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80章 如获一宝

    颜岚说的开心了,她真是觉得如果能在边瑞这边找个教孩子的工作真的挺不错的,既离开了父母的管辖得了自在,又在想家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回家,更主要的是可以教这些山里的孩子学习舞蹈,所以越想越觉得这次来边瑞这里简直就是天意!

    “那你帮我问问!”颜岚说道。

    见边瑞傻愣在当场也不知道想什么,脸上的表情怪模怪样的,颜岚自己掏出了手机,直接拨起了电话。

    “喂,三嫂子,我想问一下,你们这边的小学要不要舞蹈老师,对,钱少一点没什么关系,最主要是有住的地方就行了,对,对……”颜岚听到三嫂子那边说学校的事情,心下是越来越满意了。

    很快颜岚便从三嫂子那里得来了边瑞大伯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提出了自己求职要求,并且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你说什么?”边瑞的大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头有点儿被馅饼砸中脑袋的感觉,一个超级出名舞蹈学院的毕业生,而且还一过大舞蹈团领舞的大学生要到边家村小学来当舞蹈老师?

    颜岚说道:“我想问边家村小学要不要舞蹈老师,我是首都舞蹈学校毕业的学生,我曾经在明珠舞蹈团……”。

    颜岚哇啦哇啦把自己的履历又给边瑞的大伯说一遍。

    老头还没有听到一半呢,立刻笑眯眯的说道:“够了够了,如果你方便的话,有时间来小学,我们几个老师面试一下,如果合适的话来上班就可以了。但是我要和你说明白一点,我们这里的老师工资不高,不到正式老师的一半,而且想转成正式的公办老师也不太容易,没有个**年的是没什么希望的,条件也比不过县城的学校……”。

    边瑞的大伯把学校的待遇都老实的说了一下,没有夸张,甚至还特意强调了一下困难,老头现在也摸出规律来了,与其将人骗过来,不如老老实实的说明这里的情况,只有自愿的人才能呆的久一点,骗总不是个留人的方式。

    虽说现在边家村小学办的挺不错的,县城的学校也认,但是地方在这里摆着,一般年轻人真不乐意钻山沟子,不说别的,想去喝个茶k个歌找个像样的地方,都要跑一两个小时谁受的了。

    颜岚开心的说道:“不用,这样的条件已经挺好的了,我现在就有时间,您那边要是方便的话我现在就过去您看成不成?”

    边瑞的大伯哪里有不同意的,直接答应了下来,两人商量一下之后便挂了电话。

    颜岚开心的收起了电话,然后美美的冲着边瑞说道:“我去面试啦,祝我好运吧!”

    边瑞现在哪里有心情祝她什么好运,一锤子擂死自己的心都有了,现在正的心里懊恼呢。

    边瑞就没有想过颜岚面试不成功的事情,像是颜岚这样水准的舞蹈老师,别说是边家村小了,怕是连县重点学校都会抢着要的,通过这几天的了解,边瑞知道颜岚应该是跳出了舞蹈老师的范畴,大约该是青年舞蹈家这样的层次,别说教小学生了,教舞蹈学校的大学生都够了。

    等边瑞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抬头看到颜岚已经跨上了自己的摩托车,轰隆隆的发动之后拐出了院子。

    边瑞想伸手拍自己一巴掌,但是又有点儿怕疼,犹豫了两下还是轻轻的给自己一个小耳光:“让你多嘴,这下好了,指不定给自己招来一个长期混饭的饭混子”。

    颜岚一走,边瑞拿起了古琴的面板,准备继续往下做,但是心总是定不下来,手中的刨刀怎么比划都下了不刀,于是边瑞干脆把刨刀和面板都扔到了一边,找个垫子垫在脑袋后面,睡自己的大头觉。

    睡自然是睡不着的,边瑞的心中总是担心,以后颜岚时不时的跑到自己的家来蹭饭,为了照顾这个大美女,边瑞忙前忙后的。这让边瑞觉得自己好像是成了她颜某人的佣人,或者是雇的免费长工。

    迷迷糊糊的,边瑞听到有人叫自己。

    “边瑞,进来!”

    边瑞一推开自家正屋的门,一抬头看到颜岚裹着脑袋,手中拿着一根烟袋,左脸颊上还多了一个痦子。

    “你怎么这样了?”边瑞笑道。

    “笑什么笑,来啊,把这溅东西给我拖下去打二十棍子,奴才就要有个奴才样子,有这么跟主子讲话的么!”有痦子的颜岚冲着边瑞恶狠狠的说道。

    边瑞还没说话,便见两个大汉立刻把自己给按倒了,另外两人轮着碗口粗的板子开始揍自己,边瑞使出了全身的力气都没有能挣脱,被揍的那叫一个疼啊。

    “我……”。

    突然间边瑞一下子坐了起来,睁开眼之后的边瑞才发自己做了一个恶梦,抹了一下脑门上的汗,边瑞嘟囔着说道:“这也太吓人了!”

    一边说一边望着周围,发现自家的屋子还是自家的,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这时候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边瑞一接,电话里传来了大伯的声音。

    “小十九!你算是给学校立了大功了,拐来水平这么高的舞蹈老师,你小子还真可以啊,这时候你还能想着村里,大伯很欣慰……”。

    边瑞听着大伯夸了自己差不多快五分钟,这才张口问道:“大伯,您有什么事?不会是专门打电话过来夸我的吧?”

    “不是,我打电话给你是让你把颜老师的东西收拾一下,送到学校的宿舍来,我们现在正在陪着颜老师挑宿舍呢,快点的,麻利的,颜老师说了,就是一个包,还有牙刷什么的,拿上就行了……好了,我挂了啊,快点把东西送过来”。

    大伯自顾自说完,啪的一下子挂了电话。

    边瑞人都傻了。

    好半天放下电话:“用的着这么着急么,抢人啊?”

    抢人这两字说的还真不错,无论是边瑞的大伯还是准备接班的沈长河,见到颜岚居然乐意来边家村小学教舞蹈,那种快乐是边瑞无法理解的。

    边家村小学开始玩的就是素质,而且大家觉得小学也没有必要天天做习题,因此像是文艺类的老师,大家是相当看中的,周围的乡亲们也都是小学出来的,也从来没有觉得小学教育有什么不对的,因此也没人反对招文艺类的老师,只是这类老师很难招,水平好的谁乐意来小山沟里,又赚不到什么钱,还不如在城里开补习班呢赚的多呢。

    最关健的是颜岚不光舞蹈好,还懂音乐会五线谱,最重要的还是出生于书香门第,古诗词那是随口就来,文学素养相当可以,这下可把他们给高兴坏了。

    因为这意味着学校不光是有了一个舞蹈老师,还有一个音乐老师,甚至时不时的还能教教语文什么的。这么说吧,边瑞大伯对颜岚有多满意:这时候颜岚要是说喜欢吃边瑞做的饭,边瑞的大伯说不准就能用家族大义把边瑞捆去给颜岚当厨子。

    边瑞换好了衣服,来到了颜岚的屋子,发现果然如同电话里说的那样,颜岚的东西并不是很多,且都摆的整整齐齐。因此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东西几乎都在小包里呢,走到了卫生间把牙刷什么的一装,边瑞拎了包开着摩托车往下面的小学去。

    到了小学校的门口,边瑞和看门的几位大爷说明了来意,于是才被允许进入校园,而且还不能开摩托车,只能把车子停在外面。

    边瑞也没有敢问,为什么颜岚的摩托车可以进院子里,自己的却要放在外面。

    边瑞可不敢跟这些老大爷炸什么刺,因为其中就有他自己的族伯,这么说吧,学校看门的老头几乎就是附近几个村子的长辈,几乎就是义务看门,一个月也不过三五百块钱的,现在社会真不够干什么的。

    不过对于附近老人来说,能在小学校看大门那是一门脸上有光的差事,证明自己还有用,还有活干,还能为乡梓出份子力,这种认可不是一点小钱可以给的。

    进了校园,边瑞沿着围墙往教师的宿舍走,教师的宿舍在教学楼东面的小城上,是两排依着之字形土坡建的平房。

    说是平房其实和村里各家的房子差不多,只是这边是两排,有点儿像是以前工厂宿舍那种排屋似的,一家一个开间,没有小院,也没有两边的厢房,是大直排。

    边家村小学老师宿舍好的就是看起来青砖白墙,有点儿江南建筑的韵味,每个老师都是单间,主屋是l型的,约为三十个平方,除了卧室之外,还借用厨房的开间做了一个卫生间。厨房大约有十来个平方,除了做饭的东西之外,就是一张两人的长条餐桌。

    边瑞上了坡,来到第一排便看到了颜岚的大摩托,摆在一个宿舍的门口,于是便走了过去。

    还没有到门口便听到大伯正滔滔不绝的和颜岚客套着呢。

    “这房子是一般,比不上你们明珠这样的大城市,颜老师,您就将就将就……”。

    “很好了,我都没有想到!”

    颜岚的声音听起来挺开心的。

    颜岚真是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山村小学,居然每个老师还有这么不错的宿舍,虽然依着她的审美来说,方方正正的衣柜,方头方脑的大床和写字台都算不上有设计,不过已经足够了。

    更别说地上还铺了地砖,卫生间也有简单的一个淋浴头一个正儿八经的马桶,虽然厨房的台子更是用砖头垒的,只是在上面贴上了白瓷砖。

    但是无论怎么说,也比她想像中支教的那种土屋子要好上太多了,可以说边家村小学给老师的待遇完全超出了她的想像。

    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想招到好的老师,那就得要下本钱,所谓的种得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你连树都没有还想来好老师?

    这么说吧,村里村民家里还没有独卫的时候,学校老师的宿舍就有了。包括老师的宿舍都比大多数乡亲们家屋子先盖起来。充分反应了边家村所谓的诗书传家的儒学特征。

    往门口一站,边瑞一瞅,好家伙,小屋里好热闹啊,除了颜岚和大伯之外,还有准校长沈长河,学校教古琴的李老师也在,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文质彬彬的戴个眼镜,不是边家村的,但是边瑞有点眼熟,看样子可能是附近村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