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有一种长大了的感觉

    一顿简简单单的聚餐,拉近了十一个小强之间的关系。

    原本因为毕业分班,关系逐渐有些生疏的几人,也再次熟络了起来。

    一群人吵吵闹闹到晚上九点多才散伙,上忍们也喝的有些微醺,就连阿斯玛也是酒壮熊人胆,一直往夕日红的身边凑合。

    烤肉店门口,鸣人屁颠屁颠的往卡卡西那边跑,嘴里大叫道:“哈哈!卡卡西老师,那……那个,我有事想求你。”

    卡卡西翻着死鱼眼,有气无力的说道:“别说了,我早猜到你想要说什么,我已经物色好了一个陪你修炼的人。”

    鸣人不满道:“为什么,我想跟着你修炼!”

    卡卡西的语气稍微有些认真:“我手头有点事情需要处理,现在还顾不了你。”

    雏田看着那边,原著中卡卡西在中忍考试时没帮鸣人训练,大概是卡卡西身上唯一的黑点了吧!

    不过原著中这个时期的佐助已经被大蛇丸给盯上了,卡卡西也只能跟在佐助的身边保护他。

    如果带上鸣人的话,只怕也是拖累。

    “卡卡西老师,鸣人,我先回家了,拜拜!”

    卡卡西笑眯眯的挥手道:“路上小心哦!”

    “宁次哥哥,走啦!”

    招呼宁次一声,雏田挥手和小伙伴们一一告别。

    喧嚣之后,就是一个人的寂静。

    走在回家的路上,雏田有些不舍刚刚那种热闹的气氛。

    不过随着大家渐渐成长,每个人都会有只属于自己的生活,各自也都有属于自己的责任需要背负。

    这个呢……大概就叫做‘长大’吧!

    雏田已经是第二次体验这种感觉了,但心里还是有些堵堵的。

    似乎下一刻,就要自己一个人去面对整个世界了一样。

    回过头,小伙伴们也都各自散去,一些顺路的,也会一起结伴回家。

    虽然中忍考试让大家稍微懂得了一些忍者世界的残酷,可说到底,大家都是在和平年代成长起来的孩子,哪里懂得外界的风风雨雨。

    大家都被保护的太好了。

    直到第三场考试……三代战死之后,大家才会懂得一些责任吧!

    宁次看了雏田一眼,淡淡道:“以前只知道胡闹的雏田大人,现在也开始多愁善感了呢。”

    雏田有些唉声叹气的说道:“宁次哥哥,你说,人如果永远都不会长大该有多好啊!”

    宁次有些不解:“当小孩子有什么好的?”

    雏田微微摇头,小孩子都盼望着长大,可大人又何尝不羡慕小孩子呢?

    估计也只有雏田这种重活一世的人,才会沉下心来享受童年的快乐吧!

    只是……快乐恐怕也没有几年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雏田的想法,宁次语气坚定的说道:“雏田大人,我一定会拼死保护你的!”

    雏田对着宁次笑了笑,这种感觉真好。

    “我也会保护你的,宁次哥哥!”

    回到家,雏田洗澡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推开门,花火果然又溜进了雏田的房间,此刻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被子的一角只盖着小肚子,小脚丫还时不时的动弹一下。

    “啊——”

    雏田伸了个懒腰,静悄悄的爬上床钻进被子里,搂着小花火沉沉睡去。

    还在睡梦中的花火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大脑袋蹭了蹭雏田,一头钻进了雏田的怀里。

    “姐姐……”

    就算小伙伴们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可家人们却会一直陪伴着自己。

    雏田感到很满足。

    只是这个夜,又有多少人会孤枕难眠?

    想到鸣人和佐助,他们或许是孤单的太久了,才会那么的在意同伴,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同。

    忍界四战的悲伤来自于宇智波,而宇智波的悲伤,来自于心灵的空洞。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万花筒写轮眼无疑证明了这一点。

    宇智波带土亲眼看到了琳死于卡卡西之手,他想要逃避现实,所以觉醒了神威。

    宇智波止水想要改变家族政变的想法,所以他觉醒了别天神。

    至于宇智波鼬,创造虚幻世界的月读,以及焚尽一切的天照,似乎也证明了他的内心其实是有些矛盾的。

    而佐助的瞳术,则证明了在他开眼的那一刻,心中只有毁灭的**。

    很多事情,雏田不是不去想,而是不愿意去想。

    这个世界的泪水已经太多了,雏田想要的只是最真实的快乐和温馨。

    ……

    一大早,雏田还没睡醒,雏田的老妈日向美奈子就‘砰’的一声推开了雏田的房门。

    打量了一眼雏田的房间,日向美奈子将床上的雏田和花火弄醒,满脸嫌弃的说道:“雏田,你看看你的房间,都快乱成猪窝了,你就不知道自己收拾一下吗?”

    雏田睡眼朦胧,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道:“老妈!你见过哪只猪会自己收拾房间的,不都是饲养员收拾吗?”

    雏田宁肯承认自己是猪,也绝对不愿意收拾房间。

    日向美奈子这个饲养员还是很称职的,她也知道雏田的性格,所以每过一段时间都会过来帮着雏田收拾一下。

    “快起来,太阳都快晒屁股了。你爸听说你晋级了中忍考试第三场,决定亲自训练你。”

    雏田有气无力的叹道:“我知道了!”

    花火倒是飞快的穿好了衣服,站在地上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

    雏田在床上磨蹭了半天,我亲爱的床和被子啊,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我就又要离你们而去了。

    穿好衣服,雏田吻别了自己的床:“晚上见!”

    洗簌吃饭,雏田来到练功房,日向日足已经在里面等一阵子了。

    大长老和日向德间就站在一旁。

    一见到雏田,日向德间立刻邀功道:“雏田大人,您在第二场考试和预选赛中的表现,我已经禀报给日足大人了。还有一个月就是第三场考试了,请您一定要加油。”

    日向日足目视雏田,淡淡说道:“你在考试中的表现很好,虽然有些胡闹,但是对敌人毫不手软,逼迫那个音忍认输,不愧是我们日向一族的骄傲!”

    大长老也是满脸欣慰的说道:“我原本还以为雏田的性格有些软弱,不过在预选赛第一轮对战沙忍时……雏田,你的表现很好!”

    雏田乖乖站好,一个字都不说。

    日向日足继续道:“不过在第二场考试中,听说你在面对敌人时逃跑了?”

    雏田瞥了日向德间一眼,好样的!

    你这个名字,真应该反过来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