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41章 第一位客人

    早晨起来,边瑞看了一下小狗,发现狗窝里的食已经被小东西给吃光了,现在小身板子也不似昨天抖的那么厉害了。

    看到边瑞,小灰站起来,迈着蹒跚的步子来到了纸箱边上,冲着边瑞摆了两下尾巴。

    边瑞一瞧小灰不怕了,于是把小灰从纸箱子里拎了出来,放到了屋里的地板上,让小家伙适应一下环境。

    初出纸箱了小灰又开始害怕了起来,摇摇晃晃走到了边瑞的身边,然后靠着边瑞的脚躺了下来。

    边瑞伸手在小灰的小脑袋上又揉了两下,然后抬腿出了屋子。

    小灰跟在了边瑞的身后,到了正屋门口的时候,见主人走了,发出清脆的汪汪两声,看样子想跟边瑞走,但是就是不敢跳下门槛。

    到了后院,边瑞打了一套拳,活络了一下身体,因为刚抖过大枪,身体的肌肉还没有恢复,所以边瑞也没有大练,就是让全身热乎起来后就收了把式,回到了屋里。

    小灰这时候正迈着小步子,四下里嗅来嗅去的,开始正式的适应现在的环境。

    就在边瑞进屋的时候,小灰小短腿一抬,直接在地板上来了一泡尿。

    “我了个去!”边瑞连跑带跑的还是没有赶上这家伙的尿,到了小灰的面前,小灰已经撒完了,好好的地板上留下了一片水渍。

    边瑞一瞅这样不行啊,把小灰放在正屋,那自己赤脚走路的时候都得防着踩到狗屎,于是把小灰放回了纸箱子里,然后捧着纸箱子来到了东厢房。

    在东厢房有一个杂物间,呆牛就是在这里过夜的,本着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原则,边瑞把小灰的家也安置在了这里。

    把小灰放到了东厢房,边瑞还给小灰用稻草做了一个软和的窝。

    等着弄好这些,边瑞穿上羊皮袄子到父母家去吃早饭。

    回来后,边瑞开始继续准备自己的食材,时不时的照应一下小灰,所有的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也就到了边瑞出发的时间。

    这时候不用开冷藏了,直接把东西搬进车厢里,同时也把自家摩托车给搬了进去,边瑞开着货车往明珠去。

    到了明珠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扫铺子,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边瑞这才起身准备去学校接女儿。

    见到父亲的小丫头那开心的不得了,一路上都叽叽喳喳的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麻雀。

    “爸爸,妈妈生了小男孩子和小女孩子,我能不能和你住一起?我想太爷爷太奶奶,也想爷爷奶奶和你”小丫头紧紧抓住了父亲腰间的衣服,大声说道。

    汪捷生孩子的事情,边瑞是知道的,不过现在这事和边瑞没什么关系,所以边瑞也不关心,现在听到女儿这么一问,开始关心起女儿来了。

    “怎么了?”边瑞问道。

    小丫头说道:“妈妈好像并不太喜欢我了,以前早上给我准备东西不会错的,但是现在总是会出错,今天上学的时候我的彩笔就带错了……”。

    边瑞一听便明白了,可能是刚生了孩子,而且生了一个龙凤胎,汪捷对于小丫头的照应就不像以前一样了。以前十分爱都投到了小丫头身上,现在分出了大半在两个初生的小孩子身上,让小丫头觉得被冷落了。

    这事情边瑞也可以理解,刚出生没有多久的小孩子那总归得尽心一些,那么大点的小丫头身上用的心思自然也会少一些。

    “妈妈新生了小弟弟小妹妹,小弟弟和小妹妹呢还小,特别容易生病,妈妈自然要多关心一些,你也别怨妈妈,像是准备彩笔这些事情你自己得注意留心一下,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学着去做,不能老是依赖妈妈……”边瑞和女儿讲起了道理。

    “他们才不是我的弟弟妹妹,我姓边,他们姓赵”小丫头说道。

    边瑞一听不由愣了一下,好在很快回过了神来。

    边家村的教育的确让边瑞喜欢,但是并不是没有缺点,因为重注传统,以儒为本,像是血缘这东西就分的相当清楚,哪怕是穿着开裆裤的孩子也能分清,我姓什么,你姓什么,你是宗族中的哪房那支,我是哪房哪支的,血缘脉络十分清楚。

    小丫头虽然没有在边家村小学上过学,但是在和村中小孩子们玩的过程中,这种观念无形中就有了,她在小伙伴中的身份不是边靖,而是十九叔的女儿。

    “不能这么说,你这么说妈妈会很伤心的……你要懂事,不要给妈妈添麻烦”边瑞说道。

    边瑞也不好给这么小的孩子详细的解说这个,因为也无法解说,只得这么来了一句。

    带着闺女回到了铺子,爷俩一起开始做晚饭,吃完了晚饭之后,边瑞开始教女儿厨艺,也就是切菜什么的,因为孩子太小,边瑞也没有过于严格,父女俩到是像玩多于像学习。

    玩了一会,边瑞拿出了唐琴,把女儿抱坐在怀里,父女俩人开始练琴。至于女儿现在用的那床一万多的琴,边瑞是实在没有兴趣去弹的。

    练完琴边瑞让闺女看了一会动画片,父女俩便休息,半夜边瑞起床来准备午餐,准备接待自己铺子的第一位客人。

    到了早上,边瑞这边准备的差不多了,把女儿从床上拉起来,带到了小公园看女儿练了练祖父教的长拳,然后爷俩吃了早饭,送女儿去学琴。

    回到了铺子里继续准备,等女儿放了课,边瑞接女儿回来,差不多也就到了中午。

    边瑞让女儿先吃完了饭,去楼上看动画片,自己则是打扮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等着第一位客人上门。

    情时针指向正十一点的时候,铺子的门被人推开了,一个三十来岁精壮的中年人推开门后让到了一边。

    边瑞一看便知道这人手上有功夫的,而且还不是那种三脚猫的功夫,属于真正的高手。

    在这人的身后,是一位老者,身体很胖,几乎看不到脖子,似乎也不甚太好,像是大病初愈,脸色有些虚红,手中还拄着一根拐杖。

    “你好,边先生”老人一进门,便冲着边瑞微笑了一下。

    老人的气度很好,一眼看去便知道是长久养出来的那种富贵气,语速不快不慢,但是让人听着十分舒服,舒服中又透着一股子威严,看样子也是时常发号施令的主。

    “先生请坐,马上就可以开始了”。

    边瑞冲着老者抱了一下拳,施了抱手礼,然后右手一展,示意进门的老先生坐下来。

    老先生一见,笑着说道:“现在极少见一个年青人能正确的施抱手礼了”。

    边瑞笑了笑不说话,开始准备今天的第一道菜:清汤菜心。

    清汤是看起来清,是用老鸡煨出来的,取其鲜,菜心则是边瑞空间种的青菜长的稍老,取其嫩心,以热汤烫制出来的菜心,常人吃着泛淡无味,但是如沉心细品,就能吃出菜心的嫩,挂着些许鸡汤的鲜。

    老者坐下来,看着边瑞忙活,说道:“我今日是过来感谢小先生的救命之恩的”。

    边瑞听了一愣,抬头望向了老者。仔细分辨了一下面积便发现这老者长的和周政有四五分相似,这下哪里还不明白。

    因为和周政算是朋友,边瑞这边立刻又施了一个以晚辈对长辈的抱手礼:“原来是周老先生”。

    看到边瑞这样,老者更加惊奇了:“没有想到,现在还有人对道家古礼这么熟悉的”。

    “老师教的”边瑞这下不能嘿嘿了事了,长辈提问,边瑞这边肯定要回答的,不能成付了事。

    “你的老师有机会真要见上一面”周老爷子笑道。

    “家师已经仙逝了”边瑞微微一躬身说道。

    “可惜了!”

    边瑞施完礼继续做起了菜,菜一好递到了周老爷子的面前。

    周老爷子拿起了筷子,轻轻的挑出了根菜心,放到嘴里慢慢的嚼了起来,初嚼觉得无味,但是越吃越觉得这菜味美妙。

    “好手艺!”周老爷子赞道。

    “您喜欢就好”边瑞笑道。

    边瑞觉得周老爷子是吃出了自己菜中的味道,做菜就像是喝酒,你得找对人,有人能品出各中滋味那才好,如果你做了一道菜,别人狼吞马嚼吃了,然后一脸茫然,那这菜不是白瞎了么。

    接下来一菜是豆腐,洁白的小碗中,半碗汤中飘着几粒黑草籽,正中一块五厘米见方的豆腐,洁白如玉,晶莹剔透。

    周老爷子轻轻用小勺子挖了一小块,放到嘴里轻嚼慢咽,先是吃出了极美的豆腐味,然后伴着微微清香的草籽还有淡淡的虾味,越吃越觉得回味悠长。

    “真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手艺!”周老爷子感慨说道。

    周老爷子生于解放前,等到了解放的时候已经十来岁了,人生观和世界观都已经有了,所以他的身上有得浓厚的老派味道。他受了边瑞的恩那自然是要报的,于是等着身体一好便过来致谢。

    因为一直联系不上边瑞,所以这事情就拖到了现在,原本周老爷子定个位置只得捧场,现在吃了两道菜之后,周老爷子觉得这两千块钱的饭,真的值!

    吃出了味道,周老爷子就不说话了,专心品尝起了边瑞的手艺,十六品菜,从蔬到瓜,然后再到肉食,每一种老爷子都品的非常仔细。

    最后边瑞给老爷子上了一道青麦茶,算是正式结束了这一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