里也没合适的人选,虽然是沈家村的,也应该靠谱。

    小学校长这个位置那可是太重要了,因为边家村小学教的东西和外面的小学不是太一样,像是三字经,弟子规这些都是有的,对校长和老师的要求首在重德,其次才是学问,老人们都相信心术不正,怎么做老师?

    教育永远都是大事,这是大家的共识。

    什么样的学风教出什么样的孩子。以前新闻那个几道杠的学生为什么惹人嘲笑,不就是因为大家从他身上看到了满满的官僚气么。

    让孩子们当官估计大家都乐意,但是如果把自家孩子养成满口官腔的官油子,或者说在国内一说爱国必泪流满面,转头去了美国嫁个美国人不回来的两面派,至少边家村的老少爷们是不乐意的。

    边瑞那时想把孩子送回来上学也就是看上老家小学这一点,没有受外面不正风气的影响,教出来的孩子知恩、明理、心正。

    爷孙俩一起把羊打理好了,除了羊排和一块后腿子留下来,其它的一些东西都给四邻乡亲们分了一下,一只羊也没有多少肉,不过大致也就是个意思,往来的是个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