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32章 老辈们的爱

    回到铺子里,边瑞觉得无事可干,只得把琴板又拿出来开始开槽玩。也不敢进空间,生怕错过了孩子放学的时间,于是把料子放在桌上,拿个木头锤子慢慢的敲着弧口凿子慢慢的挖槽。

    干这活儿就是要细心,时不时的要试一下面板的音,太厚了声音闷,太薄了也不行,声音不润,总之每一床琴都要斫琴用心才能做好,琴料与人要相得益彰才能出一床好琴来。

    投入斫琴中,什么事情都能忘了,心境澄空的边端现在非常享受这种心情,眼中只有琴,再无它物。

    叮铃铃!

    当楼上的闹钟响起,边瑞这才把琴板放回空间,抬头揉了一下眼睛,再抬头看看墙上的钟,便知道到了接女儿的时间。

    把摩托推进冷藏车,开上车子接了女儿,父女两人往老家去。

    到了村里,那热闹就不用提了,反正这时候边瑞是没有机会和闺女亲近的,小丫头这人的怀里到那个的怀里,心肝宝贝一通乱叫,没个半小时是歇不下来的。

    边瑞明明觉得女儿重了,但是一帮老人愣是说孩子瘦了。这到是让边瑞想到了一个网上的笑话:奶奶觉得你饿了。

    至于吃的那就更不用说了,精选的小羊排,作为太爷爷,老爷子把整群羊的小羊摸排了个遍,挑出来的小羊排那还能差了?

    孩子的太奶奶和奶奶更是用足了心思,祭祖做饭的时候估计两位都没有这么用心过。

    饭刚吃了一半,乡亲们就过来送东西来了,也不是什么值钱的,边瑞家没种的,菜园子没有的,各家有的都给送了一些,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无非是个小白瓜、小山药豆子什么的,但是代表了大家的心意。

    至于小丫头那更开心了,因为现在是暑假,堂哥们、表哥都放假了,一拨子可不是很可劲的疯玩,至于母亲让做作业的事情,早就被小丫头忘到了脑后。

    边瑞这时候跟本凑不到小丫头跟前,所以吃完饭,老实的溜回自己的宅子,摆弄自己的活去。

    用乡亲们的话说,孩子一放暑假,村子里的狗都累瘦了!一大群孩子们整天满村子蹿,追鸡撵狗的疯玩。

    今天,边瑞正在院子里练字,突然间门口传来了一阵跑步声,边瑞一抬头,发现自家的闺女跟一帮孩子蹿进了院子里。

    “爸爸!”

    “十九叔,十九爷!”

    一帮小皮蛋子乱七八糟的叫了起来。

    亏得边瑞的眼睛好,一眼发现了自家跟泥猴子似的小闺女。小丫头现在穿着小雨靴子,头上顶着一片荷叶,身上的小短裤小背心上泥巴点点的,一看就知道不知哪里玩水去了。

    刚想说上两句,边瑞发现自己旁边的手机响了。

    “你妈来电话了,你要不要……”。

    “不要,不要!”小丫头一边摆着手一边往门外蹿,小人影一闪便不见了。

    边瑞接了电话。

    “孩子不在我身边,你想和她说话晚上吧,在我爸妈院子里呢”边瑞说道。

    汪捷打过来是想和女儿视频,不过这时候小丫头哪里想见她妈啊,汪捷每次一通电话,不是作业就是习题,小丫头烦透了,一听她妈来电话立刻撒开小脚丫子跑。

    “你这怎么回事,不是让你看着她写作业的么!”

    “一个上幼儿园的孩子至于么”边瑞不屑的说道。

    “怎么不至于,别人在孩子一到学校,往台上一站不是唱歌就是跳舞的,你家闺女一上台上就会傻乐,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边瑞把手机扔到一边,拿起笔自顾自的练字,等着汪捷那边说完了,边瑞这才重新拿起电话来。

    “你以前不是古琴弹的好么,正好借这时间教孩子,还有毛笔字也教教,等一个月后我要检查!”

    “行了,我知道了!”边瑞叹了一口气。

    说了快十分钟,边瑞都想拿脑袋撞墙,汪捷这才挂了电话。

    边瑞直接关了机,把手机扔到一边,骂道:“这特么的手机真不是个好玩意儿,让人不得一点清闲!”

    不过想了一下,边瑞觉得汪捷说的也有这么一点道理,强压这种事情边瑞不干,不过孩子抚两把琴,对于养养孩子的性子来说也不错。

    还有,现在社会上这么乱,什么小草案喽,前男友拉女孩进房间,女孩跳楼喽,这些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边瑞觉得自家这身功夫也得教教闺女,不说一打几,学点防身也是不错的。

    边瑞这边一手敲着桌子,一边琢磨着事情,就在这时候,一个顶着荷叶的小脑袋又伸了出来。

    “爸爸,爸爸!”

    “嗯!什么呢?”

    边瑞看到女儿的小花脸都快凑到自己脸前了,这才回过神来。

    “我妈电话打完了?”

    “嗯,你妈打电话让你做作业”。

    小丫头坐在地板上,叉着双腿双手支撑在身后,懒散的望着边瑞:“真烦!”

    “行了,你妈也是为了你好,不是你妈才不会逼着你学这学那呢,对了,从明天开始,你晚上回来住,早清的时候,爸爸带你玩道爷爷留下来的兵器好不好?吃完早饭再陪着爸爸弹一个小时的琴!……”边瑞说道。

    一听说玩兵器,小丫头开心的瞳孔都放大了:“真的!?”

    但是一听到弹琴,小丫头脸瞬间垮了:“我就知道,我妈打电话过来准没有好事!”

    “你都甩着膀子玩了四五天了,不该每天拿出点时间来学习一下?”边瑞说道。

    小丫头一看这是躲不过去了,然后说道:“那可不可以后天开始?”

    “明天您老有事情?”边瑞斜了一眼女儿。

    小丫头道:“三哥说明天逢集,爸,你带我去赶大集吧!”

    “明天逢集?”边瑞还真没有注意。

    “是啊,就逢镇子,他们都去的,就我不去的话,那多不好玩?”小丫头说道。

    边瑞一想那明天就带闺女去吧,多玩一天少学一天也不是什么事。

    于是爷俩便商定了,明天早上去赶大集。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边瑞把这事情说一下。

    “我明天正好去卖菜,要不小乖乖跟我一起去吧”边瑞的母亲说道。

    “好呀,好呀!”小丫头一听立刻乐的拍起手来。

    “妈,你去卖菜哪有时间照应她?”边瑞怕母亲分不开心,别看小丫头才五岁,但是小孩子精力带过孩子的都知道,不拿出十分精神来,老人真不一定应付的了。

    “那明天我也去好了”边瑞的父亲笑眯眯说道。

    边瑞爷爷这时也捋着胡须笑道:“明天我也没什么事!”

    奶奶也说道:“明天赶集我也想去瞧瞧!”

    “……”

    边瑞顿时无语了,心道:您这老四位不至于吧!都这么一大把岁数了,还赶集玩呢?几十年下来没有赶腻味呀?

    “明天你就不必去了,到时候我们开着手扶拖拉机去”边瑞的父亲发话了。

    小丫头一听坐拖拉机,那小手都快拍红了。

    边瑞瞧这桌上的老老小小的五位,觉得没一个正常点的。

    当然了这是心里想,嘴上要是说出来那纯就是找抽了。

    “等着回来,我想每天教闺女练点拳,然后学一个小时的琴……”边瑞趁势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边瑞的爷爷听了连连点头:“功夫是要学点,现在外面坏人多,不过教拳这事你就不用了,你那也是三脚猫,还是我来吧,琴和大字你可以教,不过也别让孩子累着了,早上练会琴,晚上写会字就行了,现在才多大啊”。

    边瑞只得嗯声应了,和爷爷犟嘴那是不明智滴,边瑞还没有傻到不顾腚的感受。

    就这么定了下来,吃完饭,边瑞又一个人回家了,想把孩子从老人的身边夺回来,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住在边瑞那边,估计一个晚上四个老人能每小时过来看一遍,就是看孩子有没有蹬被子,有没有睡到地上去。

    第二天一大早,边瑞到父母家吃了早饭,吃完饭目送着父亲跟个壮小伙似的摇起了拖拉机的摇把,然后喜滋滋的开起了拖拉机。

    在拖拉机的后斗里,盘坐着三个老人,三个老人的中间是小丫头,在后斗末大黑和大黄扒着后斗门,伸着两条舌头直喘气。

    队伍就这么出发了。

    到了村口队伍又壮大了,四五台拖拉机拉的大大小小二十几口子,跟打狼似的向着镇上涌了过去。

    回到了住的地方,边瑞专心玩自己的,到了傍晚这才往家里去。

    到了家发现人还没有回来,打了个电话过去,说是人已经到了村口,边瑞于是到村口去接一接。

    到了村口,边瑞愣住了,因为去的时候四个大人,回来的时候拖拉机的斗里只有仨,自家的爷爷不知道哪里去了。

    “爸,爷爷呢?”边瑞问道。

    边瑞的母亲说道:“你爷爷在后面赶牛呢”。

    “赶牛?”边瑞更摸不着头脑了。

    边瑞的奶奶爱抚着小丫头的脑袋,一脸夸赞的说道:“咱们家的小乖心眼好,看到人家要把牛卖给杀牛的,心下不忍见着小牛流泪,于是便想着买下来……”。

    边瑞都听傻了,心道:这叫什么事儿,人家养牛就是杀的,现在谁还买牛耕地怎么着,用机器又省时又省力省下的时间吃点排骨,不香么?

    不用问,边瑞知道了,肯定是镇上有人卖牛,有些机灵的牛就算是被卖了,也不肯上屠宰场的车,流泪啊,下跪啊这事情发生的也不是一两次。

    好像有些牛似乎能感受到屠宰场车上那种死亡气息,所以不肯上车。

    小丫头估计是见到这一幕,可怜起了牛!一般农村孩子要这么说,一准被父母连提带拉给拉走了,但是自家这老四位哪里会狠下这心,估计小丫头眼泪一滴,这老四位就吃不住了!于是家里多了一头无用的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