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97章 被叫家长

    送走了几个狐朋狗友,边瑞觉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掏出手机给家里打起了电话。

    “什么?”

    边瑞的母亲听到儿子的话,差点没有拿稳住手机,于是不得不又问了一遍。

    边瑞只得重复了一句:“妈,我不是说了么,剩下的九副弦,我这里给卖了一万七千八一副,您那边什么时候能准备好?”

    边瑞的母亲听了说道:“孩子,你没有干什么违法的事情吧,你要是缺钱跟妈说,我和你爸虽然没什么钱但是这些年也攒了一些……”。

    “打住,打住,就算是我想做什么违法的事情,也没有逼人买东西的啊,您哪,就把这心放到肚子里去,一万七千八这个价格我是算过的。其实我跟你说,您别觉得您几位的功夫不值什么钱,手工的东西在国外那是最值钱的,比机械的都要值钱,咱们这老观念要换一下了,手工的东西咱们不光是要卖,还要卖出层次来,等回去的时候我再跟您几位详谈”边瑞说道。

    边瑞的母亲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虽然上过学,也外出工作过什么的,但是她出去那时候是什么年代,后来村里的日子渐渐好了,像他们这一批最早出去打工的人反而是最先不想出去闯荡的,一个个几乎全回到了村子里,种粮植菜,养猪养羊。

    在他们的印象中,农民的时间是不值钱的,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农民的时间不值钱,但是农民的手艺值钱,就算是有人做竹制品什么的混出来了,在他们的心中一把竹椅子还是十来块钱那个价,认不清自己的价值。

    带有这样的思想,原本听到几子几套弦卖了几千块都在吃一惊的老太太,一下子哪能接受的了一套弦值一万七千多?如果不是边瑞在电话里一个劲的确认,她还以为儿子和自己胡扯八道呢。

    边瑞这边放下了电话,边瑞的母亲这头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了。

    “儿媳妇,这是怎么啦?”

    正巧这时候边瑞的奶奶抱了一捆柴进了屋,看到边瑞的母亲一张脸跟磕了五石散似的,红到冒光,于是张口问道。

    边瑞的母亲把这事一说,边瑞的奶奶也惊住了。

    “一根一万多?”

    “不是一根,是由大到小七根,七根一万七千八百块,娘,你觉得可能么?”边瑞的母亲问道。

    “还是等山儿回来问一下,这事要是真的就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了”边瑞的奶奶到底是活的年纪久,一想到一套弦卖出一万七千块就知道这事弄不好就要出事。

    边瑞的奶奶可是经历过很多事情的,无论是战争还是动乱老太太都经历过,自然明白有的时候钱不光能带来好生活,还能带来祸事。

    这时候,二奶奶带着家里的两个媳妇进了院子,看样子是吃完饭,过来和大家一起捻丝做弦。

    “二嫂子,我这里有个事情和大家说一下”边瑞的奶奶见二嫂子来了,于是把边瑞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如果咱们今年全力制弦,到了明年五六月份,不是能赚两百来万?”跟在婆婆身后的一个媳妇稍微一算便算出一个对她们来说是天文数字的东西。

    二百来万?这对于一个农民家庭是个什么样的诱惑?虽然边家村不穷,日子过的也悠闲,但是谁家会嫌钱多呢?

    二奶奶这边一听便明白妯娌担心的是什么了,自己两家这边赚上两百万,别家干看着?一年两年没什么问题,三五年的就真不好说了,而且这东西也不是只属于两家的,老道爷那是村里留下来的,是边家老祖全同意给留的地,且留了话让后辈子孙们一辈辈孝敬的。

    说老道爷的东西属于全村也说的过去。甚至私下有传言说,老道祖本就是边家人,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出家了,至于多少岁,村里都是百岁了,大家觉得个道士活他个一百四五十是问题么?

    “这事要找大伯商量一下,赚的太多了怕没这福份享用“二奶奶说道。

    老人家要不怎么说觉悟就高一些呢,能用更长远的眼光看问题,明白自己与家族就是鱼与水,水可以离开鱼,但是鱼决不能离开水,独吞了这东西固然能发几十年财,但是以后呢,四周的村子不知道灭了多少个,换了多少人,但是边家村一直就这么立着,有话说明初就存在了,离开这样的家族,一辈起风光之后说不定孙辈后就灭了,还不如身在大树下好承凉呢。

    老人家的想法现在搁很多年青人不能理解,一个个觉得自己是英雄,单打独斗可以闯下一片如画江山,其实这么想的都是蠢蛋,没有单人能成事的,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还有什么比同宗同血的宗族更值得信任的人呢。

    边瑞可不知道自己这一通电话,像是在村里平静的小池塘里扔下了一块石头似的。

    边瑞这时正把自家的小闺女从床上拉了起来,给睡迷糊的小丫头穿衣服,然后送孩子去上舞蹈课,到了中午的时候接回孩子,给客人做好饭,边瑞又把孩子送到汪捷家。

    晚上的时候,边瑞收拾好了东西,正和莫笙、荆鹿说着事情呢,突然间接到了汪捷的电话。

    边瑞一看心里那叫一个开心啊,他还以为汪捷想通了,让自己把闺女接回老家了呢。

    谁知道电话一接通,汪捷那边张口便说道:“你先不要回去了,明天早上和我们在孩子的学校见面”。

    边瑞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了,于是出声问道:“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汪捷带着一点怒气:“还怎么啦,你那宝贝闺女今天下午把人给打了,赵伟山说了两句还顶上嘴了……”。

    “别急,别急,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边瑞什么还不知道呢,就让汪捷逮到了一阵训。

    这时候赵伟山就坐在汪捷的旁边,听到自己妻子给边瑞打电话的语气,心中那叫一个不舒服了,他感觉这两人说话,怎么好像还是一家子似的。

    赵伟山自从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就有点想把边靖送回给边瑞,因为现在他和汪捷也是儿女双全的人了,家里多出来这么一个孩子实在让他有点不舒服。

    赵伟山可是个有心眼的人,他可不会直接了当的跟汪捷说我不喜欢你和前夫生的这个女儿,把她送回去吧。像是今天,赵伟山就耍了一个小心眼,稍训了边靖两句,小孩子正的气头上自然会顶两句嘴,脾气因为两个娃子有些不好的汪捷立刻就发火了。

    这样赵伟山就把自己摆在了一个有利的位置,一次两次不见效,但是赵伟山相信很快就会见效的,一个对母亲有怨气的女儿,一个被两个新生儿快磨光耐心的母亲,赵伟山觉得自己的任务没什么难达成的。

    边瑞在电话这头听汪捷描述了一下,觉得这并不是多大的事情。

    其实也真没有多大事情,就是下午在学校上什么班的时候,有个坐在小丫头后面的小男孩扯了小丫头的辫子,小丫头让他不要扯,但是小孩子哪里忍的住,再连扯了三下之后,小丫头直接走过去一脚踹了小男孩一个大马扒。

    这下不光是把小男孩给吓住了,也把老师给吓住了,后来男孩的父母回家知道这事就给老师打电话了,老师一看那就双方父母明天来学校商量吧。

    就这么着,就有了明天上午边瑞的学校之行!

    “孩子们推推搡搡的很正常,只要没有摔到就行了呗,更何况咱们还占着礼呢”边瑞说道。

    汪捷道:“你这说的什么话,一个女孩子一脚把人踹坐到地上,这还叫占着礼?”

    边瑞直接把电话放到了桌上,根本不听汪捷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的说这事,在边瑞看来原本就没多大事,这男孩的家长也是个多事的玩意,揪人辫子时候就该有挨揍的准备。

    等着汪捷那边说累了,边瑞这才重新拿起了电话。

    “明天上午八点!孩子幼儿园门口”汪捷说道。

    边瑞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之后,汪捷还愤愤的说道:“你看看这人一点也不知道关心孩子,什么都要我来操心,好像他不是靖靖的爸爸似的……”。

    “喂,你怎么不说话?”汪捷看到赵伟山在旁边笑眯眯的望着自己。

    赵伟山说道:“我觉得你和边瑞通话的时候很有意思,还跟两口子似的”。

    “你胡说什么!”汪捷心中一惊,然后展颜一笑:“瞧你这醋劲!”

    赵伟山伸手拉住了汪捷的手,放到嘴边轻吻了一下:“我就是有点担心,怕你和边瑞旧情重燃,丢下我和两个孩子……”。

    汪捷连忙说道:“你胡扯什么!整天净胡思乱想”。

    赵伟山双手把汪捷的手托到脸庞边上,轻声说道:“说实话我要是女人我都会喜欢边瑞,又高又酷,那么高一身皮装骑着那么大的摩托,而且还会赚钱,会赚钱还好说,但是又有点不拿钱当钱的那种洒脱劲儿,浑身透着那种不羁范儿,真的挺迷人的……”。

    “行了,就你想的多!”汪捷笑了笑。

    嘴上这么说,但是汪捷自己知道,丈夫说的全中。

    边瑞是不帅,那是在小姑娘的眼中的,在小姑娘眼中怕是奶的如同女人一样的男人才叫帅。

    但是真正有社会阅历的女人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能称为帅,与长相无关,真的男人也永远不可能是小奶狗,而是猛虎,就算看起来像条狗,那他也是狼装的狗才行。

    很简单:狗行千里吃屎,狼行千里吃肉。躲在女人保护下的小奶狗吃的只能是屎,是吃不了血淋淋的鲜肉的。

    边瑞肯定不是小奶狗,现在的边瑞是个懒洋洋挂在树上的豹子,矫健而意志坚定,目光深邃的如同一汪泉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跳起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