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54章 大木桶

    整个下午白领美人都在门口,边瑞只当没有看到,收拾好东西,晚上的时候骑着摩托车出去跑着玩去了,等回到铺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当边瑞在门口停下摩托车的时候,白领美人吸溜着鼻子走过来,冲着边瑞笑道:“师傅,您骑摩托车真帅气!”

    边瑞扭头淡淡的看了白领美人一眼,扭头一言不发推着摩托车进了铺子,然后啪的一声关上了门,把白领美人关到了门外。

    白领美人的笑容瞬间凝在了脸上,不过她并没有扭头,而是搓着手继续回到了行道树下,一直到了十二点,白领美人这才离开。

    边瑞这时早就钻进空间,整他的那床琴去了,完美的刷了几遍漆,当整个琴身通体如墨的时候,边瑞满意的咧开了嘴。

    第二天起床,边瑞继续准备当天的午餐,到了早上九点钟的时候,白领美人又来到了边家小铺门口,换了一身运动装,把自己裹的跟个棕子似的,依旧站在昨天的那颗老行道树下,依旧每一次看到边瑞便会咧嘴一笑,说上一句师傅早上好之类的问候语。

    边瑞表面上淡然如昔,不过心里觉得非常别扭,直接想把这傻女人的脑门子敲开来看看里面装了什么,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中午周老爷了过来的时候,又换了另外一批人,只不过这些人不像是商人身上也没有那种官气,但是一个个都挺有学问的,通过聊天知道这些人是周老爷子的文人圈的好友。

    这一拨人就给有瑞省了不少事,没有人定下周的位子,边瑞真怕突然间又像昨天一样给自己弄出几桌来,要知道这是冬天,好食材真的是挺难得的。

    送走了客人,边瑞收拾了一下回老家。

    转道去“买”了小半车的木料。买是自然不可能买的,料子都是空间里边瑞挑好的,足够五六床新琴的料,还有一些杂料。

    回老家边瑞第一件事情就是邀老跑山人,让他们把弄的好山货先给自己看一看,好在现在也方便了,大家都有手机,拍个照片看不清那就弄个视频,食材什么的总能看出好坏来。

    以次充好这事情在这边不太可能发生,因为你只要干一次,你的名声就坏了,下次别人收你手上东西的时候,肯定会小心带着小心,有的时候宁愿挑贵上一些有信用人的货,也不会选坏了名声人的货,生怕你干出以次充好的事来,而自己又分辨不出来,买下之后坏了自己的名声。

    这些山珍都是给有钱人吃的,钱贵点这些人能接受,但是东西不好那就是砸牌子了。

    两天一共十七个人的活儿,边瑞觉得有点吃力,当然喽,边瑞要是放放手那也不是问题,但是边瑞不会这么干,宁愿推掉一批客人,也不会以次等的食材来糊弄自己的客人,因为边瑞的老祖说过,你骗了人一次,躲过去了,那么下次遇到同样的问题你依旧会骗下去,最后形成一种习惯,那你就成了一个彻底的骗子了。

    边瑞更愿意相信一句话:天之所助者顺也,人之所助者信也!

    到了周五的早上,边瑞这才将将凑齐了十七个客人的食材,这其中还有自家爷爷亲自进老林子采的山货。

    边瑞这些日子也尝试着自己在空间里种,但是十分不成功,因为空间里根本就没有那些特殊菌类的环境,像是羊肚菌这类东西也没个种子什么的,什么地方长完全看周围的地理环境,边瑞只是个二流美术学院的毕业生,又不是学生物的,真搞不来这个。

    带着食材到了明珠,边瑞第一个遇到的居然是糟心的白领美人,然后这才接到了自家的闺女,第二天一早,胡硕一帮混球过来打牙祭,然后是送闺女上学,给客人做美食,一周两天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来了。如果没有糟心的白领美人,边瑞的心情一准会很好,现在这个白领美人就像是一泡鸡屎,坏了边瑞好心情这缸酱。

    边瑞铺子的客人似乎是固定了下来,周老爷子和他的那几个朋友,每周都会订一桌,不是带着朋友来,就是带着自己的家人来,对于一般人两千一位的价格吓人,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和正常人吃顿肯德基差不多。

    随着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江南的天气也越来越冷,白天的气温都到零下了,这在北方不算什么,但是在江南那可算是少见了,于是乎江南的媒体纷纷用起了什么几十年未遇的寒冬这样的字眼来博眼球。

    冷不冷的和边瑞关系不大,随着算人固定下来,给边瑞供货的跑山人也多了,大家都知道边瑞只要好东西给钱就痛快,所以极品的山货,第一选择就是卖给边瑞,于是边瑞并不缺食材来源。

    带上了食材,把摩托车推进冰藏车后厢,边瑞关上了车门正准备离开呢,突然听到姐姐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瑞,你的皮子紧了是吧?”

    边瑞一扭头,看到姐姐横眉怒目的如同一尊女金刚似的冲着自己走了过来,而自己的姐夫,则是骑在电动车上,傻呼呼的望着边瑞这个小舅子,似乎是准备看戏。

    “姐,这说的哪里话啊!”边瑞有点摸不着头脑。

    边晔走过来揪起了弟弟的耳朵。

    “唉哟,耳朵掉了,姐,你有什么事尽管说”边瑞把耳朵从姐姐的手中解救了出来,一边揉一边冲着姐姐笑着。

    边晔说道:“我的大桶呢?”

    “什么大桶?”边瑞一下子没有想起来。

    边晔一听立刻又伸手:“上次你说给我做的大木桶,浴桶!”

    边瑞一听是这事儿,立刻长出了一口气:“我说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事啊,早就做好了,你现在去西厢房拿去吧,不过就您和姐夫两人我估计弄不回去,死沉死沉的”。

    边瑞这段时间是真的忙,新琴刚制好,虽然是钢弦,但是其声音还是让边瑞深感满意,别说是自己以前用的唐琴了,就算是老祖空间里挂的那几把琴,边瑞制出来的新琴也不相让!

    琴音空灵起来如同空谷幽兰、清泉灌石一般,充满着一种让人沉醉的仙气,轻抚一曲《山居吟》整个人心都跟着放空了。

    高亢起来一曲《笑傲江湖》又如同凤鸣云宵,鹰击长空,锐利的如同一柄出匣利刃一般,所谓的一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把一派洒脱逸动演绎的入木三分。

    边瑞对自己制出的这床琴那是爱到了骨子里,恨不得每天抱着它入睡了,现在唯一让边瑞着急的是弦,只是这是急不来的事情,想得到一条好弦,需要的是时间。边瑞不是没有想过用空间作弊,只是他要是有这样的耐心,就不会让祖母和母亲帮忙制弦了。

    新琴刚制好,边瑞如同得了新玩具的孩子,哪里还记得木桶的事情。

    “真的好了?”姐姐表示有点怀疑。

    “真的!”边瑞点头说道。

    边晔还是不相信:“那我现在去看看,你先别走,要是没有我回来揍你”。

    边瑞点头应道:“行,你们自己去看,西厢房一推门就能看到了”。

    边晔两口子带着怀疑走了,临走的时候姐夫还冲边瑞傻乐了一下,边瑞对姐夫也是没脾气了,一个男人在家里活成一个跟屁虫,边瑞心中是极为‘鄙视’的,哪怕他是自己的亲姐夫。

    姐姐两口子一过桥,边瑞就跳上了驾驶室,开着车子往明珠方向去。不是边瑞想跑,而是今天的天气真的不好,整个天空都是阴沉沉的,提不定就是一场大雪等着呢,边瑞可不想被堵在高速上。

    边晔两口子按着边瑞说的,来到了弟弟家的西厢房,推开了门后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木桶,只是这木桶真的不小,别说是一个人了就连两个成年人坐进去也够使。

    制那么大不是边瑞故意的,只是因为定制铁籀的时候,边瑞这边给错了尺寸,把其中的一个3画成了8,一个桶有三道铁籀,边瑞一来不想等时间再让人做籀,二来他又不差这点木头,于是错就错着吧,就弄了一个这么大的木浴缸,跟艘夏天择莲蓬的小号木桶船似的,家里小一小都摆不下去。

    “还真弄不动!”边晔望着屋里的大木盆子喃喃说道。

    说完,边晔又犯愁了:“谁让他做那么大的!得用拖拉机运,我得烧多少锅水才能洗个澡啊!”

    要不说有人是蔫坏呢,沈照兴这时张口说道:“大了怕什么,你不是说他家有一个正好的么,咱们把正好的扛回家不就行了?”

    “咦,关健时候还是你聪明啊!”边晔经老公一提醒,眼睛突然一亮。

    于是这一对不良的夫妻二人笑眯眯的把大浴桶弄到了弟弟的浴室,把原本装在地漏上的浴桶给换了下来,开开心心的扛了回去。

    边瑞到了明珠的时候才接到姐姐的电话。

    “姐姐,喜欢大浴桶么,是不是觉得大?大点无所谓嘛,你可以和姐夫一起洗……”边瑞乐呵呵的说道。

    边晔开心的说道:“那么好的东西我给你留下了,以后你和弟媳洗吧!我们家小摆不下那么大的东西,你原来那个浴桶我们弄回来了,拜拜!”

    “嗯?”边瑞直接愣住了,等他想明白之后,姐姐边晔那边已经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