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15章 手艺(下)

    边瑞的面前现在放着一个瓷板,瓷板差不多有一张a3纸那么大,向上的一面是光洁的,泛着一层白光,如同玉质一样,瓷板从边上看似乎是挺薄的,在瓷板的下面是木柴,也不知道是什么木柴,燃起来几乎就没有一点烟气,只有火色的火舌时不时的不甘寂寞,从瓷板的边缘探了出来。

    瓷板上并没有油,用的是小羊排自己被烘出来的油脂,油并不多,因为瓷面上也没有水,所以几乎听不到煎肉时候的那种滋滋声。

    小排是被熏过的,一根根手指长的小仔排泛着一点儿淡淡的金黄色,随着边瑞手中的长筷子不住的拨愣着,二十来串小仔排像是在瓷板上跳舞一样,挨着个儿翻着身,起初还看不出翻的一面和没翻的有什么不同,但是几次一过,每一个小羊排的颜色整体都深了一层,开始泛起了微微的焦糖色。

    这时边瑞捏起了一把雪白的细盐,没有直接酒在小排上,而且把手放到了离瓷板二十公分高的地方开始用手搓起了盐,搓了两下开始拍着手,两三下之后,手上的盐粒就洒落到了小排上,原本盐就不多,分到每一个小排上自然也就更少了。

    洒到了盐之后,边瑞把小排一下子全都铲了出来,并且飞快的在熄了火,并且在滚烫的瓷板上铺上了一层桑叶,并且飞快的把小羊排铺在了桑叶上,最后盖上了一个方型的瓷盖,一看便知道这瓷盖和底下的瓷板是一套。

    边瑞按着瓷盖,几个呼吸之间便揭开了盖子,然后把所有的小排都摆进了平底的盘子里。

    “熏煎小羊排,请用!”

    边瑞把平底盘推到了两位老人的面前。

    上好了小排之后,边瑞开始做起了最后一道菜,这一道菜两位老人到是认识,用千张丝,配着参鸡汤煮出来的汁,配料只有两朵黑木耳,还有一些鸡毛菜。像是大煮干丝,但是料少了很多,没有什么火腿也不见什么虾仁。

    不过虽然少料,但是味道却实在是更胜一筹。

    随着最后一道菜上来的还有两个小碗的米饭,米饭煮的一粒粒的,也是常吃的粳米,更不是长粒香,而是像是梭子一样,两头尖尖中间大肚子的米,这种米是粳米的一种,国内培养出来的,边家村种出来的大米。

    论品质自然比不上什么景阳大米、御田贡米这类一斤卖几千块的逆天玩意儿,但是比起现在平常国人捧的rb越光之类的品质还要好上一层。只不过因为产量太少了,只在附近几个村产,一年总田量也不过就是几千亩的事儿,还有都是坡田梯田产量也不高,所以没什么名,一般一出来除了村里自家留的,都被县里有点闲钱的人家给刮分了。

    边瑞这自然是从家里拿的,以后如果真的有客那边瑞就要在自己的空间里种了。

    老两口吃完了米饭,桌上的煮干丝和其它的菜也一点不剩了。

    “小边啊”

    刘老爷子捧着边瑞给上的茶水,轻轻的喝了一口开始和边瑞聊了起来。

    “您说”边瑞说道。

    “我说几条,你也不太往心里去”刘大爷这边斟酌说道。

    边瑞笑道:“您随意说,就当我是个晚辈”。

    刘大爷道:“第一,这菜不错”。

    边瑞听了笑了笑,觉得有点儿像是听老师训话,先说好的接下来说不好的,也就是先给甜枣再打巴掌。

    “第二你这手艺也不错,但是呢,你得考虑咱们这边的条件,老实说你要是摆到市中心的馆子,一位两千就凭你这切豆腐成丝的手艺真不贵,但是咱们这里不是市中心啊,说的明白一点儿,离市中心还有一段路呢,你这一位两千块真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

    边瑞听了嗯了一下。

    这时齐大妈说道:“一人一两千还不管饱,有谁肯来啊”。

    边瑞听了不由笑了笑没有说话,原本在家时候边瑞做给老祖就没有一顿吃饱过,从道家养生观点来说一顿饭吃到八分饱就足够了,再多就伤人了。因此想在边瑞这边吃饱那是不可能的。边瑞的馆子只管半饱,想吃饱附近多的是小馆子那里还便宜。

    “你别打岔”刘老爷子说了老伴一句之后继续说道。

    “这里都是什么啊,都是一般人,别看平常都是高级写字楼上班,但是都是欠着百万以上房贷的,回来不是自己做就是二三十块填饱肚子就行的人,你这么高的价卖给谁去啊?……”。

    老爷子的话对不对?完全对!而且边瑞只需要像上大学那会儿,把菜味一变,保准两三年内,这一片边家小馆生意最好。

    但是现在生意好又能怎么样?每天从早贪黑的赚钱?赚钱干什么?以前边瑞赚钱是为了养老婆孩子,然后生二胎等孩子大了送孩子留学什么的?

    但是现在边瑞的观念变了啊,现在边瑞想活的自我一些,多为自己考虑一些,过轻松的日子,再埋头赚钱和以前一样,那生活还有啥意思?

    开这个小馆,边瑞就想和自己的闺女以后有个相处的地方,有没有客人那不是边瑞考虑的事情,而且边瑞也做好了两三年没有一个客人的准备。

    所以刘老爷子算是看三国流泪——替古人担忧了。

    刘老爷子说了一会儿,见边瑞这边只笑不说话,便知道人家边瑞自己有打算,于是便住了嘴不再劝了。刘老爷子也是有眼色的人,自己只不过是个邻居,就算是偶而帮下忙也不能以边瑞的长辈自居,反正道理他说了,听不听还是人家边瑞自己的事情。

    喝完了茶,仨人聊了一会儿,老两口便起身告辞,边瑞送他们到了门口便转身回来了。

    老两口回到了店里,老太太忍不住了,问道:“老头子,你说小边这生意?”

    “我看呐,最多半年他就撑不下去了“老爷子想了一下,十几盘子素菜,两份肉准备卖一两千?这也太贵了一些,如果不是边瑞是个好小伙,老爷子一准在背地里骂这人想钱想瞎了心。

    ”味道是还成,不过这……唉!”刘老爷子长叹了一口气。

    齐大妈有点心疼的说道:“这孩子估计还是因为刚离了婚,想事情有点偏激了”。

    “你说这么好的小伙子……”。

    刘大爷说:“一山更比一山高呗,听说找了一个有钱的大款,贼有钱的那种,明珠东面买大别墅的”。

    刘大妈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现在的女孩子眼中啥都不如钱亲!”

    边瑞可不知道老两口子现在正在店里替自己担心着呢,就算是知道了他也只会笑一笑。

    等着两位走了之后,边瑞给自己用剩下的料儿做了一锅杂烩汤,也是属于清淡的那种,泡上了米饭自己将就着对付了一顿。

    吃完后,边瑞开始打扫厨房,里里外外用到没用到的餐具都清洗了一遍,把整个厨房归整的井井有条,几乎一尘不染之后,边瑞这才收了手,换下了衣服用手揉洗一遍之后晾了起来。

    接下来边瑞就是等树苗,接了树苗之后,边瑞准备去逛五金市场,买一些必要的工具,像是电剧啊,镗孔机器啊什么的都要买,除此之外还有订玻璃,接下来老宅的改造可是个大工程。

    店主虽然贼了一些,不过难得的是这个人还算是守信,按着约好的时间把树苗给送过来了,边瑞也没有把苗往家里搬,直接搬进了冷藏小货车里,等着人一走,直接又把树苗给弄到了空间里。

    种完了树苗之后,边瑞驾着自己的冷藏车去了五金市场,明珠的五金市场那叫一个大啊,边瑞想买的不想买的这边全有,只要掏的起钱,进口的国产的随便选。

    边瑞这种小生意,有些商家都不是太乐意做,人家搞的是批发,不乐意一个个卖。

    转了十来家店,边瑞挑了网上人家评价不错的品牌开始买,花了两个小时把所有能买的东西都给买全了,至于一些实在想不到的东西,那只能等以后干活的时候边干边买。

    拖着工具回到了馆子里,边瑞一头扎进了空间,此刻树已经都长成了,出去时候一片小树苗,两个小时之后进来已经是一片参天大树。

    很快边瑞就发现自己的苦恼来了,有些树长的太高太大了,边瑞出去这功夫居然长到了两三人合抱那么粗,让边瑞有点傻眼。

    给油锯加了油,边瑞挥动着油锯开始当起了伐木工,除了名贵树种之外,所有的树都被边瑞给砍了,并且分割成了三米左右的树段。就算是粗树边瑞也没有放过,反正切出一个三角形放倒呗,无非是多出一些功夫,在空间里边瑞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很快边瑞的痛苦又来了,树是放倒了,且留下来的树根浇点水,新林子又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成长了起来。但是那几株老粗树,边瑞凭着手中的油锯可算是有的切了。

    最后边瑞干脆暂时放弃了这几根老粗树,直接砍那些没有长这么粗的。

    边瑞觉得自己挺聪明的,把所有的树规格都统一到了七十公分左右,开始用油锯分段,按着需要弄成三米一段的,取这个长度一是冷藏箱装的下,二是再大的料对于老宅来说也没那个必要。

    砍成了段以后,边瑞立刻又遇到了新问题,自己买的机器根本不能把现在木头下成料,也就是木方或者板材什么的。自家买来的那种小锯、小镗孔桌什么的只能加工小号的料,现在空间里可都是大料。

    出了空间又去转了一圈,边瑞灰溜溜的回来了,因为能处理这种大料的机器,边瑞现在根本买不起,就算是买的起也没有地方摆这些东西,除了边瑞准备开个大型的木料加工厂什么的。

    边瑞不得不拉着木料找合适的工厂给开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