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88章 收徒

    边瑞傻住了,低头望着抱着自己腿的小伙子不知道说什么好,边瑞才三十来岁,这小伙子也就二十左右,十几岁的差距虽说挺大的,但是不可能隔着辈啊。

    小伙子的无耻深深的吓住了边瑞,他望着小伙子眼中燃起了熊熊火焰,十分想直接抬脚踢死眼前的小王八蛋,别人可能说爸爸这个词只是一个说法,但是边瑞对这种很不认同,当一个人遇到谁都叫爸爸的时候,他的骨头还能有多硬就可想而知了。

    就像是大人这个词,以前这个词大多数的时候就是指父母,或者是地位极高的人,但是到了清中期之后,渐渐的就成了对上官的称呼,意思差不多就是官大就是爹,这种称呼加深了官场的无耻,到后来我大清的战力不说大家也知道,官员们都无耻了,见官就是爹你指望他们还有几个有骨气对洋人的?

    庙堂里都是软骨病,还能指望一个国家强盛?那才是笑话呢。

    不过边瑞忍住了,因为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而且现在还有人拿起了手机拍了起来,看样子不是传这个音就是传那个手的,边瑞可不想这么上热门。

    “起来!”边瑞冲着小伙子恶狠狠的说道。

    小伙子似乎是看穿了边瑞的冏,不光是抱着边瑞在腿,还把脸貼了上去:“我不,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一直就这样!爸爸,教我功夫!”

    现在边瑞恨不得直接把这货给剥皮抽骨,然后在皮里塞上稻草,挂在门口风干!边现见过无耻的,但是实话实说真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

    “你站起来,要不我真踹你了”边瑞恶狠狠的说道。

    谁知道这小子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拿脸蹭了一下边瑞的裤子:“您要是不答应教我,我就不起来!”

    我擦!

    边瑞真想一抬脚踹死这个小王八蛋,但是死死的压住了自己的怒气。

    “我这里的要求多,你这样的人跟本不可能通过的,我劝你啊还是死了这条心,老实的在家花你的钱,时不时的跟朋友喝小酒什么的,何必要受这份罪呢……”边瑞叹了口气说道。

    小伙子一听边瑞这说话的语气,心道:有门!

    不光是小伙子明白了,职装美人也明白了,现在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小伙子这么肯定说边瑞一准会答应了,遇到这么无耻的别说一般人扛不住,谁也扛不住啊。

    抱着大腿就叫爹,你是打也不是骂也不是!

    想到了这里,职装美人的腿弯子一软,决定也学一学小伙子的无耻劲头,她是太想和边瑞学了。

    边瑞余光早就注意到了职装美人,见她的动作立刻喝道:“你就别凑热闹啦!”

    如果职装美人再跪下来,边瑞知道自己想不出名也难,一个漂亮女人摆拍一个都能引来好几千个赞,像职装美人这样的跪下来求拜师?

    边瑞估计自己一准要成网红。边瑞不想做网红,怕做网红,且对做网红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们俩跟我进屋!”

    边瑞是实在没什么好办法了,如果再在外面呆下去,整个路口都要堵住了,就算是现在里三圈外三圈的也围了两三百人,这些家伙充分发挥了中国人民爱看热闹的习惯。

    哦,其中还有几个金毛碧眼爱看热闹的老外,估计是想表明明珠的国际大都市地位,老外也爱围观。

    听到边瑞这么说,小伙子笑眯眯的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跟在了边瑞的身后然后冲着职装美人招了招手。

    边瑞二话不说走在了前面,推开了人群来到了门口打开了门,示意两人跟自己进屋来。

    打开灯关上门,一下子屋里便安静了下来。

    边瑞随意找了个桌子坐了下来,然后一言不发用目光在两人的脸上来回巡视着。

    小伙子开始时候还腆着个笑傻笑,不过很快额头上就和旁边的职装美人一样冒汗了,现在两人觉得边瑞似乎像是一头野兽一样盯着自己,盯的自己的小心肝乱颤!

    “咳!那个……”。

    “我让你说话了?”边瑞目光扫了一眼小伙子。

    老伙子一听立刻老实的闭上了嘴巴。

    边瑞又看了一下两人:“你们叫什么名字?”

    小伙子张口说道:“我叫莫笙,草字头中间一个日下面一个大,笙是竹字头加上一个生活的生”。

    职装美人介绍就简单多了:“荆鹿”。

    “你想跟我学武术,你想跟我学厨艺?”边瑞继续问道。

    见两人点了点头,边瑞又问道:“学东西可苦的很,而且我这里教学生都要挨揍,你们要是不想挨揍的话就早点放弃,当然了要是想和我对打也可以,不过我看你们也没那机会!我只是现在把丑话说在前头,入我门下首先一条就是知道尊师重道,你们别把外面那些风气给带进来,至于规矩等会我正式拜师的时候找个册子你们看一下”。

    “不用看了,我都同意!”小伙子开心说道。

    话还没说完,便被边瑞瞪了一眼,立刻缩了一下脑袋闭上了嘴巴。

    边瑞说道:“以后我说话不要插嘴,要是插嘴的话我直接一脚!回去和你们的父母说一下,要他们也同意才成,学武艺和厨艺不易,难免有些磕磕碰碰的,说不准还得搭上小命,没有你父母的同意,我是不会点头的”。

    小伙子听了立刻拍着胸口说道:“没问题!”

    边瑞现在则是有个打算,见到了两人父母之后,把事情夸大一些,尤其是莫笙的父母,边瑞想信这两人决对不会想让自己儿子吃苦的,要不然也养不出这来样没脸没皮的儿子。

    荆鹿听了则是一脸的忧愁。

    “你怎么了?“

    荆鹿说道:“我有父母,但是其实也跟没有没什么两样!”

    边瑞听了皱了一下眉头便问道:“别想耍什么花样!”

    荆鹿微微摇了一下头:“我真希望我能耍这个花样,但是我不能,我从小爸妈就离婚了,又各自组织了家庭,后来又都有了孩子,我无论在哪个家庭中都像是个外人,我爷爷奶奶又重男轻女……”。

    莫笙听了握着拳头道:“天底下还有这样当爹妈的!”

    边瑞摆了一下手:“行了,那你这一步就算了,只是我要告诉你学东西没那么轻松,我这里不是义务教育,更不是上大学,我这里教导学生就是讲规矩,勤动手,下苦功,什么技艺不舍得下苦功都学不好……”。

    “知道了!”荆鹿说道。

    莫笙则是用力的点了点头。

    边瑞这边还想说点什么,无意间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钟,这才发现该去接闺女去了。

    于是立刻站了起来:“你们先把这里打扫一下,别动操作间的东西,把外面给打扫干净了,我要的是一尘不染!”

    说完抬脚向着外面走去。

    到了停车场,从车厢里‘推’出来了摩托车,骑上直奔女儿的培训学校。

    到了学校时候,看到小丫头一个人撅着嘴正骑着培训班院子里的小马上,来回晃着呢。除了小丫头之外,还有四五个小孩子,不过人家都凑在一块,只有她一个人看起来挺孤独的。

    “怎么来的这么晚!”

    看到边瑞来了,小丫头一下子开心的跳下了小马,不过似乎是觉得这个表情不对,又换上了一副怒气冲冲的表情,来到门口冲着边瑞嚷嚷了起来。

    边瑞早就看到了小丫头的变脸,笑着伸手在小丫头的脑袋上揉了一下。

    “爸爸今天有点事情,来的稍微晚了一些,对不起啊”。

    说着边瑞一把拿起了旁边的琴盒子背在了身上,同时伸手把女儿给抱了起来。

    “边靖的爸爸,您先别走,我有点事情和您说”站在旁边的老师一见,立刻快步走了过来。

    边瑞听了笑着冲老师说道:“好的,您等一会儿”。

    说完,边瑞把闺女还有琴盒都送回到了摩托车旁边,然后才回头和老师交谈起来。

    “边先生,我觉得您该多关心一下边靖,现在这孩子有点不合群,而且上课的时候明显走神,不如刚来的时候练琴练的那么用心了”老师对着边瑞说道。

    “哦?”边瑞可没有想到闺女会因为这个事情被老师说,一向他都以为自家的闺女快活的跟个小麻雀似的,不吵就是阿弥陀佛了,还有孤独的时候?

    想到这儿,边瑞看了一下自家的闺女,发现小丫头已经爬到了摩托上,装模作样的拧着摩托车把,看样子自己在‘开车’。

    “我回去好好和她谈谈吧”边瑞冲着老师说道。

    “嗯!最好是这样”老师冲着边瑞笑了笑。

    两人又聊了一下,边瑞回到了摩托车旁,给闺女拿了头盔,然后自己也把头盔戴上。

    “老师又告我什么状?”还没有走呢,小丫头便说话了。

    边瑞道:“什么态度!”

    “老师说的什么?”小丫头缓和了一下语气又抓住了父亲的腰。

    “老师说你有点孤立,不太合群”边瑞说道。

    小丫头道:“他们都好傻的,和他们有什么好说的呢,不是寻摸着吃就是寻摸着玩,一点意思也没有……我不想和他们一样,我想像你一样,等到了十八岁,我就买一辆摩托去环游世界”。

    “你就这么想离开家,离开爸爸妈妈?”边瑞回头看了一下闺女。

    小丫头想了一下点头嗯了一声:“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咱们一起环游世界”。

    “为什么不带着妈妈?”边瑞笑道。

    原本就是随口一问,谁知道小丫头想都没有想便道:“她舍不得离开两个小宝宝的”。

    说这话的时候,小丫头脸上的落没似乎像是一根针一样扎进了边瑞的心中,一下子让边瑞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边瑞明白,汪捷现在有了两个小宝宝,那肯定会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小孩子身上,会对小丫头的照应少一些,但是没有想到小丫头那么敏感,听她说的,汪捷都用她而不是妈妈了,可见小丫头对此很不满。

    “咱们回去吧!”

    “回老家么,我想爷爷奶奶,也想太爷爷太奶奶”小丫头巴巴的望着父亲。

    边瑞鼻头一酸,不过很快调整过来:“等我和你妈商量一下,五一的时候接你到老家去过上几天”。

    “嗯!”小丫头小声的应了一声。

    边瑞发动了摩托,带着小丫头往铺子的方向去,路上的时候,边瑞决定这两天一定要找汪捷好好的谈谈。

    现在小丫头的情况再不疏导的话,可能会出现问题。对于女儿的健康,边瑞是容不得任何马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