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98章 歪理

    呜隆隆!呜隆隆!

    印第安摩托低沉而有力的咆哮声慢慢的停歇了下来,到了闺女幼儿园的门口,边瑞找了个地方停下了自己的摩托车,并且摘下了头盔,面罩和手套,把手套和面罩塞到了头盔里,然后一起放进了后厢,边瑞这才向着幼儿园的门口走去。

    看着架式,汪捷已经到了,而且她那个老公赵伟山今天也在,因为就在离着摩托车不远的路边停车位上,赵伟山的那辆大奔驰正老实的趴着,司机拿着掸子正在给车扫着灰。

    边瑞来到了门口被一位大爷给拦住了,说明了来意,大爷打电话进去问了一下,还让边瑞拿出身份证且签了字这才放边瑞进去。

    就在边瑞正把身份证交出去的时候,听到耳边传来了一声刹车声,一扭头看到一辆大g差点儿和一辆白色的马自达相撞。

    “你特么的没长眼睛啊,会不会开车?”大g的司机瞬间把脑袋伸了出来,冲着马自达的司机吼了起来。

    马自达的司机也不示弱,伸出头便骂道:“老子正常直线行驶,你转弯,到底是谁特么的不会开车?你眼瞎啊”。

    “我收拾你信不信?”大g司机有点恼羞成怒了。

    大g司机话还没有说完,只见马自达车子里伸出了三个同样年轻的脑袋,一个个都不怀好意的望着大g司机,大有一言不合就下来开揍的意思。

    这下大g司机突然间像是被人卡住了脖子似的,缩回了脑袋打起了转向灯,慢慢的让开了马自达的车头,灰溜溜的停到了旁边的空停车位上。

    边瑞也就随眼这么一望,等着门卫师傅把身份证还给他的时候,便收起了身份证往校园里走。

    进了校园转了一圈,边瑞发现自己遇到了新问题,他有点迷路了!

    这个事情看起来很可笑,但是的确如此。闺女的学校是个五边形,明珠的地价大家也是可以想到的,现在好不容易弄一块地那不得用到了极致?幼儿园大约就是这么想法,操场在楼顶,老师的办公室也是藏的七七八八的,根本让边瑞摸不着头脑,明明从楼梯上去了,楼梯的转角愣就不是办公室,在第二层转了一下,整个跟钻进了纸箱子里的老鼠似的,摸不着头脑。

    女儿的班级好找,但是老师的办公室可算把边瑞给难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中年女老师看到边瑞在走廊里钻来钻去的便问道:“那位同志,你是干什么的?”

    “哦,对不起,对不起,我去小2班的办公室”边瑞连忙说道。

    中年老师听了伸手指了一下边瑞的身后:“看到你身后的那一个蓝柱子了没有,从那个过道过去,向前走这么二十进,左手地方有根红柱子也不知道蓝柱子,上面画着孙悟空的,你转进去第二位门就是”。

    边瑞心道:好家伙,瞧玩意儿复杂的!

    “谢谢啦!”边瑞冲着人家老师挥了一下手,转身按着人家说的一直找了过去。

    有人提醒果然是好了很多,很快边瑞便听到了汪捷的声音,看样子正在给人道歉呢。

    边瑞一听道歉,自己则是好奇的在门口停了一下,到不是要看热闹,而是想着要是汪捷道完了歉自己进去意思一下就成了,省事省心省力就把事情给画上一个句号不是也挺好的么。

    谁知道刚听了两句,边瑞便有点坐不住了,因为对方的家长似乎有一种得理不饶人的架式,这下边瑞有点受不了了,因为起因是小男孩子抓边瑞闺女辫子啊,现在怎么弄的好像是闺女直接踹了人似的。

    想到这里,边瑞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屋里的人见到有人进来,立刻为之一静。

    进了门的边瑞发现现在屋里大大小小一共七个人,闺女的老师,还有闺女和一个不认识的小男孩,剩下的是汪捷和赵伟山,另外两个不认识的年青夫妇看样子就是小男孩子的父母了。

    “边瑞来啦!”

    老师自然是认识边瑞的,见边瑞进来了,于是冲着边瑞笑了笑,示意边瑞随意拉个椅子坐下来。

    “这位是?”男人冲着老师问了一句。

    “边靖的父亲”老师面带微笑的解释了一句。

    男子听完哦了一声。

    老师一见连忙给介绍一下,边瑞这才知道原来这对年青夫妇男的姓袁,女的姓张,同时边瑞也想起来了,这男的正是边瑞在门口遇到的那位大g男。对,就是那个差点和马自达发生擦碰的大g驾驶员。

    “那你们说该怎么解决吧!”袁先生双手抱在胸前对着汪捷问道。

    汪捷这边刚要张口,边瑞先说道:“有什么好解决的,都是小事情,小孩子在一起哪没有磕磕碰碰的,你儿子也没有受伤,这事我看就算了吧”。

    在边瑞看来十有**是小男孩想和自家的闺女玩,但是又不知道如何引起小丫头的注意,这才动手揪闺女辫子的,这是男孩子不成熟的表现。至于边瑞是怎么知道的,那是因为边瑞也小过,以前也干过同样的事情。

    “什么?”

    张女士这边一听立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泰迪似的,全身毛都像是要炸起来一样:“你要知道你家的女儿踹了我儿子!你想就这么算了,没门!”

    边瑞道:“我听到的版本好像是你家的儿子先揪我女儿辫子的吧!”

    “揪一下就要踹我们吖!你知道我家的儿子有多金贵伐啦?”张女士差点便把手指到边瑞的脸上来了。

    边瑞轻轻的拍过了她的手指:“有事说事,没事别指指戳戳的”。

    话说完,便听到汪捷冲着自己说道:“边瑞,冷静一点,咱们今天是过来解决问题的”。

    边瑞听这话有点摸不清楚了,自己这边很过份么?怎么自己没有觉得呢,反到是觉得这一对夫妇整天像两只斗鸡狗似的,怼天怼地的一副欠捶模样。

    “过来!”边瑞冲着闺女招了一下手。

    等着小丫头来到自己身边的时候,边瑞把女儿直接拉到了怀里,一边帮着女儿整理衣服一边说道:“以后不要随意打人更不能踹人,遇到这种情况先报告老师,如果老师不能解决咱们再自己解决。现在和你的同学一起回班级上课去吧”。

    说着边瑞冲着闺女的小屁股轻轻推了一下。

    小孩子哪里有什么隔夜仇,别说是隔夜仇了就算是打了一架,没一会儿也能勾肩搭背起来,小丫头听到父亲的话,冲着小男孩说了一声咱们回班去吧,两个孩子便一蹦一跳的出了办公室。

    “你是谁啊,老师都还没有发话呢”袁先生一瞅边瑞这作派,立刻不乐意了,顿时觉得边瑞这是宣宾夺主啊,对着赵伟山两人的时候,这位觉得自己还收敛一点,但是对上边瑞这位是一点收敛的意思都没有。

    袁先生觉得边瑞这打扮一看就知道是个混社会的,而且还是没有混出头的那种,而且现在哪里还有什么社会大哥,几年扫黑扫下来,明珠不知道多少大哥吃起了牢饭。

    以前人前称大哥觉得牛逼,现在敢人前称大哥什么的都是不入流的混混,人民专政国家哪里容的下这些蝇蝇鬼鬼的。

    “本来就是一件小事,孩子打打闹闹又没出什么事情,大家是不是有点小题大作了?”边瑞根本不想搭理他,继续慢悠悠的说道。

    “赔钱,今天你们要是不赔钱就别想走”张女士冲着边瑞几人说道。

    说完直接扭过了脸,一副我不想和你们这些人说话的模样。

    边瑞听到这话转头看了一下老师,原本指望老师能说一句话,谁知道看到的居然是老师脸上给出来一个尴尬的微笑,这让边瑞心里忍不住要骂娘了,感情你把我们都叫过来就想着把自己摘出去是不是?这其中就没有你们的原因?

    一瞅老师是指望不上了,边瑞这边便开始琢磨了起来。

    赵伟山这是似乎是有点烦不了,着急的看了一下表张口说道:“多少钱?”

    “五万,不,七万!”张女士一听立刻扭过了头来,冲着赵伟山先伸出了一个巴掌,然后瞬间觉得不对,又比划成了一个七。

    边瑞心中顿时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心道:你们这公母俩都开大g了,怎么还是一副见不得钱的模样,一张口五万,七万?”

    边瑞出声说道:“赵伟山,这事情不能这么解决,原本就不是靖靖的错,怎么反到是我们要赔钱了!天底下就没有这种道理”。

    赵伟山听到边瑞这么说,冲着边瑞笑了笑然后继续装起了哑吧。

    “不给钱今天这事过不去!”张女士一看,立刻又冲着边瑞横眉冷目起来。

    “那我到是想看看今天什么叫过的去,什么叫过不去!”边瑞最不怕就是耍横的,轮起耍横来这两个连个屁也不是,就他俩这小身板,如果没钱壮胆,估计怂的跟两条丧家犬似的,边瑞如何会怕这两位炸刺不炸刺。

    这事情真是小事情,如果遇到讲理的,大家说一下各自回家训一下孩子就算了。

    边瑞小时候都是这样的,孩子打架大人跟本不会搅和进来,别说是这样没破没伤的了,就算是鼻青脸肿大人们遇见也得问清缘由啊,现在明明是他俩的错在先,怎么两个还理直气壮搞的跟受害者似的,边瑞没有心情贯任何人的毛病,赔钱那是不可能的,至于拖?那随便!反正哥们有的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