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余威犹在大魔王(李亢白银触发加更丸5-1)

    “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还好大魔王余威犹在,黄崇身体依然软着,而且一点也没想过反抗,任由李亢捂着他的嘴,回了一个“好好好,都听你说”的眼神。

    看了看办公室,李亢觉得这里不太靠谱,万一声音传出去了怎么办,万一有人进来了咋办?

    于是李亢想了想,忍痛带黄崇去了附近的一间茶室跟他解释。

    至于为什么不带他回家,毕竟家还近一点也更安全,这里面自然有李亢的考量。

    工作被暴露了就罢了,家要再露馅了,沪市可没什么地方还能让他躲了!

    拉着脸色煞白,兀自冒着冷汗的黄崇一路穿过大办公室,李亢成功收获无数侧目。

    因为李亢因为紧张,也怕他挣脱,居然没留意用了十指紧扣的拉法。

    所以大家都不自觉的把眼神往他们俩牵在一起的手上瞟着,李亢那急切的样子,黄崇虚浮的脚步,那面色惨白生无可恋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有些想入非非。

    咳咳……

    主编的威严,让大家没有当面议论,等他们走出电梯,办公室里才炸开了锅,七个人聊的火热。

    出了公司,走了十来分钟才到茶室,李亢一路拉着黄崇,黄崇如同一只木偶一样被他牵着。

    李亢关上门之后把黄崇推到一个椅子上坐下,自己也坐到了对面那张椅子上。

    面对着任他摆布的黄崇,李亢欲哭无泪,因为黄崇看他的样子,真的是像看个死人!

    他解释道:“那个,黄老师,蝗虫大大,您先别这个样子,我是活人,我没死,不信你摸摸看,身上都是热的。”

    大魔王的阴影已经根植在蝗虫心里足有一年之久,尤其是在商场遇到过那一次之后,越想他就不由的越怕。

    可以操控时间隔空取人性命的大魔王,居然时时刻刻在盯着自己,这是多么让人紧张、让人恐惧的一件事。

    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了以后,他就更加坚信大魔王在监视着自己,每次想要歇歇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回想起那张脸,越想那张脸在他心底的模样就越清晰。

    不然一年多没见了,黄崇怎么会那么快就认出了李亢。

    可是……他真是活人?

    黄崇听完李亢的话抬头看了看他,随后低头看向了两人依然相连的手上,那温热的手心和略有些黏腻的汗液,让黄崇不禁微微回神。

    死人不可能出汗,这是常识!

    “你,没死?”说话时,他的上下牙板发出轻微的磕碰声,显然还是吓得不轻。

    “没死,活的!不信你摸摸看。”李亢把黄崇的手放到自己的胸膛上,使劲按着,想让他感受到自己那强有力的心跳,以增加可信度。

    “啊!”

    突然一个不大的惊呼声传来,李亢回头一看发现刚刚打开门的服务员正瞪大了眼睛,略带兴奋的看向了他们。

    “来一壶茉莉花茶,谢谢!”

    突然被打扰,还害自己被吓了一跳,李亢没好气的对服务员说道。

    当然,最让他不爽的就是又要花钱了。

    这坑爹的茶室,李亢被别的主编带来坐过,最便宜的茉莉花茶一壶也要128。

    五分钟后服务员就端着茶壶和茶具来了。

    李亢接过来吩咐道:“我自己来,把门关上我们有事要谈。”

    黄崇抬头,眼神细细的描绘着李亢的脸颊,都把李亢都看的有些坐立不安了,他这才终于点点头说道:“我信了,你没死。但是大魔王能操控时间和空间,还能把人给变没了!我在酒吧约的姑娘就直接消失了!所以,你是被大魔王复活的!”

    这话越说,黄崇越确信一般,坐的越来越直。

    对这个年轻人,他一直有些淡淡的愧疚,毕竟人家因他而死。

    “黄老师……那个……”李亢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了:“那个姑娘压根就没上车,声音是我放的录音……她是我花钱雇来套路你的。”

    这下……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黄崇瞪圆了眼睛,面上带了一丝怒,拳头微微握紧,身体前倾,似乎下一秒就要扑上去打李亢一顿,但是奈何他内心残留的一丝恐惧感,却让他只敢摆出架子,却还是不敢发火。

    李亢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坦白道:“车被开到了郊区一个工地里,时间……是那个姑娘用你的指纹解锁手机,把凌晨一点调成了下午四点……然后再卡着时间点把你叫醒……”

    越说李亢的声音越小,越低,几不可闻。

    但是黄崇还是听清楚了,他对李亢怒目而视,终于鼓起勇气拍案而起。

    在黄崇发火之前,李亢快速说着在路上时就已经想好的说辞,他仰头用微微仰慕的目光看向黄崇,像极了一个真诚的粉丝:“我uu小说,看你一直不更新,只沉迷于会所酒吧很难受,觉得您浪费了天赋,浪费了时间,也辜负了读者。所以我只好出此下策,企图唤醒您。黄老师要告发我就去吧,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李亢说的是大义凛然,但是内心却在放声哭泣着,万一黄崇真的去告状了,自己哪怕能保住工作,这主编之位怕也是要丢!

    “系统,你赔我钱,主编一个月能拿小十万呢!”李亢在心里骂着系统,面上是毫不掩饰的苦涩,演戏扮惨,在心里骂系统两不误,然而系统理都不理他。

    黄崇闻言高高举起了手,巴掌似乎下一秒就要落下来。李亢死死闭上眼睛,打可以,求你别打脸,打一顿换你不告状我也认了。

    谁知,他等了许久那一巴掌或者一拳都没有落下,反而是肩膀猛然一沉。

    李亢眼睛睁开一条缝,发现黄崇此时面上已经戾气尽去。

    “你真的,喜欢我的书?”黄崇的声音已经平静下来,温和的问着他。

    “对,很喜欢!”李亢忙不迭的点头,佐证一般的拉出肖扬:“我手下那个作者柯北,就是因为风格跟你的有些相似我才签了他这个扑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