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42章 偶遇

    周老爷子饮着茶,同时对着边瑞说道:“原本我就是来感谢你一下的,现在尝了你的手艺之后,怕是以后要常来了,听说你只开周六和周日,那么明日想必也开的吧,明日再请您做一顿,我带三位老友过来”。

    边瑞这下子尴尬了,因为他根本没有准备,现在这材料也就一顿多点,想第二顿都难,于是只得说道:“周老先生,明日怕是不行,我这边没有那么多的材料”。

    一直站在旁边的保镖有点儿不明白了,拿眼好奇的看了一下边瑞,心道:你这材料很难找么?无非就是青菜白菜,最贵的不过是几块鱼腹,几块鱼腮肉和一只鸡,几根小羊排,一个菜场转下来就买的齐齐的。

    “只准备了一顿?”周老爷子笑着问道。

    边瑞点头道:“我这铺子从夏初开业到现在,您还是第一位客人”。

    “哈哈哈,有意思!那就下周,下周六和周日,我和几位老朋友一共四人”周老爷大笑了几声。

    边瑞也没有觉得自己没客人是什么尴尬的事情,笑了笑便道:“到时候晚辈恭迎老先生光临”。

    周老爷子品完了杯茶,站起来要走,边瑞束手把老爷子送到门口。

    “不用送了,我的车子就在旁边”周老爷子回头冲着边瑞拱了一下手,然后转身向着马路边上的车子走了过去。

    边瑞目送着老爷子上了车,这才转身回店。

    周老爷子上了车之后,透过窗户看了一眼边瑞小铺的门头,然后冲着自己身边的保镖问道:“小何,你觉得这人怎么样?”

    保镖小伍想了想说道:“是位用刀的高手”。

    周老爷子听了保镖的话,笑道:“哦,我到是没有注意这一点,你说来听听”。

    保镖思考了一下,组织好了语言这才说道:“我不知您注意到了没有,他切菜的时候又快又准,从没有多余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这样的刀法可以切菜,自然也可以杀人……”。

    “那比你如何?”周老爷子笑问。

    保镖道:“难说,这人身上一点杀气都没有,不是没有杀过人的,那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行了,你别瞎猜了,他的资料我看过了生平很平常,就是有个好老师,可惜的走了”周老爷子笑道。

    “您不是说这次想来让他提一个要求的么?”保镖不解的问道。

    周老爷子说道:“原本来的时候我是这么想,不过见了人还的尝过他的菜之后,我改变了主意,等以后他有什么事情难办,我尽力替他办了就是。现在无论是给钱还是给什么,我都觉得有点不合适。这小子有那么一点意思,小政那臭子还算是有点运道”。

    边瑞可不知道周老爷子对自己的评价还挺不错的,当然了周老爷子要给东西他肯定是不会要的,对他来说是还周政的人情,再收老爷子的东西不合适。

    回到了铺子里,边瑞带着闺女赶下一场兴趣班,这个班小丫头到是真心喜欢,因为是武术,一路上都是开开心心的。

    送闺女去兴趣班,正好武校又在还算是繁华的地方,正靠着一片商场,边瑞反正也没什么事,于是便四下里溜跶起来。

    进了一家商场,见大厅里正摆着一排打折的大衣,边瑞便走进去看了看,发现款式什么的都不算新,但是质量还挺不错的,于是给母亲和奶奶各挑了一件色调稳重的。

    手上拎了东西,随手买了一怀纯果汁,一边吸溜着一边继续往楼上逛。

    衣服什么的边瑞自己是不会买的,一般边瑞出去的时候都是骑行服,在家则是舒适的亚麻宽松简洁版的汉式常服,冷了最多外加罩件羊皮袄子,不过既然逛到了这里,又给母亲和奶奶买了,那么祖父和父亲也就不好撂下。

    正儿八经大衣什么的,买回去也没用,因为这种大衣一般都是修身的,两位老爷子都不喜欢被衣服捆住的感觉,所以边瑞这边就得挑一些宽松的,能干活时候穿的。

    原本准备去买衣服的,不过到了二楼的时候,边瑞发现这家大商场里新开了一个画廊,而且现在里面正搞一个艺术展。

    抱着有时间还不用花门票的心思,边瑞拎着东西就进去了。

    进了门,边瑞顿时觉得自己的视野一阔,没有想到门头并不是太起眼,但是内里却是别有洞天,这样地段的一个商场,画廓居然弄了三四百平方的大厅,这家画廊的实力给人感觉相当不错。

    进门一看,边瑞发觉里面的人还真不少。

    从边瑞一进门,便时不时有人拿好奇的目光打量边瑞,因为别人最少都是穿着还算是正统的衣服过来看画展的,哪里像边瑞,直接一身骑行服,外套上不是骷髅就是戴着长长羽冠的印第安酋长标志。

    总之现在的边瑞就如同一只闯进了鹤窝里的火烈鸟,明显的有点晃眼。

    也没有人走过来让边瑞出去,所以边瑞开始‘目中无人’的逛了起来。

    现在大厅里展出的是所谓先锋派书画作品,边瑞看了几幅之后觉得挺有意思的。

    这个挺有意思不是说这些人的水准有多高,就算这些人水准再高,也高不过空间里的那些老家伙们的作品,无论是技法还是表现力,国画的先驱们似乎把所有能走的路都给走死了,现代的国画家想要突破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当突破变成不可能,于是画坛上就出现了众多的妖魔鬼怪,这跟书坛上的一些所谓的射这个射那个,或者丑书大师们一样,正道走不了那就只能博个眼球,混个脸熟然后卖钱。

    边瑞对这种现象并不鄙视,因为画家也要吃饭,也要养活一家老小,造点势走点偏路也未尝不可,只要不杀人放火,拦路抢劫,边瑞认为都没有问题。

    至于你收藏了这类人的画,等他去了之后不升值还贬值,那就没有办法了,玩艺术品靠的就是眼力劲,你没这份眼力就说明你不该一头扎进这个市场来。

    边瑞看到的第一幅作品,就让边瑞忍着没笑,但是心中已经是笑弯了腰。

    第一幅作品的画面是这样的,一株老树下,躺着一个光女,除了光女之外,老树这些景物都是水墨的,也就是黑白的,只有这个光女是有颜色的,粉色的,画的还挺抽相,反正从特征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女人。

    站在这幅画的面前,边瑞似乎就在耳边听到了一句话:大爷,过来玩玩嘛!

    画的旁边还有作者介绍,好家伙那头衔差点一张纸头没有写下,什么美协成员喽,那个画派的中坚力量喽,反正读完了这位的简介,边瑞差点以为开劳动表彰大会呢。

    接下来这位的几幅作品,幅幅少不了光女,有蹲的有坐的,至于地点那真是什么地方都有,这样的作品,让边瑞看的那叫一个开心啊。

    好不容易闪瞎眼的光女没有了,下一位的作品,那家伙更叫一个扯淡,边瑞愣是没有看明白,通片大黑团子,不是这边歪就是那边歪,歪的边瑞都有点头晕,再看一会儿估计都得叫救护车。

    再下一位作品到是有模有样了一些,不过技艺太差,入不了'眼高手低'的边瑞眼。

    这位在作品中引入了一些西方绘画的理念和手法,不过在边瑞看来,不由想起星爷《食神》中的那条拼凑起来如同被核幅射照过的鱼,两边不靠。

    国画不像是以前的西方绘画,它不讲究形准,也不讲究透视,它讲究的是一种精神状态,表现的也是画家想表现的东西。

    西方绘画以前的画家可没有表现自己内心的权力,他们其实就是社会上的一个工种,他们为教庭表现上帝的存在,画的真实是为了告诉没文化的老百姓,上帝是确有其人的,你看,上帝就长这个样子,各位圣徒就是这模样。

    以前西方画家的生存是依附于教会与贵族的。而中国的画家,无论是顾恺之还是阎立本这些人,本身就是贵族中的一员,同时他们也有一个鲜明的标签,那就是文人,他们是有文化的,比西方那帮子学徒的知识层次和精神层面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若说中国古代的画唯心,那么西方的绘画就是唯物。

    当西方艺术发展到唯物唯不成的时候,西方的画家也开始摆脱贵族与教庭追求自身感受的时候,也自然摆脱了形与明暗,开始走神似而形不似的路线了。

    至于现代艺术,边瑞根本觉得看不懂,反正边瑞是不会买的,现代艺术的最大特点就是没有标准,你认为他值多少钱,它就值多少钱,你认为它一文不值,它也就一文不值。

    现在边瑞看到的这些所谓的艺术,也扯淡,但是扯的让边瑞看起来还挺欢乐,所以边瑞认为它们还有点价值,一幅十块,五块钱算买纸,五块钱算人工,实在是不能再多了。

    “边瑞!”

    就在边瑞觉得欢乐多多没有白来的时候,听到有人叫自己。

    一扭头边瑞看到个鹤立鸡群的女人正冲着自己招手,然后边瑞就在心里嘀咕了:咦,我认识这个人么?

    想了一下,边瑞这才想起来,这不是几个月前自己卖瓜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女车友嘛!

    对了,她叫什么名字来着?

    边瑞又把人家的名字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