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忍者前途

    想到就做!

    雏田上前拉着纲手的手臂,双眼闪烁着星星看着纲手,可怜兮兮的说道:“大姐大,你就跟我们回木叶吧!我在木叶经常被人欺负,你要是不跟我们回去的话,我一定会被人打死的!”

    “你知道吗?我在忍者学校念书时,被一个姓‘宇智波’坏孩子整整欺负了六年,每次体术对战课上,他都要跟我交手。”

    “还有还有……毕业后,我的带队老师对我一点都不好,连一招忍术都不肯教我,而且……他竟然还想要泡我……呜呜……他就是个色大叔。”

    自来也亲眼所见,亲耳所闻,雏田到底是如何的颠倒是非黑白,如何以‘莫须有’的罪名在第五代火影面前控诉佐助和卡卡西的。

    自来也曾经听鸣人说起过他们小队相处的情况,他此刻很想为卡卡西证明。

    雏田咬着下唇,摇晃着纲手的胳膊撒娇,暗中却是以冰冷阴森的眼神看向自来也,右手也伸进了忍具包中。

    只要自来也敢说一个字,雏田就敢把《自来也的罪证》这本书交给纲手。

    “嘘嘘嘘——”

    自来也如无其事的吹着口哨,一副一切都与我无关的样子。

    纲手并不是一个喜欢被人纠缠的人,可一看到雏田惨兮兮萌萌的表情,却也说不出什么凶狠的话来。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好啦!你先松开手,等回到了木叶,我会帮你做主的!”

    雏田笑嘻嘻的松开了纲手,同时对自来也比划了一个‘v’字手势。

    萌遁成功!

    自来也喜道:“纲手,你是答应跟我回到村子继承五代火影之位了?”

    纲手轻哼一声,傲娇道:“就是先回去看看,我可没答应过你什么!”

    其实纲手就是想找一个台阶下,毕竟她之前拒绝的那么坚定,突然反悔的话,你当我纲手公主不要面子的啊!

    纲手不止一次的去偷看过鸣人的修炼。

    当她看到一个拼尽全力去修行、奋斗,并以火影为梦想的鸣人时,纲手心底最柔软的一处仿佛被人触动了。

    每一次修炼到脱力、倒下,鸣人都会很快的爬起来,即便全身颤抖,可只要还有一点力气,鸣人就会继续修行。

    “成为火影,就是我的梦想!”

    每当回忆起鸣人说这句话时的神态,纲手看到的,都是绳树和断的影子。

    只是纲手根本就不知道,鸣人之所以一次又次的累倒,又能一次又次的爬起来,不是因为他比别人坚强,而是因为他开挂了。

    ……

    “什么?纲手婆婆答应要跟我们回村子?还要当第五代火影?”

    鸣人修行了一整天,累的惨兮兮的回到旅馆,却听到了一个令他绝望的消息。

    纲手婆婆当火影,那我该怎么办?

    “不行!我绝对不答应!”

    鸣人的语气十分坚定。

    雏田忽然瞥向鸣人,怪不得你在纲手执政期间,一直都是下忍呢……

    得罪了火影大人,就你还想当中忍?

    有累活和脏活,需要出生入死的时候才会想到你吧!

    反正疾风传开始的时候,只要有点困难的任务,纲手总会第一个想到鸣人。

    鸣人一个下忍,都不知道执行过多少次s级任务了。

    可是按照忍者规定,下忍就只能执行d级和c级的任务……

    果然,纲手这个女人其实最腹黑了!

    不对!应该说是每一个火影切开都是黑的!

    想想月光疾风的死因吧!再想想当了一辈子的下忍,却要出生入死的鸣人吧!

    啧啧啧!

    雏田猛地扑过去,一个大熊抱抱住纲手,得意洋洋的看着鸣人,轻哼道:“鸣人,这可是村子高层的决定,你一个区区下忍有什么资格否定火影之位?”

    鸣人不满道:“你不也是下忍吗?”

    雏田得意道:“等回到了村子,我可就是中忍了!”

    “诶?”

    鸣人闻言一愣,不解道:“为什么你可以成为中忍啊?”

    雏田吐了吐舌头,说道:“那是因为我在中忍考试中打败了你啊!”

    而且你得罪了火影大人,而我却认了火影大人做大姐大!

    这就是我成为中忍的原因!

    “好啦!雏田!”

    纲手被雏田抱的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难受,挣扎了一下,无奈道:“你先放开吧,我快喘不过气了!”

    雏田脸色微红的松开手,随后对自来也挑了挑眉毛:我敢光明正大的抱着纲手,你敢吗?

    自来也就当没看见,他的胸口还隐隐作痛呢。

    总之呢,这一次寻找纲手的旅行虽然略有波折,可最后的结局却是圆满的。

    纲手虽然只说先回到村子看一看,可回到了村子,她还能离得开吗?

    又在短册街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雏田一行五人踏上了返回木叶的旅途。

    相比于出来时的磨磨蹭蹭,回去的时候可要雷厉风行多了。

    纲手本就是风风火火的性子,她在外面流浪了这么久,也没什么兴致游山玩水,仅仅是徒步了一个小时,纲手就决定以忍者的方式赶路,尽快的回到村子。

    不过临到木叶前,纲手却又有些犹豫了……

    还是那个遇到鼬和鬼鲛的小镇,雏田、鸣人、静音三人呆在旅馆的房间玩纸牌,自来也和纲手单独出去,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居酒屋,自来也和纲手都喝的有些微醺。

    自来也的表情严肃,凝声道:“这次回木叶,你的事情可不少呢。”

    “先是和砂隐村的谈判,而后是处理村子挤压的任务,忍界……只怕也不会平静,大蛇丸之前加入的那个组织十分危险。”

    “不过……”

    说到这里,自来也的表情虽然轻松写意,但语气却是极为认真的说道:“我会帮你的!”

    自来也并不会说什么海誓山盟,但往往只是淡淡的,仿佛随口一说一样的话语,他却会为之赌上性命。

    这是自来也一生的承诺!

    若是以往,纲手一定会嘲笑自来也自不量力,老娘会需要你帮忙?

    但是这一次没有。

    她知道自来也是认真的。

    有些感动,心里也渐渐有了一丝暖意。

    纲手给自来也倒了杯酒,语气有些不自信的说道:“我的病……你是知道的!”

    自来也轻笑道:“也许当了火影就好了呢。”

    纲手这是心病,无药可医,但木叶本身,或许就是最好的良药。

    木叶的年轻一代,可是涌现出了无数的优秀忍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