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72章 荒地

    回到了家里,边瑞把颜岚和巫广龙三人介绍给了奶奶和母亲过后,把探网放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刚从巷里出来,发现爷爷回来了,正和巫广龙聊天呢,聊的内容也是老爷子想租房子的事情。

    见孙子从巷里出来,边瑞的爷爷望了望边瑞,眼神中的意思透着询问。

    边瑞读懂了爷爷的意思,只得张口说道:“巫先生看上了咱们这里的风光,想在这边住着顺带种点东西,大约是想学学隐士吧……”。

    “那地方可能不太行吧?”边瑞的爷爷有点摸不着头脑,巫广龙现在说的那个地方几乎是哪里都不靠,离着村子几里地,离着学校也是几里地,在老爷子看来地方太偏了。

    边瑞只得嗯嗯了两声。

    无论是边瑞还是边瑞的爷爷都明白,那地方如果不偏的话哪里轮的到巫广龙老两口子,早就被村里人盖上房子了。

    “行,那我去帮你关说一下,至于成不成那就不好说了”边瑞的爷爷略微思考了一下便说道。

    无论怎么说都是村里的地方,其实如果边瑞的爷爷答应下来也没什么,不过老爷子一辈子都活的规矩,像是这样的事情他怎么说也得问问各位兄长的意思,万一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他也好有个退路。

    巫广龙道:“那就谢谢您了”。

    边瑞的爷爷摆了一下手从小椅子上站了起来:“事情成不成还两说,等我问了回来再说”。

    边瑞见爷爷立刻要出去问,便张口说道:“爷爷,等会您有消息了给我打个电话,我现在回去晚上还准备烤鱼呢,得把东西支愣起来”。

    “我知道了,晚上不在家里吃了?”

    “不在了,我和他们一块吃”。

    “也对,你们在一起吃着轻松一些,和咱们这一帮子人在一起吃着拘束”。

    说完边瑞的爷爷已经到了门外。

    边瑞和颜岚几个拎着鱼往坡上边瑞的宅子走,一边走,一边巫广龙老爷子对着边瑞问道。

    “你们村的人怎么都挺长寿的,听说现在最大的都快百岁了?”

    边瑞点了点头:“嗯,也不仅仅是我们一个村子长寿,附近的几个村子都长寿,九十岁的老人哪个村子都有,沈家村还有个一百零八岁的老太太呢……”。

    村子长寿的秘密边瑞是知道的,每个村子都有一条从山上流经村子的山泉,而这些山泉的尽头就是这里高峰上的一洼平湖,以前老祖每逢闺年,就会在平湖里倒上一桶空间水,也不知道是空间水的仙气,还是什么气的,通过小溪流经几个村子,平常大家做饭洗菜取的都是山泉水,自然而然的就长寿了。

    其实说起来也不算是长寿,现代研究不是表明了人类的寿命应该在一百五十岁左右,活不到只是因为很多限制,而空间水就像是稍稍打开了这些限制一样,让人差不多能活到一百一十岁左右。其中有些人还能活的更长一些。

    “看看,我说好地方吧”巫广龙听了扭头冲着旁边的老伴笑眯眯的说道。

    老太太听了也笑眯眯的说道:“要是有这好处,咱们就住下来,像边家村的这些老先生一样,健健康康的活过九十岁,不给孩子们添麻烦,最好一觉睡过去我就满足了”。

    边瑞和颜岚听了都笑了起来。

    回到了宅子,边瑞开始杀鱼。

    “这里的水干不干净啊?”颜岚见边瑞拎着砧板,拿着刀来到了小溪边上,直接把砧板往水中一放,然后开始抄起刀打鳞,便张口问道。

    边瑞冲着颜岚指了一上身边的小溪:“你问这水干不干净?这么跟你说吧,明珠的自来水都没有这水干净,你要是不信的话来喝一口?”

    说着边瑞掬了一把水向颜岚示意了起来。

    颜岚一见连忙扭开了头:“算了吧,你洗就洗呗干什么让我喝生水”。

    边瑞见了直接把手中的水吸溜进了嘴里,然后一口咽了下去,现在这条小溪就是边家村老人长寿的命脉,就这水别说是脏东西了,就算是你往里面下毒,都能把毒给你分解了,空间水似乎天生就明净化这一项功能,只要有它在哪里会有什么寄生虫,脏东西之类的。

    和颜岚也说不明白,且边瑞也不想和她解释,抄起了刀子继续开始杀鱼去鳞。

    边瑞的手法那自然不用说的,三五分钟之后,四条大鱼就被边瑞打理的干干净净,身上连一块鳞片都见不到,每一条鱼的鱼皮也是完好往损。

    在每条鱼的两边开出了十字刀花,边瑞拎着鱼,让颜岚拎着砧板和刀回到了小院子里。

    配好了料子开始腌鱼,边瑞正忙活着呢,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一接通,边瑞听到了爷爷的声音。

    嗯!嗯!

    “我等会和巫广龙老先生说”边瑞一边接电话一边点头。

    等放下了电话,边瑞的这心里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那边大爷爷他们商量出了结果,房子和地都同意租,不过开出的价格还真不低,每五年交一次租子,这第一个五年租子不收,但是村里许巫广龙老爷子租地盖房,三间大瓦房带个小院子,配上一个一亩地的菜园子,就算是交租金了。

    三间大瓦房在这边盖起来要七八万块,加上小装一下怎么说也得十万,十万块钱用五年也就是一年两万块,这租子摆在这边那真是不低了。

    边瑞也知道估计大爷爷他们并不想把村里的地租出去,对于这帮老人来说,没什么比守着祖宗的地更重要的事情了,报出这么一个价格来十有**就有赶人的心思。

    巫广龙老爷子这时张口问道:“小边,怎么样?”

    边瑞也不多话直接把这个价格给老爷子报了一下,然后劝道:“这价格真的不低了,您要多考虑一下,或者您去别的村看一看?”

    巫广龙听了直接笑着说道:“嗨,这有什么好说的,三间大瓦房一个小院子加一亩地,一年租金算起来也不过是一万五。走,现在带我去看看那块地,如果真不错的话,我们就租了,小颜,你要不要租一块,住在这种地方不光能修身养性,而且邻里之间相敬如宾、每日鸡犬相闻,简直过的是梦中的日子,比城里有趣多了“。

    颜岚听了立刻摆了一下手:”我可享受不了这个,我才二十来岁,我还有大把的青春,不能陪您在这里修身养性“。

    其实颜岚也挺喜欢这里的,只不过她想要住就住村里,跑到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有什么好住的,离着村子几里地,不说别的晚上睡觉都要担惊受怕的。

    ”等会,等烤完了鱼我再带你们去好不好?“边瑞说道。

    巫广龙都爷子却是等不了了,直接拉住了边瑞的手臂:”早点去早点回来,再说了现在才几点就烤鱼了,还是临吃饭前现烤味下来的足,走,走!“

    边瑞被老爷子弄的没有办法,只得放下了手中的鱼,把鱼放到盆里然后用纱罩罩上,放到了厨房关好了厨房的门。

    四人三辆摩托车排着队在乡间的小道上一路奔着,到了村口的时候,边瑞被祝同强给拦了下来。

    ”边瑞,去看地去?带上我一个“祝同强一边说一边往边瑞的摩托车后座上爬。

    边瑞拿这位没什么办法,人家自来熟,而且也不是让人太讨厌,也不合适冲着人家发火什么的。老实说对付这样的人边瑞真没什么好办法,祝同强这样的人把人际关系拿捏的相当准确,和人相处既让你不反感,又能保持让你发不成火的矩离上,这本事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这你都知道啦?”边瑞问道。

    祝同强笑呵呵说道:“这村子才多大呀,再说了我提出租房子的提议可比巫老先生久多了”。

    说到这儿,祝同强扭头对着后面的巫老爷子两口子笑着说道:“老先生,咱们以后说不准就是邻居了,多亲近一些”。

    巫老爷子笑道:“没有问题,远亲不如近邻嘛!”

    边瑞心中叹了一口气,重新挂了档,大摩托便驶出了村子。

    开了差不多七八分钟,这边也没什么红绿灯什么的,所以几里地在有摩托的情况下根本不算什么距离。

    “喏,就是这里了!”

    边瑞把摩托停在了一片草地上说道。

    现在边瑞脚踩的地方是原来的小道,因为为长时间没有人走,原本砖垒出来的小道上,一株株小草从砖缝里伸出了脑袋,而且原本整齐的斜纹砖现在也破烂不堪了,长时间的雨浸风吹,砖已经苏掉了,用脚轻轻一踩可能砖就能裂掉。

    比脚下的道更不堪的是一排溜的房子,以前建的时候是想作为老师的宿舍,总共盖了一溜十来间小瓦房,后来因为没有老师愿来边家村小学,所以这里就空了下来,等着边家村小学搞的好了一些,有老师肯来了,这边的房子早已经不能住人了,加上村里又有了一些钱,附近几个村子也想把孩子送来,于是大家集资在学校附近的坡上建了几幢小洋楼给过来的老师住。

    “这房子是不能住人了,修都修不起来了,前面就是地,你们仔细一看还能看到垄子,不过也得花大力气整治……”。

    边瑞一边说一边伸手捏了一块砖,用手轻轻一搓砖头块便碎了。

    “不错,不错,小祝,你觉得呢?”巫广龙老爷子望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居然说出来不错两个字。

    祝同强则是微微的苦了一下脸:“这是一切从头啊”。

    现在眼前可算是满目荒凉,放眼望去都是断瓦残桓,房子已经看不出房子了,只有半高不高的砖墙,路也不是路了,到处都是齐人高的青草和灌木,至于菜地,哪里还能看出菜地的影子,长面布满了野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