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74章 建房

    给烤鱼做打底菜,边瑞这边准备了豆芽,土豆片,还有黄花菜什么的,豆芽这东西边瑞如是没有空间的话还真弄不出来,就算是现发的豆芽也要会功夫呢。

    把底菜炒一炒,炒到了两三成熟之后,加入重料,搅均了之后放到一边备用,接下来边瑞便开始烧菜。今晚边瑞主打的除了烤鱼之外就是红烧肉,肉已经准备好了,三分肥七分瘦的五花肉条洗的干干净净的。

    大火把锅烧热,把整块肉下锅,用肉皮的部分对准锅擦,这样可以把肉皮上的猪毛给擦掉同时也把猪肉的异味给擦掉,擦到了肉皮微微焦黄色就差不多了。

    把擦好的肉皮放入热水中清洗,原本焦黄色的肉皮洗净就行了。

    肉洗净之后捞出,边瑞喜欢切成四公分的小方块,并且在小方块肉皮部分切出一个十字刀花,这样一条肉条就成了**个小肉块。

    起锅烧油,并且把备好的葱姜蒜放入锅中炒出香味来之后再把这些料给捞出来,放入五花肉继续炒制,等着五花肉出油后,两面变成金黄色之后捞出来。

    接下来就是炒糖色了,锅冼干净加入一点点水下冰糖炒制,直到冰糖变成枣红色之后把肉倒进去炒制,当所有的肉裹上糖色之后,加入一点啤酒去腥味。

    加入清水,下两片香叶、八角和桂皮,然后把水加满没过肉,加上一节小葱,加上生抽,盖上锅盖开始焖煮。

    小二十分钟之后,红烧肉的香味就出来了。

    边瑞揭开了锅盖,把小葱节和香料挑了出来,扔掉,然后再加入一些老抽和适量的盐,继续盖上锅盖焖。

    ”哇,好香哇!“

    就在这时颜岚把脑袋伸了进来,冲着边端问道:”这是在做什么这么香?”

    和颜岚一样伸着脑袋是大灰,一张狗脸紧贴着厨房的门,正好卡在了颜岚和门之间,生怕被边瑞发现似的,嘴边的哈喇子都挂出清水线来了,那馋样谁看见都得乐呵。

    边瑞擦了擦手无视大灰的傻模样,冲着颜岚说道:“红烧肉!”

    “啊,我不吃红烧肉的,太肥了”颜岚一听一脸失望的说道。

    边瑞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这道红烧肉没什么油的,而且你也不是常吃,稍微吃一点没什么事,控制体重也不在这一时半会的”。

    边瑞的红烧肉做的算不上好,要说村里做红烧肉最好的那还得是边瑞的奶奶,老太太这一手红烧肉那做的比边瑞可好多了,虽然边瑞也知道老太太的配方,也用的同样的步骤,但是中国菜神奇就在这点了,同样的菜按着同样的步骤烧制出来,就会因为微弱的差异带来不一样的口感。

    虽然边瑞的红烧肉做的没有奶奶的好,但是作为家常菜招待客人也绝对拿的出手,比起一般街边的小饭店水准只高不低。

    “我还是不会吃的”颜岚摇了摇头。

    学过舞蹈的都知道,饮食控制有多重要,虽然现在颜岚不像是以前那样练习舞蹈了,但是很多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

    边瑞也没有再劝,反正到时候肉上了桌,吃不吃都随她,边瑞既然做了那就尽到了心,客人领不领对边瑞来说不重要,不领还在人后逼逼的人只要被边瑞知道,那以后就别交往了。

    “还有什么?”颜岚问道。

    不能吃红烧肉,颜岚觉得有点对不起这香味,于是问还有什么可以吃的。

    “还有就是炒三鲜,我们这里用的鸡蛋,黄花菜和野蘑菇,炒出来别有一番风味,到时候你尝尝”边瑞想了一下便说道。

    除了这道菜也没什么能拿的出手的了,四个人边瑞给准备了五个菜,烤鱼和红烧肉是主菜,剩下三个是素菜,除了炒三鲜之外,还有拌黄瓜和炒花生米,另外加一份野菜蛋汤。

    这菜用来请客差了一点,但是用来招待朋友,边瑞这边自认为还可以。

    听到炒三鲜这个菜,颜岚点了点头,连声说道:“这菜不错,你会做地三鲜么?”

    “会啊,不过今天做不起来了,等明天吧,明天中午我给你做地三鲜”边瑞说道。

    一般的家常菜边瑞做的都不错,这得益于以前在馆子里打工练出来的手艺,其实技法什么的边瑞没有问题,只是在帮厨的一年内,更加了解一般人的口味。

    说真的,一般人真吃不了老祖的口味,就像是边瑞偶尔吃上一两顿还算是修身养性,要是天天吃,一周过后边瑞估计就想抄刀子杀人了。也就那些嘴被养的极刁的人才能欣赏这种口味,用老祖的话就是尝尽了人间至味,这才能领略清雅才是极至之味。

    “小边,小边,过来看看这栋房子怎么样?”

    就在这时候,巫老爷子欢愉的声音传进了边瑞的耳朵里。

    边瑞看了一下,发现离着红烧肉出锅还有十来分钟的时间,于是再看了一下锅底的火,估算了一下之后冲着颜岚笑了笑,这才转身出了厨房。

    来到正屋门口,边瑞伸着脑袋看了一下老爷子挑好的房子,顿时有点挠头。

    “这房子怎么样?”

    边瑞道:“不错是不错,但是这在建起来可要花上不少钱”。

    “我看你那房子挺不错的,而且听说也是你们自己修的,我给人工好了,除了人工不就剩下木料了么”巫广龙老爷子问道。

    边瑞道:“首先是人工的问题,现在很多东西是可以用机器开了,但是这种房子的榫接可不是一般人能搞的,我修房子可没有动到这部分,如果您想要新建的话,怎么也得请这方面的专家来搞,请人家特意来一趟这价您自己估计去吧,还有料子的问题,像是样的大料一根那得多少钱,买来料子还不行,还得做防水防腐处理,光是这样的一根料子就在两三千块钱一根,这还是往少了说的,您这一栋小院子下来,光是这样的大料您看看图上有多少根……”。

    边瑞没有想到,老爷子这么大年纪了还会犯这样的错误,有些东西只能看图纸,但是真的玩起来那会要人命的。

    咱们国内可不像是美国,咱们这边的木料贵,木料的成本要远高于水泥和石料,而一些森林资源发达的国家,像是美国和加拿大几乎全用木料建房子,在国内那得比水泥砖制房子翻上好几倍的价格。

    就老爷子现在看的房子要建起来,并不比老祖的房子少功夫,而且因为所有的料子都要买,加上正儿八经的古建师傅过来,外加实木料子,不上个五六百万根本别指望建的出来。

    “你们这边不是得多林子么,不能用?”这时颜岚也来到了边瑞旁边,好奇的问道。

    还没有等边瑞回答,巫广龙老爷子说道:“这些林子虽然说是村里的,但是不能砍伐,哪怕是你种的树也不能砍,受法律保护的”。

    边瑞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巫广龙老爷子有点恋恋不舍的望着这个中式小院,然后翻出了另外一个小院。

    这个小院就合时宜多了,虽然也是中式的,但是是仿中式,且去掉了一些繁琐的柱头衔接,只是有中式的表面而没有中式的内里。

    巫老太太这时张口说道:“老头子,我觉得咱们这么建,干脆就直接按着村里民居的规制建,这样一来也算是统一了,二来呢青砖白墙的也看起来素爽”。

    巫老爷子想了一下,啧巴了几下嘴,最终还是同意自家老伴的说法,太喜欢的房子用料贵到了他无法承受,能承受的又失了原本的味道,现在一想还真不如按着村里的民居风格来,用现代江南风格的建筑,既省钱看起来还和村里的建筑统一。

    “那行吧!要是想建村里那样的房子找谁?”巫老爷子问道。

    边瑞想了一下,掏出手机帮老爷子问了问,从父亲那里要来县城一个包工头的电话,边瑞让巫老爷子给拨了过去问了问。

    三开间的大瓦房带个厨房,还有屋里的各种管道,人家给开出了十二万块的费用,如果自己买材料他们只施工,那就按着国家标准给人工费就行了。

    老两口得了消息又开始算到底是买材料合适,还是自己买料请人建合适。

    这时候边瑞就不插话了,虽然这人是村里老用的,但是边瑞并不想给巫老爷子拿这主意,人家的房子人家自己会做主。

    于是把电话给了巫老爷子之后,边瑞回到了痡继续做菜。

    这时候鱼已经烤好了,边瑞用锡线把菜与鱼裹成一个硕大的糖果状,直接放到了烧的差不多的碳堆里继续烤。

    放好了锡纸裹的烤鱼,边瑞打电话给三哥家让他家派人来取鱼,自己把已经烧好的红烧肉给盛了出来,盖上了碗保温之后,开始炒花生米,伴黄瓜。

    边瑞不想拿,但很快巫老爷又找上了边瑞,请边瑞拿主意。

    “你觉得我怎么办好?”巫老爷子巴巴的望着边瑞问道。

    边瑞想了一下对着老爷子说道:“要不您问问祝同强,看他是什么想法,你们要是一起开工的话,说不准还能在人工上省一些!”

    巫老爷子一听,立刻觉得这主意不错,于是要来了祝同强的电话。

    打完了电话,巫老爷子这才了解,祝同强为了省事直接准备包工包料。

    其实祝同强已经问过边十七了,边十七直接报了县城小工头的电话给他,而且这小工头也不是别人,正是边十七的表兄,这样的话无论是工还是料价格最终其实也都差不多,而且质量也能保证。

    乡下包工头大多还是挺讲名声的,而且一但一门生意搞砸了,那不是一个村不找他盖房,而是附近几个村子都不会再找他了,所以大家虽然会省点料,但是不会没着良心省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