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第102章 打算

    带着客人们到了自己的家,边瑞先给周政、胡硕仨人安排了住处,傅青绪老爷子一行人说是下午就走,于是边瑞也就没有给安排,只是老头子先参观自己的小院子。

    把空间里的琴拿了出来,边瑞便抱给老爷子看。老爷子接过了琴便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抱在膝上不肯放弃。

    至于胡硕和周政那边则是因为谁睡哪一间,开始了小小的争执,边瑞也不想搭理这两人,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

    边瑞先是去看了一下自家的小鸡小鹅,见这些小东西都是活蹦乱跳的,随手喂了一些东西,然后便和众人告了个辞,回父母家把闺女的抚养权将要回来的好消息告诉老人家。

    边瑞带着小跑一路回到了父母家的院子,跑进了院子看到奶奶,妈妈还有二奶奶带着两个婶子都在院子里,正在捻弦呢。

    “奶,妈妈……!”边瑞先打了一圈招呼。

    边瑞的奶望着孙子一额头的汗,有点儿责备的说道:“这么大人了,什么事这么着急,就不能慢点走?刚听人说你回来了,我这边正想着找人去把你叫过来说说这丝弦事情呢,没有想到你自己来了。既然来了就把事情给好好说道说道,你二奶奶和两个婶子也都想知道”。

    边瑞摆了一下手,喘了几口气之后才说道:“这事先不急,汪捷说把靖靖的抚养权要给我了!”

    “什么!”边瑞的奶奶一听,一下子站了起来,直接把屁股下的小板凳给带倒了,走了两步拉着孙子的手:”你说的事情是真的?“

    ”千真万确,汪捷说过两天就把靖靖的抚养权通过律师交还给咱们”边瑞开心的说道。

    边瑞的母亲一把搀住了婆婆,伸手在婆婆的后背上轻轻拍了起来:“妈,妈,咱们别那么激动,坐下来听小瑞说”。

    边瑞的母亲生怕太激动把老太太给激出什么来,怎么说也是**十的人了,有个万一就不是小事。

    老太太听了连连点着头:“嗯,嗯,我不激动,这个汪捷可算是干了一件好事,咱们家的小宝贝可算是回家了,也不知道现在这社会怎么了,咱们边家的娃子还不能回到边家来了,凭什么姓边的孩子送给姓那个啥的养,咱们养不起么?就算是咱们这房没人了,还有宗族们在呢,哪里轮的到他们外姓人养……”。

    边瑞伸手和母亲一起扶着老太太坐了下来,顺带听着老太太又唠叨了一遍法官这个‘昏官’。

    二奶奶几人一听,连声向着老太太和边瑞的母亲说着讨喜的话,村里谁都知道,边靖有多招人疼,说是四个老人的眼珠子也不为过,一直以来这重孙女、孙女不能在身边,四个老人可没有少背地里抱怨,现在好了,一家子终于能生活在一起了。

    “说说,怎么回事”边瑞的母亲冲着儿子问道。

    边瑞这边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下。

    二奶奶这时插口说道:“这人也真是的,自己儿女双全了也该让咱们小瑞享一下天伦之乐了”。

    “谁说不是呢,小瑞,等过些日子婶子给你挑个好的!“

    边瑞一听立刻摆手说道:”婶子,我这里事情还多着呢,现在真没有心思想这些事情,等过一眼时间吧,过一段时间咱们再说“。

    另一位婶子笑道:”瞧你,人家小瑞想媳妇还用你动手,你说的姑娘再漂亮还能漂亮的过学校那边的颜老师?“

    “那倒是,小瑞,把颜老师弄回来,这丫头要是生出来个娃儿不知道有多漂亮呢”。

    边瑞:“……。婶子,你们可别乱说,我一个离了婚的随便说,但是颜老师还是个大姑娘,别到时候让人家难看”。

    两婶子笑道:“我们知道了,也就是跟你们说说,平时谁说这个去?”

    边瑞才不相信她俩的话,这帮子婶子姑姑什么的嘴里在这方面要是实话那才是出鬼了,不过也不能明摆着说我不信你们,那就是找抽了,别说是婶子,就算是嫂子也能拎着个棍子撵的边瑞这个小叔子满村子跑。

    边瑞可以上手抽别人,甚至不大几岁的堂兄也能揍,但是嫂子婶子什么的可真不好惹!

    “那你回来干什么,不等着把我的小乖乖接上一起回来?”边瑞的奶奶有点儿迫不急待了。

    边瑞说道:“这事情也不是那么好办,加上我这边还有点事,所以我先回来,等汪捷给了信就去把孩子给接回来”。

    “对了,你不说我还忘了,你说的丝弦的事情说一遍,算了,也别你说了,过一会你去找你大爷爷,把这事情和你大爷爷说一遍”边瑞的奶奶说道。

    边瑞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于是张口道:“怎么和大爷爷那边又扯上关系了?”

    边瑞的奶奶说道:“那么多钱咱们两家就赚了?这么做我和你二奶奶都觉着不合适,我们想着让村里的老姐妹都过来,每家再带上一两个媳妇,至于这钱该怎么分,到时候大家商量着来……”。

    边瑞算了一下,这么一搞,一家一年也能有个五六万的收入,不过一共也就那么一点丝,总不能大家就这么当没活似的搞吧?

    “这才多少活啊,这些丝也就是够您这几位做的,一下子进来那么多人是不是太多了一些?”边瑞问道。

    二奶奶这时说道:“所以找你回来啊,其实不光是三株老桑树可以养蚕,别的树也是可以的,只是喂出来的蚕太胖了一些,吐出来的丝稍微粗了一些,想一制弦就得减丝才行,减了丝之后质量,还有韧性什么的就要差一些,不过差归差,也有现在这弦的七八分,以前老道祖是不喜欢用,现在既然这个能卖出这么高的价来,就是不知道用粗丝制的弦能不能卖的出去”。

    边瑞听了这话,想了一下回道:“这个我还真不好说,因为我从来没有用过您说的弦”。

    “这个简单,我拿了一副过来,你试试看”说着二奶奶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副丝弦。

    边瑞接到了手中,看了一下发现这丝弦就是白弦,不像是制出来的冰蓝弦一样,仔细一看隐约的还能有一点冰蓝色的意思,但是猛一看肯定是白的,只是比现在市场上的弦多了一点半透明的意味,远没有冰蓝弦那么漂亮。

    “那您老几位的打算是?”边瑞接过了弦,一边看一边问道。

    二奶奶说道:“我们是打算把村里的手巧媳妇都组织起来,新手就做这白弦练手也能换点钱,技术好了,本事大了做冰蓝弦,这样一来大家都有了收入,二来呢也能把收入稍微拉开一点,这样的话也可以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

    “这主意真不错”边瑞点头说道。

    突然间边瑞想起来家里不是有傅青绪这个老头么,自己不知道这白弦是什么价格,但是他肯定知道啊,等会去问一问这白弦有没有市场,有在的话市价大约是多少,合适的话二奶奶说的这事情还真能操作的起来。

    “我说二奶奶,您这想法还真的挺牛气的呀,我瞧着您要是再年轻二十岁,一准能弄个上市公司出来”边瑞随手拍了一个马屁。

    二奶奶听了摆了一下手:“我哪里知道这个,这事儿是你十哥提的,说是这么操作好,分出了收入,还免了大锅饭”。

    提到十哥,边瑞明白了,原来是请了专家啊。

    边瑞想了一下又问道:“可是这么多人做,技术怎么保密啊?”

    二奶奶笑道:“大多数人就是缠弦,揉弦,接触不到浸胶的方子,这个方子就是咱们两家知道,而且就算是有人偷了胶的方子也不怕,没有那三颗老桑树别人也没用,就算是想捻出这白弦来,也得是这老桑枝发出来的,还得种在咱们附近这片地方才成,除开了周围的几个村子,别家也弄不起来”。

    奶奶这时接口说道:“还有蚕不是握在咱们手中么,听你二奶奶说,咱们这蚕和别的蚕不一样,吐出来的丝又细又韧,不像是别的蚕吐出来的丝又粗又短。到时候蚕种握紧了,桑树看好了,胶方子再守住了,这东西别人就算是偷也是白想”。

    现在这其中最主要是其实是蚕种的问题,大家知道咱们中国人有非常久的驯养蚕的历史,不说别的只说汉墓中出土的那件丝衣重量只有49克,现在根本复原不了。

    就是因为以前的蚕种都是瘦小的,后来经过长时间的驯养,一代代的选择,这才有了现代的一条条白白胖胖的蚕,吐出来的丝粗而且比起原来的蚕来说出丝量大,但是长度和韧性就差了一些。

    这是一千年进化的结果,你再想把现在的蚕挑到那时候候,估计也得要经历千把代。

    老祖留下来的蚕是老蚕,个头只有现代家蚕的一半大,而且身体发灰足发蓝,吐出来的丝很不好抽,又细又长的老蚕丝这才是冰蓝弦最重要的东西。

    至于浸的胶什么的,当然也重要,只是相对来说不如蚕种重要罢了。

    “还是要注意,最重要的其实是蚕种”边瑞说道。

    二奶奶道:“我们也想到了,到时候这蚕种咱们交到村里去,等着每一次开蚕的时候大家一起,还有蚕在蚕室中的时候除了几个人,别人不能进去,而且这蚕室还要装上监控什么的,总之打起精神来把这东西守住”。

    边瑞有点儿吃惊于大家想的那么周道了,果然是自家的东西再小从来都是值钱的,不是自家的东西那一点不心疼,反正都不是自己的,还保个毛的密啊。从这里边瑞看出了大家对于私家的东西那是想尽了办法藏,不像是公家的东西谁都不在意,反正丢不丢都不是自己的。

    ps:明日开始三更,第一更早上三点,第二更正常下午三点,第三更还是老时间晚上七点。谢谢各位大大的捧场,边瑞开心的小日子要到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