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卡卡西绝对不能逃单

    佐助虽然有心请教,可真要让他向雏田请教修炼上的问题,佐助还真张不开嘴!

    这不止是面子的问题。

    在佐助和雏田这个时代,宇智波和日向本来就是对头。

    在宇智波灭族之前,宇智波富岳和日向日足,可没少教育佐助和雏田,在忍者学校一定要超过对方才行。

    雏田自然也发现了佐助脸上的犹豫,不过雏田没理他。

    反正鸣人和佐助日后是要成神的,现在弱一点有什么关系?

    那我们的雏田大小姐正在干什么呢?

    雏田在烤肉。

    其实雏田已经吃饱了,这些烤肉是准备带回去给花火和宁次吃的,反正是卡卡西请客嘛!

    卡卡西单身了近三十年,他十二岁就成了上忍,又在暗部工作了好几年,平时也没有需要花钱的地方,这些年来,也不知道卡卡西究竟攒了多少存款。

    雏田给卡卡西算过账,以卡卡西的存款来说,足够自己吃喝十几年了。

    以后在卡卡西手底下混,也不愁没吃没喝。

    吃完烤肉,三人组散场,雏田拿着烤肉回家。

    花火今年已经七岁了,她和雏田做了同样的选择,也去了忍者学校上学。

    不过今天忍者学校放假。

    雏田给花火送了烤肉,和花火亲热了一会,又去找了宁次。

    其实雏田也不知道宁次在不在家,如果不在的话,这些烤肉就只能雏田自己吃了。

    ‘砰砰砰!’

    刚走到宁次的小院,雏田就听到了打木桩的声音。

    “宁次哥哥!”

    “雏田大人!”

    宁次停下修炼走过来,雏田将烤肉递过去,甜甜笑道:“我今天通过了下忍考核,我们带队老师请我们吃了烤肉,这是给你带的!”

    宁次接过餐盒,笑道:“恭喜!”

    雏田和宁次坐在回廊上,宁次在吃烤肉,雏田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今天的生存演习,感觉时机已到,雏田忽然说道:“宁次哥哥,我跟你说,卡卡西老师真不靠谱,今天说好了请我们吃烤肉,可他自己却跑了,我们最后还是赊账呢。”

    宁次:“……”

    我怎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雏田瞥了宁次一眼,继续说道:“听说阿凯老师是卡卡西老师的宿敌,你能不能拜托阿凯老师一下,让他和卡卡西老师说一声啊!”

    果然……不好的预感成真了!

    宁次对雏田还算了解,在雏田甜美、可爱、乖巧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黑透了的心。

    宁次不禁为卡卡西感到悲哀,宁次不知道雏田究竟吃了多少烤肉,可雏田还打包回来了,这显然就是让卡卡西破财免灾啊!

    宁次犹豫道:“你明天可以自己和卡卡西老师说啊!”

    雏田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看着宁次,问道:“你们的阿凯老师请你们吃过饭吗?”

    宁次诚实道:“很多次了,阿凯老师虽然有些……一根筋,可他人还是不错的!”

    雏田唉声叹气的说道:“我怎么就遇不到这么好的老师呢?唉!如果卡卡西老师不去付账的话,那可怎么办啊!”

    转头看向宁次,雏田幽幽道:“我听说,如果很多人一起劝说一个人的话,效果会非常不错。宁次哥哥,你可以让阿凯老师将这件事告诉一些木叶的上忍,让他们一起去劝卡卡西老师付账……”

    “这样的话,卡卡西老师一定会付账的!”

    宁次不禁为卡卡西有雏田这样的部下而感到担忧,他未来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雏田是个小心眼。

    当然,这句话宁次只会憋在心里,永远也不会说出来,也免得被雏田记恨上。

    宁次曾经问过雏田,为什么总是在体术对战课上打佐助。

    宁次原本还以为,雏田是为了让日向之名胜过宇智波之名。

    可雏田的回答却是:宁次哥哥,你还记得我五岁那年,你带我出去逛街,我们遇到宇智波兄弟那件事吗?佐助当时对我冷哼了一声。

    就为了这件事,雏田在忍者学校打了佐助整整六年。

    所以宁次无法想象,雏田究竟要吃卡卡西多少顿,才能弥补‘卡卡西逃单事件’给雏田造成的心理伤害。

    这不,雏田不但大吃了卡卡西一顿,还要将卡卡西逃单事件闹得整个木叶上忍圈子都知道。

    雏田小手拍了拍宁次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宁次哥哥,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对了,丁次、鹿丸、牙他们应该也通过了忍者考核,我要去看看他们!”

    好么!光是卡卡西的宿敌阿凯知道了还不够,这是真要宣传的整个木叶的上忍圈子都知道啊。

    雏田又怎么可能让卡卡西逃单成功呢?

    他今天可是亲口说要请客吃烤肉的。

    如果卡卡西当真不肯付账,雏田一定会让卡卡西名扬忍界。

    从今以后,木叶的拷贝忍者卡卡西已经死了,活着的,是木叶的逃单忍者卡卡西。

    雏田还记得,原著中自己的忍道是‘我一直都是有话直说,这就是我的忍道’,虽说是学鸣人的,但有时候还是挺有用的。

    有话直说,说到做到!

    这就是我今天的忍道!

    雏田尊奉忍道,先去找了井野和小樱,然后又去拜访了鹿丸、丁次和牙。

    全程雏田只问一件事:你们的老师请你们吃饭了吗?

    请了?

    真的好羡慕你们啊!我跟你说,卡卡西老师请我们吃饭,他竟然半路跑了,我们可是赊账才能从烤肉店活着出来呢。

    回到家,雏田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明天第七班集合做任务,卡卡西肯定是要迟到的。

    雏田唉声叹气道:“好累啊!还要给卡卡西治病,得好好想想明天要用什么陷阱对付卡卡西才行。”

    “阿秋!”

    正在火影办公室向三代火影汇报工作的卡卡西,显然不会想到,如果他不去烤肉店准时付账的话,以后的他将会摘掉‘拷贝忍者’的头衔,变成名震忍界的‘逃单忍者’。

    三代揉了揉太阳穴,轻声道:“卡卡西哟,你迟到了!”

    卡卡西敢发誓,这一次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

    我去医院了啊!

    我去看一下某个内脏出没出问题。

    就是不知道,三代这老头会不会相信这个借口。

    呸!这不是借口,这是事实。

    卡卡西从忍具包中拿出木叶医院的治疗单放在火影办公桌上,有气无力的说道:“三代大人,工伤,给报销一下吧!”

    三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