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66章 交友

    晨露还没有消散,菜园子里的菜叶上挂着露珠儿,被刚出生的太阳一照,映的如同水晶一般晶莹,边瑞蹲在一片小菜地上,左脚边上摆着一个小喷壶,左脚边上摆着一个小蓝子,手中拿着一个三角头的小铲子,正小心的撅着地里的泥土。

    眼前的地里一片冒出了几片嫩绿色的小苗子,都差不多大,最顶上是一对深绿色的叶子,有小孩巴掌一样大,呈现出一个带着小棱角的心形,大叶子下面是两片椭圆形的小叶子,最下面是刚发出叶子芽的小叶头头,杆子也不高,也就十来公分的长度。

    边瑞小心的用小铲子挖出一颗小苗,转身放到了蓝子里,放稳了之后又开始挖第二个小苗,总共挖了差不多二十来个小苗,边瑞这才站起来,拎着篮子来到了一行扎好的竹架子旁边,每一个竹架子底下刨个小坑,取出一株小苗埋好,最后用喷壶喷点水。

    “小十九,小十九!”

    边瑞正专心致志的栽着苗呢,突然听到园子外面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抬头一看发现是自家的三嫂子正扒着菜园子的围栏和自己说话呢。

    “三嫂子,这么早就起来了?”边瑞笑着问道。

    三嫂说道:“现在都几点了,还不起床,你以为我们是你们这些人啊。好了,不多话了,婶子和你说了没有,我家到你家要点苗”。

    边瑞回道:“我今天凌晨刚回来的,我妈和我奶奶还没有见过,不过您要什么进来挖好了,那边一片都是,我妈和我奶今天育了一大片的苗,等你个挖走了,我再点上豆角”。

    去年大家都觉得边瑞的菜园子长的最好,所以今年呢大家就准备让边瑞的母亲和奶奶用去年的种子多育点菜苗瓜秧子,到时候移种到自家的菜园子里去。

    乡亲们可没有想到边瑞搁了空间水,他们认为老道爷这么多年没有种过东西,这地闲置了那么久肯定肥的很,用这样的地育出来的苗那一准比自家从来不歇的菜地好。

    都是同宗,边瑞的母亲和奶奶也没有想过拒绝,反正都是顺手的事情,也不耽误自家种菜,于是便答应了下来,因此边瑞菜围子这边辟开了约一分多地,专门用来育苗,什么瓜黄啊西红柿啊都在这块小地育苗。

    边瑞这边也不能让母亲奶奶白忙活啊,总得给两位老人家撑个场面,于是时不时的偷偷在小苗上淋上一些空间水,所以小苗长势那叫一个喜人。

    有了空间的滋润,小苗一个个长的都挺壮实,现在这天气乍暖还寒,一般小苗都适应不了早晚的寒风,但是边瑞用空间水育出来的小苗,长的却是壮壮实实的。

    三嫂子听到边瑞这么说,于是提着篮子推开了菜园子的门走了进来,原本她就是来移苗的,如果边瑞不在,边瑞的母亲和奶奶也不在,她就先把苗移了到时候打个招呼就行了,反正都是说过的事情。

    三嫂子刚进来,外面又传来了一声。

    “小三家里的,别关门等我来关!”

    “十二婶,您今天也移苗?”三嫂一看来的是个婶子,于是把关了一半的菜园子门又打开了,站在门口等着婶子进来。

    十二婶快着小跑进了菜园子,两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了菜苗旁边。

    “还是小十九的菜园子地肥,你瞧瞧这些小瓜秧子长的,比我们家那边壮实多了”十二婶一蹲下来赞了两句,便开始挖苗,一边挖一边夸边瑞家菜围子苗长的好。

    “小十九!跟你说话呢”。

    边瑞扭头冲婶子笑了笑:“婶,有什么事你说?”

    十二婶冲着边瑞说道:“小十九,我家有个本家的外甥女,今天周岁二十九,找个时间你们见一见?如果何适的话就定下来,你也老大不小的了……”。

    边瑞一听立刻苦着脸说道:“婶,我谢谢您关心我,但是我现在真没那心思,而且我那铺子现在真的挺忙的,抽不出空来想这些,要不您看村里还有谁合适的给他们介绍吧”。

    边瑞现在是怕别人给自己找对象,第一是他根本没有那个意思,现在的小日子过的跟飞一样,何必找个人管自己。第二是,他真对相亲这个事情挺反感的。

    但是这事情还没有办法和乡亲们计较,都是同宗至亲,给边瑞介绍那是关心爱护,人家也不是瞎介绍的,到现在给边瑞这个二婚男介绍的都是一水的大姑娘,生怕委屈了边瑞似的。所以边瑞不能硬着来,得慢慢解释。

    十二婶说道:“别人也没个合适的,你这辈份就你一个现在还单着了,哦,还有小十七,但是小十七整天像个没腚猴子似的,现在心还没有定下来,也不敢给他介绍啊,要是像前面那个一样,婚结了没两年就让人家媳妇一人在家守活寡,那不是害了别人嘛,你小十九不同,比你十七哥……”。

    边瑞听的脸上都快冒汗了,作为这一辈中两个仅有光棍,边瑞和十七哥现在日了都不是太好过,十七哥是死猪不怕干水烫了,乡亲们也算是暂时放弃了,看来大家把目光都聚到了边瑞身上。

    “边瑞!”

    突然间一个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正的地里忙活的两个妇人一抬头,看到菜园子门口站着一个很高的漂亮姑娘。

    这姑娘的身高在这片有个称呼叫大洋马,一般江南的女子都是小巧的,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江南女子的身高也高了,但是就算是高了也没有几个这么高的,杵在菜园子外面,原本快到大家胸口的篱笆才到这位的肚子。

    好家伙!这么一看最少也有一米七五的个头,可能还不止。

    不用问,人姑娘肯定是跟边瑞一起回来的,现在村里除了边瑞家别人家不可能来这么漂亮的一个大姑娘。

    “小十九,你给介绍一下啊”三嫂子一看到这大姑娘,转头冲着边瑞很有深意的笑了笑。

    来的正是颜岚。

    边瑞只当没有看到三嫂子脸上扼趣的表情,伸手示意了一下颜岚的方向:“这是颜岚,我的摩托车友俱乐部的朋友。颜岚,这位是我的婶子,十二婶,这是我的三嫂子,你直接称呼她们姐姐阿姨就可以了……”。

    颜岚也不是不食烟火的人,当然不可能直接称呼两人的名字,而是跟着边瑞一起叫起了十二婶子,和三嫂子。

    十二婶和三嫂子也知道,人家是客套,所以并没有答应,而是真呼颜岚的名字。

    边瑞没有想那么多,好奇的对着颜岚问道:“怎么?换了新地方还睡不着?”

    “不是,过了困的时间了,现在反而是有精神了,躺了一会睡不着,见天亮了出来走一走,正好听到你们这边有人讲话,我便过来看一看。没发现,你这菜园子真漂亮,现在跟个小花园似的”颜岚望着边瑞的小菜园子说道。

    边瑞的小菜园子里有些蔬菜现的正开着花,像是小奶白菜,正在抽苔同时脑门上顶着黄色的花,头上顶着一团白色小花的是地里的大葱,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淡紫色,与淡蓝色的小花,四五种颜色,把整个菜园子打扮的似乎还像那么一回事。

    边瑞等人都看习惯了,自然也就没有这些感慨,但是颜岚不一样,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姑娘,现在一到乡下,看到开花的菜园子,显得像个好奇宝宝似的。

    “巫老爷子两口子起来了没有?”边瑞问道。

    颜岚摇了一下头:“似乎没有,我出来的时候没有听到房间里有动静”。

    “如果他们没醒的话,等会和我去父母家一起吃早饭吧”边瑞说道。

    颜岚听了摆了一下手:“我肚子还饱着呢,回来每天吃了一大碗的面,我连汤都喝了正考虑怎么把能量消耗掉呢”。

    颜岚可不想去边瑞的父母家吃什么早饭,如果和巫广龙老两口去到没什么,单独跟边瑞去那叫什么事儿?

    边瑞也不过就是客套一下,如果颜岚答应了那就一起去,不答应他也不强求,今天早上边瑞得问问母亲和奶奶,眼瞅着马上桑叶就长起来了,大家要商量一下喂蚕的事情。同时也要问一下,除余的丝弦进行到哪一步了。

    从去年开始,几个长辈凑在一起制弦,因为丝有限,所以大家并不算太忙,总共制了小二十副弦。虽然制弦花的时间长,但是也不是一副弦不停手制一年多,主要是时间耗在晾弦上,所以小二十副弦并没有耗大家太多的时间,如果大家全力制弦,不需要干别的活话,一年大约可以两百来副弦。当然了这弦也有好坏,并不是所有的弦都是极品的,手工的东西,而且还看天,出错那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那等我回来给你煮碗粥?”边瑞又开始客套了。

    颜岚说道:“不用了,我等着吃午饭就行了”。

    “那你吃点水果吧,等会我拿点给你”边瑞一听正中下怀,提议早上颜岚吃水果。

    两人说完,颜岚已经进了菜园子,蹲在十二婶和三嫂子旁边,问东问西起来。

    十二婶子和三嫂子见这姑娘挺热情的,于是一边忙活一边给颜岚介绍起来,哪个是黄瓜,哪个是扁豆什么的,很快三个女人便有说有笑起来。

    边现女现女人交朋友似乎比男人简单多了,没有一刻钟菜园子里的三个女人有说有笑的,三嫂子居然还邀请颜岚去她家里作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