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哭,也是门技术活

    护山大阵被突破的一瞬,用仙阶风语咒伪装成万长老的嗓音,对酒乌师伯传声之前;

    李长寿心底也泛起过一丝疑惑。

    掌门他……

    到底行不行……

    身为度仙门掌门,与度仙门认领的开山祖师度厄真人,必然存在某种关联;

    按理说,自家的这位掌门,大小应算是人教的‘小人物’。

    外出斗法本就为护持护山大阵,却又被对方一剑劈到护山大阵!

    不过,考虑到掌门正在以一敌二,而且这三名来历不明的金仙背后,还有个洪荒狠人‘蚊道人’在……

    唉,做一派之掌门虽威风,但也挺不容易。

    李长寿除却加强随时跑路的准备,也暗下决心,哪怕自己今后有幸道成大罗,也绝不去开山立派,徒惹因果。

    护山大阵一破,门内再无屏障。

    破天峰看似是最中心、最安全之地,实际上,这里才是最为凶险之所在。

    若空中激斗的金仙,再有一剑落下,必然是斩向主峰!

    所以,李长寿宁肯牺牲一些平日追求的隐蔽性,让自己与师父、师妹不出现在破天峰,也要安排灵娥扛着‘人叁’、带着师父,先一步去地脉挪移阵附近等待。

    隐藏自身,是为了免遭算计,终归也就图【平安】二字;

    自不可本末倒置。

    有三只纸道人守护,此时灵娥的安危也不必担心。

    人字一号、贰号纸道人,早先就被李长寿送给了师父和师妹。

    传声给酒乌师伯之后,李长寿的仙识扫过破天峰,见到了同辈的年轻弟子们……

    看着那一张张有些茫然无措的面容,心下轻轻一叹。

    ‘倒是,不能要求别人太多。

    做好自己的事、尽自己一份力就够了。’

    当下,他继续掌控纸道人穿行于大地之中,赶往度仙门山门。

    ……

    “破了?”

    “大阵破了!”

    百凡殿前,众弟子看着那炸散的护山大阵,感受着那突然增加了数倍的金仙威压,大多都在这一刻慌了心神。

    有琴玄雅咬着嘴唇,站在大殿飞檐之上,仰头直面空中的金仙激战。

    又有一股股斗法的余波,化作阵阵风浪席卷而来!

    西南西北两侧,两场千仙大战如火如荼!

    漫天流光闪烁,一道道人影却在朝破天峰方向缓缓靠近……

    只从这般情形来判断,他们度仙门一方,已落了下风。

    这,怎么办?

    有琴玄雅看着手中的玉符,这是开启地脉挪移阵的关键,也是众弟子能逃生的路径。

    ‘若是长寿师兄在此地,他会如何做?’

    嗯,定会是将师弟师妹送出去后,与敌决一死战!

    她不禁如此想着,心底渐渐有了决断。

    ‘将同辈弟子,平安且一个不落的带出去,再回来为门内尽一份力!’

    正此时,酒乌提着长剑匆忙费来,直接越过众弟子头顶,朝着殿内疾落。

    有琴玄雅身形一转,自飞檐落下,连忙跟入殿内。

    她本以为,这位门内真仙执事急匆匆赶来,应是来此地准备开启向下的通路,想跟上来相助酒乌一臂之力。

    可,让有琴玄雅,以及殿外弟子们都没想到的是……

    这矮道人一声哀嚎,在百凡殿中那具画像前,叩头就拜……

    “教主在上!

    教主在上!

    请教主大显圣威,救救我度仙门吧!

    我度仙门奉行教主教诲,清静无为、安心修行、护卫人族,却遭了这无端灾祸,被人利用,意图挑拨三教安危!

    教主在上!

    救救我们吧!”

    咚咚咚几个响头磕了下去,酒乌趴在那一阵呜咽。

    有琴玄雅见状,却是鼻尖微酸……

    莫非,度仙门今日当真渡不过这般劫难了吗?

    可明明,现在只是刚刚接战,护山大阵虽破,但己方仙人伤亡并不大,破天峰还有大阵可守,也没被对方打进来……

    这执事哭的,却像是已经快全军覆没了一般?

    大敌当前,有琴玄雅心底也有了些许茫然。

    酒乌低头哭嚎一阵,心底毫无感应,没有半点正被注视之感……

    这矮道人抬头看了眼画像,眼底带着少许疑惑,随后又是吸了口气,悲声将刚才的‘台词’重喊了一遍。

    不少弟子涌到殿门外,听酒乌在那哭喊呜咽,大都是面露悲戚;

    与此同时,另一边……

    李长寿暗中掌控四只纸道人,已经迅速完成包抄‘敌军’后路的准备。

    这四只比原版纸人,费了近十倍‘纸张’的【天】字纸道人;

    携带着,他此前注入的满满的仙力,以及他此时最高水准、无色无味的毒丹毒粉;

    在地下静静潜伏,随双方战线推移,缓缓向前……

    现在的这般激战,四只纸人只要一冒头,必然会被瞬间轰杀。

    必须要有耐心,必须静待时机!

    只有将四只纸道人的作用,发挥到最大,才能不辜负……老树们殚精竭虑的付出!

    偷袭这种事,讲究的就是‘胆大心细下手狠,挫骨扬灰潜踪退’。

    两个方向上的度仙门众仙,正如李长寿此前所料的那般,正且战且退;

    这让李长寿等待的时机,正稳步到来。

    度仙门众仙在这种‘大型械斗’中,表现的十分团结。

    若有人受伤,必会被人拉去后方,身旁有余力的同门也会迅速驰援;

    但也正是这般互相援护,让不少仙人的实力无法完全发挥,总体只能不断后退。

    外围山峰已经丢了六座,虽因互相驰援,度仙门众仙身陨的却不多,但五成仙人都已受伤……

    那些蚊子傀儡却是另一个极端;

    他们根本不顾彼此死活,只管疯狂前攻。

    就如一群心神相通的凶兽,彼此配合默契,只求将各自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完全爆发出来。

    李长寿心底一叹……

    这个蚊道人也是有点东西。

    此时尚且没到合适的时机,李长寿也不由分了一缕心神,用仙识扫了眼,在他看来此战最重要的人物

    酒乌。

    要想从根本上化解度仙门的危机,让西方教或是其他宵小之徒不敢再算计度仙门,其实只有一个办法。

    请‘大腿’现身!

    在度仙门生死存亡的时刻,师伯如果哭的好,哭来一两位真正的人教高手出手,那度仙门不仅此时危机可解,今后也可无忧!

    可……

    李长寿仔细感应了一阵,暗自皱眉。

    酒乌师伯不断呜咽哀嚎,当真也能令闻者悲痛、见者伤感,但那画像周遭……

    毫无波动。

    哭的力度不够?

    人数不够?

    还是台词不行?

    李长寿心底迅速思量,仍不忘关注着两边大战,控制纸道人暗中跟上。

    酒乌又‘哭’了一遍,画像周遭还是毫无道韵波动。

    很快,藏身黑暗中的李长寿心底又有了决断,施展仙阶风语咒,对殿门处站着的有琴玄雅,悄然传声……

    “有琴师妹,先到殿外借一步说话。”

    有琴玄雅先是一怔,随后便转身出了大殿,没有丝毫犹豫。

    李长寿传声道:“我听酒乌师伯在其内哭诉,突然想到,这或许是救咱们一门的办法。

    只是酒乌师伯哭诉的法子不对。

    为兄人微言轻,师妹身为度仙门首席弟子,可愿试上一试?

    若愿,直接点头便是。”

    有琴玄雅立刻点头,目光在各处搜索,却找不到李长寿的身影。

    忽听上方一声巨响,众弟子连忙抬头看去,见云上光芒闪耀、雷霆横绽,一股股元气波动袭向下方。

    大殿外围的那二百余元仙尽皆爆发仙力,凭简单的阵法撑起一层仙力壁障,让众弟子免遭斗法余波冲击。

    又听一声怒吼,云中突然出现了一头浑身冒着紫色火焰的神兽!

    它仰头咆哮,身周火焰四卷四面八方,迫得它身前那名带着枯木面具的敌方金仙急忙后退!

    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但这神兽身上缠绕着一缕黑气,给人一种‘虚弱’之感。

    度仙门麒零长老,已化出了本体!

    而百凡殿之前的有琴玄雅,也听到了李长寿一阵叮嘱,秀眉轻轻皱了起来。

    李长寿传声问道:“这些话都记住了吗?

    如果能记清楚,就用力点头。”

    有琴玄雅重重地点了下头。

    李长寿忙道:“记得一个字都不要落,将这些话强行记在你元神中。

    此事稍后也莫要说我提醒的,就说师妹你有感而发!”

    有琴玄雅轻轻点了下头,对长寿师兄这般‘高风亮节’,早已是无比钦佩。

    李长寿又道:“接下来,找一种情绪,让情绪发自内心,想一些让你悲愤的事。”

    让情绪发自内心……

    悲愤的事?

    有琴玄雅心底有些不解,在李长寿指点下,迅速找着感觉

    她好像,没什么值得悲伤之事,亲人安好、修行顺畅,师父对自己十分不错。

    有琴玄雅忙道:“师兄,我一时想不出!”

    她嗓音稍大了些,周遭几个弟子看了过来;

    有琴玄雅立刻转身,面朝着殿内。

    李长寿的传声在她耳中萦绕,依然不急不缓,“不要急,这种时候,越急越容易耽误事。

    嗯……

    你现在立刻想一件,你最钟爱的事物,可以是宠物之类的。”

    有琴玄雅低喃道:“师兄送我的灵兽可以吗?”

    “嗯,很好,注意自己情绪,想象它在你面前,正对你轻轻摇晃着尾巴,然后……

    突然被一块山石砸到,不幸去世,头破血流,十分凄惨,你埋葬了它。”

    有琴玄雅轻轻咬了下嘴唇,心底浮现出自己埋葬那只小灵兽的情形,眸中一阵自责,面色无比黯然。

    但李长寿很快发现,她的情绪只是单纯悲伤,少了些‘愤怒’。

    于是,李长寿又加了句:

    “然后,你一时不察,这只小灵兽的尸身被人盗走。

    你寻着踪迹一路查看,一路查看,缓缓向前……”

    有琴玄雅下意识迈步向前,再次进入了殿内,而李长寿的嗓音如魔音入耳,影响着她的心神:

    “它,被人挖出来烤了。”

    有琴玄雅那双秀目之中,顿时满是悲愤。

    黑暗中,李长寿立刻传声:

    “对!就这般情绪,保持住!

    去酒乌师伯身旁!

    点三炷香,跪拜之后扣头三次,说出那段话!”

    有琴玄雅轻轻吸了口气,立刻迈步向前,李长寿也瞬间散掉风语咒;

    仙识不敢入殿,只是远远观察。

    就见,有琴玄雅这位度仙门年轻一辈首席大弟子,绕过在那呜咽的酒乌,拿起三柱紫香点燃,插在了香炉中;

    随之又后退两步,跪在了酒乌身旁的蒲团上,低头磕了三个响头。

    酒乌扭头看了眼,带着几分疑惑不解。

    她长发有些散乱,冰蓝色长裙若莲花一般绽放,面色颇为凄然……

    “道门弟子玄雅,今启本门道承之源,三教太清圣人老爷!

    度仙门得度厄真人传下无为经,以此为立门之基,奉太清圣人老爷为祖师,以道门正统而居。

    今,外魔算计,乱度仙道承,居心歹毒,与我度仙门毫无前因!

    绝非我度仙门有招惹此魔!

    望请圣人老爷明察!”

    言罢,有琴玄雅再次跪伏了下去,口中开始诵读《无为经》上卷。

    一旁酒乌愣了下,怎么感觉……她说的这些,比自己刚才喊的,更高级一些……

    这次……

    随着有琴玄雅诵读无为经到第二句,前方那画像,轻轻晃动了下。

    一抹无法形容、难以感受、晦涩之极的道韵,自画像飘出,又消失于画像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