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新赠殡葬服务

    齐源看着正盘坐在那的李长寿,略微一愣,扭头瞪着灵娥。

    “你不是说你师兄昏迷了吗?

    他这不好好的!”

    灵娥眨眨眼,突然指着齐源身后道了句:

    “师父快看,师兄元神出窍了!”

    “嗯?”

    齐源老道转身看去,却见自己大徒弟,正对自己露出一丝带着歉然的微笑。

    一缕沁人心脾的香气,钻入齐源老道的鼻尖,在这老道还未反应过来时,那股药力已作用在了他元神。

    本就是底子弱了许多的浊仙,齐源老道双眼一翻,身形缓缓仰倒……

    ‘李长寿’手疾眼快,拽出一只兽皮麻袋,将师父直接罩入其中;

    轻喝一声:“小!”

    这只用十多种灵兽皮炼制而成,‘师父专用定制版’装人麻袋,瞬间化作荷包大小,被‘李长寿’递给了灵娥。

    灵娥将手中的瓷瓶封住,有些不安地道了句:

    “师兄,咱们这么算计师父,后面会不会……被师父骂死……”

    ‘李长寿’负手而立,传声道:

    “师父的性子你也知道,若有强敌来犯,师父定是冲在最前,我事后会跟师父好好解释。

    按此前几次演练的那般,师妹你就在此地等候,稍后门内钟声起,门人弟子赶去破天峰时,你就用土遁,将师父和我,先半步带去地脉。

    我要用纸人去帮忙斗法,心神不在此处。”

    灵娥也面露正色,道一句:

    “嗯!师兄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你跟师父的!”

    “不必太过担心,我会一直守在你跟师父身旁,”‘李长寿’传声道,“就算这次保不住度仙门,我也会保住你们。”

    灵娥咬了下嘴唇,小声问:“师兄,我心底还是有些不安……

    你现在,到底什么境界了?”

    ‘李长寿’嘴角一撇,“返虚八阶。”

    “哦,”灵娥抿了抿嘴,并未多问。

    李长寿笑了声,不再多耗费心神,毕竟后面要用心力的地方,还多得是……

    这具纸道人坐在丹炉前,闭上了双眼;

    灵娥也在自己师兄身旁跪坐了下来,将装有师父的布袋绑在束腰上,静静等待钟声响起。

    虽然她此时不知强敌到底是何事,但师兄说有,那八成是没错了……

    另外两成

    有可能,这还是师兄对自己的小测试!

    ……

    在这对师兄妹,合力搞晕师父的同时;

    三千里之外、两个方向上,两股‘敌军’也已冲入了毒阵最密集的区域。

    若从空中俯瞰,能看到一些‘奇景’。

    两群如蝗虫般的黑影贴地飞驰,但却走走停停,阵型时不时被扰乱;

    他们前方、两侧的各类地形中,总会毫无征兆地喷出一股浓雾、卷来一阵粉末。

    哪怕他们都已有所防范,每次毒阵爆发,总不免有数道身影倒在了地上。

    对这种情形,李长寿也是略微有些赞叹……

    ‘对方此时,竟然还没回过神来。’

    按理说,这些家伙发现第一个毒阵开始,就应该觉得自身已经暴露了;

    李长寿此前最担心的,就是这些傀儡会直接飞到空中,直接扑向度仙门山门,那后续的毒阵也不会有太多效果……

    可正如李长寿假设的那般,成为‘傀儡’之后,这些妖、人、灵,已失去了大半的思考能力,只知听命行事。

    给了毒阵相当不错的发挥空间。

    算了算两股强敌距离山门的距离,已经接近两千五百里。

    李长寿心底一叹,借两只纸道人之手,将这两个方向上,剩余的毒阵完全开启。

    早知道对方头这么铁,他在几个方向同时多搞十倍数量的毒阵,说不定能将这次师门危机化解大半……

    罢了,长老给的毒丹也没那么多,空想无益。

    树干中、水潭底,两只完成了自己前半段使命的纸道人,潜踪匿迹,暂时退场。

    而李长寿的心神……

    瞬间挪移到了【爆】字叁号、伍号纸道人身上!

    不过须臾,离护山大阵只有几里的一处密林、一条溪流,分别飞出了两名冷面老道;

    他们直愣愣地飞到了空中,在西南、西北两个方向,俯瞰度仙门。

    这两个老道所处方位,完美对应两股来犯之敌!

    他们身上的气息正在乱颤,浑身上下仙力涌动。

    度仙门内,一道道仙识探了出来,顿时被这两名老道身形所吸引。

    一名面容苍老的长老喃喃出了众仙的心声:

    “这两位道友要做什么?怎么看着,如此面生……”

    啪!

    黑暗中,李长寿打了个响指,迅速将自己的心神从两只纸道人身上收回。

    “都睁开你们的眼睛看看!”

    这两个老道各自仰头大吼,由内而外爆发出璀璨仙光……

    言罢,竟在大阵之外当场自爆!

    轰鸣声若滚滚天雷,爆涌的仙力化作气浪跌宕前冲,将护山大阵吹的不断颤抖!

    也让度仙门上上下下目睹了这一幕的仙人们……

    完全摸不着头脑。

    这是咋回事?

    突然冒出两个道人,吼了两嗓子,直接自爆了,就为了震一震护山大阵?

    给他们听个响儿?

    度仙门掌门也被惊醒,从打坐中醒来……

    金仙仙识顺着两个方位看去,顿时发现了这两批正迅速冲向度仙门的黑影!

    “不好!”

    这位中年面容的道长,一步冲出自己闭关之地,现身在破天峰之上,看向西北、又看向西南,口中一声大喝,声传数千里

    “何方宵小,胆敢来犯我度仙门!

    各峰长老、门人听命!

    备战迎敌,护卫山门!”

    主殿侧旁的大钟撞柱,立刻被两名面色惶急的真仙执事抱住,奋力敲响门内大铜钟!

    门内原本闭关的、修行的、下棋的、说笑的、搞道侣生活的,尽皆被掌门一嗓子震醒!

    各峰立刻冲出了道道身影……

    另一面,尚在两千多里之外的两群蚊子傀儡,总算发现了,他们已经暴露影踪的事实……

    带着一张枯木面具的元泽老道、与其他两位‘伪’金仙,在两个方向同时下令!

    原本贴地疾驰的身影,一排排迅速冲向空中,结成两片厚厚的云朵,同时赶往度仙门。

    这三名原本藏匿了身形气息的金鳌岛炼气士,各自的金仙威压完全爆发!

    度仙门之内,掌门与另外一道金仙境气息掠空而起,以做回应!

    李长寿暗中观察了下,门内另一道金仙的气息,竟是从道藏殿中冲出……

    那是……

    麒零长老?

    啧,这道号,果然有古怪!

    不等李长寿多想,各峰传来轰鸣声响;

    十六座较高的山峰上,十六道各色光柱自峰头冲天而起,源源不断的灵力汇入护山大阵!

    护山大阵,一改往日丝薄润滑,加厚加粗,威能全开!

    西南、西北两个方向,两朵乌云气势汹汹地冲杀而来,速度比此前贴地疾飞……其实也快不了多少。

    不顾一切,正面强攻!

    因发现敌踪较为及时,度仙门也开始按部就班的排兵布阵;

    各峰真仙、天仙开始朝着破天峰汇聚而去,而后被分做两阵,各自飞去西南、西北,外围的几座峰头。

    元仙境在破天峰之上聚集,开始准备结阵;

    各峰弟子,也纷纷被带去破天峰百凡殿;

    有琴玄雅带着几名破天峰弟子前后忙碌,引导这些无法参战的弟子、门人,有条不紊地在百凡殿前集合。

    此时倒是不必着急立刻就逃。

    护山大阵是第一道屏障;

    门内高手是第二层护卫;

    若战况不利,真的到了生死存亡之时,这些弟子和部分元仙,便会被送入地下,由地脉挪移阵离开……

    度仙门此时,绝大部分仙人都是有些懵,不知道为何会突然遭强敌来攻。

    但他们也不会引颈就戮!

    一位位度仙门的仙人,也收起了平日里的和善与笑意。

    要么咬牙切齿,瞪着远处那飞快冲来、打扰了他们清静修行的‘莫名’之敌;

    要么面色铁青,目中满是怒火,道心之中也起了怒意。

    虽也有人面露紧张之色,心生担忧之感,但大部分度仙门纸人,此刻都未掉链子……

    此时小琼峰上。

    李长寿布置的各层大阵已经开启,这里已是一处险地;

    而灵娥已经扛着‘人字叁号’,带着被迷昏的师父,施展土遁,朝着地脉慢慢摸去……

    蓝灵娥那纤柔的肩头,仿佛扛起了小琼峰的未来!

    这一刻,她也一改往日玩闹的性子,眸子中光芒不断闪动,机警程度远超常人。

    而空荡荡的丹房,书架某个角落;

    一只竹盒被推开,又一纸道人现身,背上写着‘天·捌’二字。

    纸道人跳到地上,身形摇摇摆摆,化作了齐源老道的模样,手中握着三枚控阵玉牌。

    李长寿留了少许心神在此地,用作观察门内大战;

    随后便一心多用,将数千里外原本控制毒阵的地字叁、地字伍两只纸道人,从树干、水潭中捞了出来。

    它们的活,还远远没做完。

    两只纸道人动作几乎完全同步,各自袖中跳出了一只只原版纸人。

    随后,两只纸道人施展土遁,朝着毒阵曾爆发之地摸去;

    两边各有四只纸人,化作老中青不一的男女,紧跟在纸道人上方,向前飞掠……

    那些傀儡不管同伴的尸身,李长寿却不能不管。

    除了那些尸身,纸人们开始处理各处飘散的毒雾,以免留下什么后事,招惹出新的因果。

    爱护洪荒环境,灵灵有责。

    两个方向,总共有八只原版神通的纸人做苦力,而两只有李长寿元神之力的纸道人,则躲在地下暗处,不敢露头……

    没办法,防蚊工作需时刻牢记!

    这两组八只纸人分工明确,配合默契,行动高效且平稳。

    用纳毒宝袋收起各处弥漫的毒素;

    破坏掉此前没被触发的毒阵;

    收集各处尸身,顺便摸走对方身上的储物法宝……

    处理了半程,度仙门山门处,传来雷声阵阵。

    护山大阵之外,五位金仙已是交上了手,斗法的余波,让这一小片天地都为之变色。

    度仙门掌门自西南方向以一敌二,麒零长老自西北方向拦住另外一名金仙强敌,阻拦对方三名金仙高手靠近度仙门护山大阵。

    各类宝光交错,双方板砖互砸!

    但护山大阵之外,那些气势汹汹的众天仙,已开始轰击阵壁……

    李长寿并未多管,继续忙碌自己的。

    现在还不是【天】纸道人登场的时机,对方轰击大阵也要有个过程。

    两边的纸道人加快行动,总算赶在护山大阵被轰破之前,将对方留下的尸体聚在了一起,将那些弥漫的毒气也清扫干净。

    随后,两把罗天宝伞被扔到空中,撑开两道隔绝阵法。

    四只纸人各自扔出一只摄魂珠,高强度搜索残魂,又分别摸出了木鱼、铜铃、梆子、唢呐。

    敲木鱼者诵度人经;

    打梆子者诵消灾祈福咒;

    摇铜铃者诵往生咒;

    而那抓着唢呐的两只纸人,抬手洒出一片片三昧真炎,将两地的妖、人、灵之尸身尽数点燃,随后便深吸一口气,仰头吹起了悲怆的曲调……

    现在起,战后除却强行超度,附赠殡葬服务!

    五位金仙在度仙门附近斗法,打出漫天霞光,震的大地颤鸣。

    李长寿暗中关注了一阵,等待少顷,两边的尸身已经烧完,各自经文也诵读完全,地面留下了两大堆黑色的灰烬。

    这次便由四只纸人同时出手,将那些灰烬吹散……

    特殊时期,只能牺牲一点仪式感了。

    反正这一战还有很多机会……

    八只纸人各自清扫完痕迹,施展土遁钻入地下,回了那两只纸道人袖中。

    而这两只纸道人正式‘完成任务’,朝着此前的藏身地而去,等待被李长寿回收或销毁。

    若度仙门能守住,自然是有回收的机会,纸道人炼制不易;

    若度仙门这次真的守不住,那也没辙,这些纸道人和纸人,只能统统毁掉,不留半点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