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58章 自家东西

    边瑞这边还不是最夸张的,最夸张的是汪捷家里,当汪捷接到公安局打来电话的时候,一家人正围着桌子吃饭。除了赵伟山和他的母亲,汪捷和夫母之外,还有汪捷的姑姑一家三口,自然小丫头也是在场的,全家只有两个吃奶的小布点不在。

    接完电话汪捷就愣住了。

    赵伟山见了连忙问道:“怎么啦?”

    “琴找到了”汪捷说道。

    赵伟山道:“那是好事啊”。

    这时老太太张口冲着媳妇儿问道:“那琴到底是不是那个唐代的?”

    “嗯,确定了,是唐代的古琴,那边给出了估价在小几千万左右,这是估价,如果真的上拍的话价值升一半不是问题……”汪捷把自己从电话里听来的和一桌人说了一下。

    这其中就有意思了,案子没破的时候,那边拼命的压着价,但是案子一破这价格跟着也上来了,这估计就是拍行的专家给出来的价格,相当具有参考性,用来做涉案金额道也没什么大问题。

    这个价格一出来立刻把赵伟山母亲这老货给打哑了,就在这一瞬间,老虔婆对边瑞的那种自信,那种人上人的感觉一下子全都消失了。

    琴价一出来,边瑞再也不是被他富豪儿子抢了老婆的穷小子了。

    甚至老虔婆突然间觉得自家这儿媳妇是不是那姓边的不要了,这才被自家的儿子给捡上手了,老货到是给自己找到了一些依据,以前是觉得边瑞没钱,但是现在边瑞有钱了,那么钱的一方面就排除了,人家一把琴就值几千万,是缺钱的人么?

    钱不是问题,那么长相?老货到也不瞎,她觉得边瑞虽然不帅,但是一米八儿的大个,魁梧结实的身材怎么看怎么比自家瘦小的儿子好看的多,有钱还好看,丢媳妇可能么?

    或许是那方面的原因?老货想到了另外一方面,不过她却不相信自家的儿子是什么天赋异相的人,老子在这方面就怂,如何生出床上将种的儿子?

    一瞬间老货的脑袋里转了无数个念头,最后越发认定了自家的儿媳是别人玩腻了扔掉的,而自己的儿子捡了个烂货。

    这么一想,老虔婆在心里为自己的儿子抱起屈来:拿人家不要的二婚女,还是带着拖油瓶的当个宝,最后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捞到!也太苦了我家儿子啦!

    “小捷,这琴也该有你一份吧,毕竟你和那姓……小靖靖的爸爸也结婚了那么久,他的财产也该分你一份……”老虔婆说道。

    老虔婆的这一句话甩出来,桌上的气氛瞬间便尴尬了,汪捷的父母此刻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说是好笑吧的确好笑,但是这事是自己亲家母说出来的,就不仅仅是好笑了,更多的是觉得丢人。

    汪捷姑姑一家三口更是傻眼了,虽然汪捷是亲侄女,但是这事儿也太扯了,怎么着人家一个男人结了一次婚,离婚时候就得连人家自己的祖产一起搭上啊?你这老太太不去制定婚姻法才屈材了。

    “妈,你说什么呢,那是人家边瑞的钱,咱们家就缺钱缺到这个地步?”赵伟山皱着眉头说道。

    听到自家母亲这话,赵伟山顿时明白了,自家母亲该回老家去了,在这边不光是给自己添乱,这是还要丢光自己的脸啊,眼巴巴的琢磨起汪捷前夫的财产,你还真敢想!

    赵伟山其实不止一次有这念头了,因为自从他母亲来之后,家里就没有一刻安生过,原本赵伟山让母亲过来指望母亲可以帮着带带孩子,谁知道老太太过来了之后,对小孙子也就稀罕了两天,然后就开始在家里摆起了一家之主的谱。

    老太太来这几个月,家里的保姆都换了六茬,到现在人家一听是他家,都不乐意来,谁又乐意给一个不拿人当人的家庭服务呢,再说了现在哪里找不到糊口的活,更别说这些保姆都是优质的,也不缺想雇的人家。

    “这不是缺不缺钱的问题,边靖的爸爸这么有钱,和小捷离了婚就给那点钱?几百万那不是打发要饭的么!……”老太太冷着脸开始说了起来。

    赵伟山的脸色瞬间就青了。

    汪捷的父母,汪捷的姑父一家三口现在都不知道摆什么表情出来了,觉得自己的三观瞬间被这老太太给颠覆了。

    “够了!”赵伟山冷声哼道。

    被儿子这么一声,老虔婆吓了一大跳,刚想说什么一转头看到儿子的脸色青的跟蓝布似的,立刻闭上了嘴。

    老太婆怕赵伟山可能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赵伟山从小就能赚钱,初中就能自己养活自己了,不光能养活他自己,时不时的还需要救济一下家里,而赵伟山又不是愚孝的人,所以老两口都怕这个性子有点冷冷的大儿子。

    赵伟山此刻心中一片酸涩,他以为有钱了,父母就能眼界高一点,但是现在看来这两位依旧是烂泥扶不上墙,没出息到了极致。

    此刻的赵伟山想起了小时候,母亲给父亲煎了一盘子鸡蛋,他那时才十一二岁,和几个弟弟妹妹馋的直流口水,老头老太太也没说给任何一个孩子吃上一口,老头更是咂吧着嘴,吸溜着小酒杯把一盘子炒鸡蛋吃了个光光,让儿子闺女几个孩子围着桌子一边吃山药蛋子稀饭一边流口水。

    正常的父母能干出这事?

    父母不慈这才有了儿女不孝,除了赵伟山还搭理这老两口之外,几个早年外出打工的弟弟妹妹,十六七岁出去,愣了十来年没有打回过一个电话,更别提回家过年了,也就赵伟山发达之后,兄妹几个这才重新联络上了。

    “现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了,明天我让小李开车送你回老家,我爸一个人在村里也不是个事儿”赵伟山冷冷的说道。

    老虔婆一听顿时有点不乐意了,张口想说什么但是一接触到大儿子的目光,顿时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她也知道自家这个大儿子不是她能拿的住的。

    这么一闹,赵伟山还哪里有兴趣吃下去,搁了筷子拿起手边的毛巾擦了一下手与嘴:“爸妈,姑父姑姑让你们见笑了,你们慢慢吃,我吃饱了”。

    于是桌上又是一顿客套。

    赵伟山站了起来,接过佣人递过来的公文包,换了鞋准备出门,临出门的时候对着汪捷嘱咐说道:”你上午去公安局的时候注意一下分寸,别忘了到时候送一面锦旗,同时问问咱们可不可以给点感谢金什么的,数目你看,差不多三五十万的都可以……”。

    到底是个商人,任何时候都不忘了拉关系。

    赵伟山一走,便如同老虎离了山,老虔婆瞬间又抖了起来。

    这下汪捷的姑父一家赶紧告辞,汪捷的父母借着送客,也跟着汪捷的姑父一家出来了。

    客人一走,老太太又开始作妖,她觉得儿子赶自己走,那肯定是媳妇的主意,于是在家里指桑骂槐起来。

    汪捷也不和她吵,直接带上了闺女出了门,外面挑了一家高档酒店吃了一顿早餐,咖啡厅喝了一杯咖啡,这才往公安局去。

    到了门口和赵伟山派来的员工碰好了头,拿着锦旗进了公安局。

    公安局这边也有接待,于是大家客客气气的走进了会议室,一番友好交谈之后,汪捷见到了那床唐琴。以前不知道它值那么多钱的时候觉得它长的不好看,全身斑斑赖赖的,但是现在一看,似乎每一道纹路都有特别的韵味。

    “汪女士,这琴没错吧?”局长大人笑眯眯的问道。

    汪捷不能确定,不过站在她旁边的小丫头确点头了,伸出小手指了一下琴尾处一个指甲的掐痕:“没错的,这是我掐出来的痕迹,爸爸说让我做个别人不知道的记号,这样的话丢了好找”。

    一帮警察被小丫头逗的莞尔,全都笑了起来,只有旁边一个老人眉头皱了起来。

    “小朋友,这琴很珍贵,你用起来一定要小心,说是国宝也不为过”老人冲着小丫头说道。

    小丫头抬头睁着个大眼睛,想了一下有点不解的说道:“可是我爸爸说了,这是我们的东西,我们想怎么玩怎么玩,干什么听别人的?”

    老头一听这话差点一口气没有喘上来!

    老头想训斥一下,但是又不好开口,因为小丫头才是几岁的孩子,他都六十好几了怎么好拉下一张老脸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

    局长大人说道:“这是我们明珠的古琴大师傅青绪,傅老先生”。

    汪捷一听这位就是傅青绪老先生,顿时客气了起来:“对不起,孩子不太懂礼貌,我回去好好教育”。

    “没事,没事!”傅青绪也不好说什么,因为他今天来可是带着目的来的,如果只是鉴定一床琴,他也不必一大早过来了。

    “请问这琴是您的么?”傅青绪问道。

    汪捷连忙说道:“不是,这琴是我前夫的,他给女儿平时练习用的”。

    “哦!这个我知道”傅青绪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心境已经从一开始不能接受到现在已经不想评论了。

    像他这样的古琴大家,就算是想要抚唐琴那也得贴上一张老脸问藏家借,而且还得是重大的场合,像是国家级的演奏场合才能好去张口,现在这样一床唐琴,居然是一个几岁小女娃娃的练习琴,这让老头还能说啥呢?

    谁让这小娃子有个好爹呢?爹好不好,这东西生出来差不多就定了,没有这辈子也不大可能有了。

    傅青绪已经抚过这床唐琴了,对于这床琴的音色那是赞不绝口,以他抚过的所有唐琴来说,这床琴绝对不输于现存的大圣遗音和九宵环佩,更为难得的,这床琴上用的居然是丝弦,原本傅青绪弹奏之前觉得这弦一般,但是一曲过后,傅青绪已经心怀激荡了,他终于明白古人形容琴音的时候用的那么多美好的字眼,并不是全是夸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