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49章 大辈真会扯

    边瑞看到了这条大鱼,顿时心中暗骂了一句:“我擦!”

    这条鱼边瑞还真就认识,就是边瑞自己刚放的鱼,敢情这家伙比自己回家的还早,咱这边刚回村,那边鱼已经开始满塘子游了。

    “这鬼东西还不怕人!”边瑞的爷爷说道。

    一边说,边瑞的爷爷一边用手中的探网开始往大鱼的脑壳旁边凑,大鱼这边见探网过来也不离开就这么任由探网把它整个身体都给罩进去。

    鱼进了网,边瑞的爷爷和父亲两人一起开始慢慢的把网往船舷边上拉。

    大鱼蹲在鱼网里一动不动,一张大丑嘴不住的往外面吐着泡泡,就在边瑞的爷爷和父亲把探网拉到船舷边上的时候,两人正准备伸手抓住探网的边,把大鱼连探网一起薅到船上的时候大鱼动了。

    大鱼身体轻轻一卷,立刻从水面弹到了一米高的空中,跃起的速度很快,边瑞的爷爷正想伸探网呢,大鱼已经落到了水中。

    啪!

    大鱼带起的水花,直接浇了边瑞的爷爷和父亲一脸。

    ”这玩意要成精了!“岸上有人大声说道。

    大鱼并没有离开小船太远,硕大的鱼脑袋还是伸在水面上,不住的吐着泡泡,尾巴悠闲的摆动着,因为大鱼的摆动,附近的水像是被搅起了一般,一圈圈的涟漪以大鱼脑袋为中心慢慢的向着四周荡开了。

    嘿!

    一个小娃子一甩手,把自己手中的一根小木棍子扔向了大鱼。

    大鱼一见有人向自己扔东西,也不知道是出于好玩还是怎么着的,大鱼摆着尾巴向着水面漂浮的小木棍子游了过去。

    游到了小木棍子的旁边,大鱼一张嘴,咬住了小木棍子,然后拖着小木棍子向着扔木棍的孩子旁边游了过去。

    快到岸边的时候,大鱼把嘴里的小木棍一吐,小木棍立刻吃了力,在水面上划出了一道水线,向着孩子面前撞了过去。

    现在大家都被大鱼的动作给吸引住了,整个塘子周围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如同被点了穴一样。

    因为大家活了那么大岁数,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小孩子胆子大,见大鱼把小棍子又给自己送了回来,于是小孩子一只手拉着母亲的手,弯腰用另外一只手把小木棍子又捡了起来。

    嘿!

    小孩子再一次把木棍子扔到了水中。

    大鱼又一次把木棍子给捡了回来,送到了小娃子的面前。

    ”喏,给你吃!“

    小孩子突然一下子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这条大鱼,想和大鱼做朋友,于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饼干,伸出双手看样子是准备掰成两瓣,不过当孩子的小手放到饼干上的时候,突然又犹豫了起来,最后似乎是下了很大狠心似的,直接把一块饼干扔进了水中。

    大鱼似乎是理解小孩子的意思,直接游到了水面上飘着的饼干旁边,张口把饼干咬进了嘴里。一口吞了下去。

    一个孩子扔了饼干,且大鱼这么给面子,另外一孩子见了哪有不眼馋的,于是很快什么小果子什么的从一个个小孩子的口袋里蹦了出来,被丢进的塘子里。

    “别乱扔东西,有纸的把纸包去掉再喂”旁边的大人们纷纷喝斥起了自家的孩子。

    孩子们到是听话,偶尔有一两个急吼吼剥糖纸都能把自己剥哭鼻子的小东西,在父母的帮助下喂了一遍鱼。

    现在这情况,大鱼就不能打了,更不能吃了,老辈人都迷信,有灵性的东西是不能吃的,也不能打的,就像是黄大仙一样。

    黄大仙的神奇大家都没有见过,但是这条大鱼的神奇是当着大家的面发生的,这时候谁跳出来要吃这条鱼,估计全村人的白眼都会赏给他。

    边瑞这时候很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条大鱼,千想万想他也没有想到大鱼会自己顺着河流来到塘子里。

    不过想一想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潭子对于大鱼来说像是个鱼缸,但是在塘子里游,大鱼像是在游泳池中。空间不一样,舒适性自然也就不一样,换成边瑞自己也得跑到塘子里来混日子。

    混在人群中的祝同强也被现在眼前的景像给吸引住了,他此刻手上还抓着一个馒头,心中起了童心,撕下了一块投入到了水中。

    原本祝同强还等大鱼吃呢,谁知道大鱼翻起来尾巴一啪,把馒头屑和水花一起拍向了祝同强。

    幸亏祝同强躲的快,要不然非得被大鱼溅一身水不可。

    哈哈哈!

    大家看到祝同强的模样,发出了一阵哄堂大笑。

    祝同强也挺尴尬的,冲着人群干笑了两声,然后往后退了两步,免得突然又被大鱼来这么一下子。

    这时边瑞的九婶又往塘子里扔了一块饼子,大鱼同样没有吃,依旧是赏了九婶一尾巴水。

    大家见了这样的情况纷纷试了起来,很快大家发现,大鱼泼水把挑人,孩子没有一个被泼的,大人中也有人被泼,不过人数并不多,而且有的时候大鱼会泼人,但是过一会同一个人扔东西,它也可能不泼。

    一帮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塘子里出现的奇怪大鱼。那边有人开始考究起大鱼的来历了。

    ”大爷爷,您见多识广,你给大家说说这是什么鱼啊?”边十二张口冲着站在岸边的大爷爷问道。

    大爷爷现在正的捋胡子呢,听到边十二的问题,手不由的抖了一下差点把自己的胡子给揪一下撮来。

    边瑞这边闻言也好奇的望向了大爷爷。

    大爷爷扭头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之后,冲着大家说道:“这鱼叫什么名字我还真的不知道,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鱼,说是虎刺吧,虎刺可没这么大,而且脑袋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嘴巴前面居然有个筒型的鼻子,也不知道长这鼻子有什么用……”。

    就在边瑞以为大爷爷是个正儿八经的刚直之人的时候,突然间听到大爷爷又说道。

    “我曾经听我的爷爷讲过一种鱼,和这个有些像但是日子久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了,当时我才那么大一点儿……”。

    大爷爷伸手比划了一下自己小时候的高度,瞅他这一比划,估计当时最多也就是三岁多的样子,都快一百年了这记忆力谁也不敢保证。

    “他说有种鱼叫狗刺鱼……”。

    听到狗刺鱼,边瑞就知道大爷爷是胡诌的名字了,虎刺鱼和狗刺鱼,就相差一个字,关健是边瑞知道啊,这鱼长成这样是自己的无心之失。如果没有以前那一个不小心,这条虎刺鱼早就成了一垛肉,进了邻居老两口子的消化道内修炼去了。

    边瑞此刻心中想道:原来大爷爷这帮人也会胡扯啊!

    原本大爷爷给边瑞的印象就是刻板、有威严,当然了大多数时候对于边瑞这种孙子辈的就亲多了,边瑞记得小时候,大爷爷总会时不时的摸出一点小吃的在边瑞的面前晃两下,然后一颗糖一颗小枣儿就会落到边瑞的手心中。

    不过总的来说作为宗族之长,大家平时都有些怕大爷爷。

    “这鱼以后不准打,也不准任何人伤害它,有灵性的东西能到咱们村子里来是咱们的福报……”大爷爷扯完了故事之后,便郑重的宣布此条鱼成了'村宝',任何想伤害它的人都要受到边家人整体的唾弃。

    “太爷爷,那别的鱼呢,别的鱼呢?”

    一听这小家伙就是个爱吃鱼的,现在一听鱼不能吃第一个着急了。

    大爷爷笑道:“别的鱼自然是像以前一样吃”。

    小孩子这么一打岔,塘子周围的气氛立刻恢复成轻松状态了,边瑞的爷爷和父亲继续开始用探网捞着鱼。

    很快两条小木船的船舱就满了,四人把船划到了岸边,把所有的鱼获都装进了各家的大桶里,让大家先过鱼获运回去。

    一共来回两趟,等着塘子里的鱼不跳了,大家这才收了队,开开心心的回到村子开始准备分鱼。

    这次跳塘的鱼获可不少,除掉扔回去的小鱼,光是两斤往上走的鱼就好几百斤,每个人头上都能分十来斤,像是边瑞家就分了快六十斤。

    “十婶,我能拿我的鲹子鱼换你的鲢子么,我们家那口子喜欢吃腌鲢鱼”

    “好的,反正我准备做咸鱼,鲹子鱼更好一些”。

    整个分鱼场上到处都能听到这种类似的讨论声。

    边瑞的几条虎刺鱼自然是没有问题,不光是没有问题,而且还是挑了五条最好的虎刺鱼,每一条都在两斤左右,正是虎刺鱼最美味的。如果放到入秋那时候,用虎刺鱼炖豆腐,那真是美的不要不要的。

    大家都围在晒场上,把整个晒场搞的像个大集似的,好在是冬天,鱼多些也谈不上什么臭不臭的,要不然这晒场根本不能站人。

    除了虎刺鱼之外,边瑞也挑了几条小鲹鱼,周政说是过来吃东西,边瑞也不可能真的全用下脚料来招待他,现在有鱼了,那就给他准备汆鱼汤,用鱼汤给他煮个面。

    边瑞的母亲和奶奶也被人拉住换了一些鱼,大家都有分寸不会拿自家便宜的鱼去换别人贵的好吃的鱼,基本上就是一个等价交换,这么一通换下来,每家的鱼就没有原来那么杂了,像是边瑞家就四种:鲢鱼、青鱼、虎刺鱼和白鲦,

    回到家,一家人便开始忙活着杀鱼,把这两天要吃的鱼养起来,剩下的全都杀了用盐给腌起来,留着过年的时候慢慢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