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大小姐的伟大梦想

    “火影爷爷!”

    雏田甜甜的叫了一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三代满脸慈祥的笑容,对于小孩子,他一向是和蔼、亲切的态度。

    对于三代火影,雏田心里很是复杂。

    站在村子的立场,三代的确是一位合格的火影,他看似中庸,实则政治手腕十分厉害,志村团藏这种老阴货一辈子都没斗过三代。

    可站在家族的立场上,三代的一些作为就很耐人寻味了。

    为了打压忍者家族,木叶首先建立了忍者学校,三代更是收了大蛇丸和自来也为弟子,想要让平民忍者成为第四代火影。

    如今木叶在册忍者三万多,其中家族忍者就只有一万不到,其余皆是平民忍者。

    像是日向家这种忍界豪门,如今也只有一千忍者左右。

    而宇智波当初的实力是强于日向的,一夜间杀死一千多名忍者,还是拥有写轮眼的血继忍者,木叶不知出动了多少忍者才能做到。

    只凭团藏的根部是远远不够的。

    或许其中还有暗部忍者伪装成根部,参与了宇智波灭族行动。

    而且木叶的伤亡绝对不小。

    宇智波灭族后,三代虽然一直在安抚忍族,可这个时候有哪个忍族敢跳出来和三代做对?

    宇智波的下场还近在眼前。

    穿越到火影世界已经八年了,其实雏田也看清了一些局势。

    火影一系虽然一直在扶持平民忍者,可忍族又何尝不是将平民忍者当成炮灰呢?

    纵观整个木叶,强者几乎都出自忍族,平民忍者中的强者,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位罢了。

    而木叶的权利,却大多都掌握在火影一系、木叶长老、以及忍者家族的手中。

    平民忍者为了木叶出生入死的执行任务,可最终得到的不过是一点点的任务奖金而已。

    而日向日足整天待在家里什么都不做,就能为日向家赚取巨大的利益。

    日向家的产业到底有多少?

    雏田了解只是冰山一角,就已经极其惊人了。

    那可是日向家一千年来的积累。

    初代成立木叶之初,为了拉拢日向家,更是许诺了不知多少利益。

    这是阶级的矛盾,只要利益分配不公,这种矛盾就永远无法化解。

    而火影要做的,就是维护其中的平衡。

    只要不打破这个平衡,就不会有人动日向家分毫。

    这一年来,日向日足已经开始培养雏田了,不只是实力,而是如何管理家族。

    三代火影笑呵呵的坐在雏田边上,也没有抢雏田的零食吃,他就是那么一说,开开玩笑罢了。

    堂堂一代火影,还能真抢小孩子的棒棒糖不成?

    雏田对三代还算熟悉,不是因为看过火影原著,而是三代时常去忍者学校演讲,给学校的孩子们洗脑。

    一脸崇敬的看着三代,雏田好奇问道:“火影爷爷,听说您是有史以来最强的火影,是真的吗?”

    别看雏田装的乖巧,可实际上雏田只是讲个笑话罢了。

    三代火影满脸的自得之色,乐呵呵的道:“那都是别人胡说的,初代大人才是最强的火影,小雏田听过初代大人的传说吗?”

    三代说的谦虚,可你为何满脸的自得与骄傲?

    臭不要脸的!

    初代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忍界大部分人都已经遗忘了初代强大的实力。

    在很多年轻一辈的忍者看来,或许初代火影和宇智波斑的实力很强,可最多也就是火影的程度,或许稍微强一点。

    三代对于‘最强火影’之称其实是很乐于接受的。

    雏田眨眨眼,一脸天真的看着三代,仰慕道:“火影爷爷好厉害,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三代微笑着抚了抚胡须,被小孩子崇拜,是他最得意的事情。

    恩?

    等等!

    什么叫人不可貌相?

    三代总觉得雏田暗地里在嘲讽他。

    ‘人不可貌相’到底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现在已经不可考证了。

    这句话原本是形容一个人的实力很强,但却十分隐晦的鄙视了对方的样貌……

    三代俯视着整个木叶的景致,安定繁荣的木叶,是三代一生最大的骄傲,也是他一生的梦想。

    “小雏田,你为什么总喜欢坐在这里吃零食呢?”

    雏田咽下一颗丸子,认真道:“因为这里风景好啊!”

    三代满意的点点头,喜欢木叶的风景,那不就是喜欢木叶嘛!

    忍者学校的洗脑教育还是很成功的,忍者家族的实力虽然很强,可终归都是木叶的忍族。

    其实纵观整个忍界,秘术家族虽然很多,但血继家族其实已经很少了。

    偶尔出现的血继忍者,也不过是小猫三两只罢了。

    而日向家作为血继家族,拥有上古三大瞳术之一的白眼,却可以始终屹立不倒。

    不得不说日向家历代族长都很英明。

    三代笑问道:“小雏田有什么梦想吗?”

    毕竟是火影大人在问话,雏田很是认真的想了想。

    拯救忍界?保护木叶?改变世界?

    太危险,也太累了!

    这些苦差事还是交给命运之子吧!

    雏田是打算说实话的,三代人老成精,雏田也不敢保证他能不能看出自己在说谎。

    说实话才是最保险的。

    考虑了好半天,雏田有些羞涩的说道:“钱多事少离家近,位高权重责任轻;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雏田还是要脸的,没好意思时说自己的梦想是混吃等死。

    而这首打油诗,说的不正是日向家的族长之位吗?

    想想日向日足吧,整天宅在家里,任务让分家的人去做,管理着日向家祖传的家业,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闲着的。

    三代火影:“……”

    其实三代火影对雏田还是很放心的。

    雏田一看就是那种没什么野心的人,甚至对火影之位都没什么觊觎之心。

    虽然出身日向家,可雏田的胃口和秋道家都有的一拼,心性却和奈良家的差不多。

    好听点说叫做与世无争,说难听点就是胸无大志、混吃等死。

    而处在火影的立场,三代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人,尤其雏田还是日向家的继承人。

    原本三代还担心雏田与鸣人私下接触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可观察了雏田一年多,三代却是放心了不少。

    三代一脸感慨的说道:“真是一个不错的梦想,可很多人却是求之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