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雏田的人设崩塌了

    在战国时代,乃至于忍者村建立之初,忍者这个职业,都是由忍族来把控的。

    直到二代火影建立了忍者学校,才打破了这种垄断格局,平民之中开始涌现出大量的优秀忍者。

    到了第三代火影执政期间,忍者学校被发展到了巅峰。

    平民忍者的崛起,就意味着忍者家族在村子里的权利受到了压缩。

    但若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平民忍者的崛起,又何尝不意味着木叶有了大量的炮灰可以使用?

    日向家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看出了这一点。

    因为日向家的制度是由分家保护宗家,那么平民忍者的崛起,是否也能保护整个日向一族呢?

    会的!

    因为白眼的存在,哪怕是日向分家的忍者,在小队中也会受到重视,并被队友全力保护起来。

    若是再学会一些医疗忍术,日向家的忍者简直就是人人争抢的香饽饽。

    木叶是忍界第一个建立起来的村子,从忍村时代发展到现在,不过才短短六十多年。

    出于嫉妒心,出于对血继力量的忌惮,无数强大的血继家族先后淹没在了历史的洪流之中。

    忍界现今存在的秘术家族不少,可若说到血继家族,数来数去,好像也就只有日向家一个了。

    就像大长老所言,当平民忍者崛起之后,火影一系的力量空前强大,拥护火影,才是日向家唯一的生存之道。

    而拥护火影的好处,就是可以利用平民忍者来保护日向家。

    大长老看了日向日足一眼,日向日足开口道:“雏田,你现在做的很好……”

    其实日向日足曾经不止一次的和大长老讨论过雏田的事情。

    经历了几次事件后,雏田在木叶拥有了很大的声望。

    雏田不但是日向宗家的继承人,还是卡卡西的弟子,是火影一脉的直系传人。

    但这其实很危险……

    好在雏田的性格很不着调(别人认为的),但是这种不着调的性格对于雏田来说,反而是一种保护。

    就好像自来也一样。

    自来也很强,但是村子里的高层没人会觉得他会是个威胁。

    日向日足敢让雏田去获取声望,就是考虑到了雏田的性格。

    只是日向日足并不想拿这件事来夸奖雏田,他其实更希望雏田能够正经一点。

    雏田脸色正经,认真的追问道:“然后呢?”

    “我知道我很优秀,可是你们能不能不要一直这样夸我啊!”

    “我也不是不好意思啦!”

    “可是你们夸人的话也太老套了吧!难道就不能更有新意一点,就不能用一些更加华丽的词语吗?”

    一个没有创新的家族,一定会被忍界淘汰的!

    雏田可不是佐助那个缺爱的孩子。

    对于从小被吹捧到大的雏田来说,这种夸奖早就已经听腻了。

    难道就没有一点实际的好处吗?

    日向日足沉默片刻。

    他觉得以雏田的这种性格,他之前准备了许久打算说教的话,一点作用都没有了……

    “雏田,你要记住,钱不是万能的。你是宗家的继承人,在外面……就要做一个宗家继承人应该做的事情。”

    雏田郁闷道:“我知道钱不是万能的,我才没那么贪心呢!我就是单纯的想要钱,也没指望着它可以万能啊……”

    我可是靠脸吃饭的人呢,没钱怎么保养皮肤?

    别看我现在粉粉嫩嫩的,可要是上了年纪……

    “算了!”

    日向日足和大长老对视一眼,他们今天叫雏田过来,本意是想交代一些事情。

    毕竟第五代火影马上就要上任了,有些事也需要雏田这个继承人知道才行。

    可看雏田这个样子,说与不说还有什么区别吗?

    这都马上要请第五代火影吃饭了,还能有比这更好的关系吗?

    不过日向日足还是觉得自己必须要再撑一段时间才行……

    我的晚年退休生活啊!

    ……

    从书房出来,雏田回到房间洗个了澡,中午吃烤肉的味道全都沾到了身体上。

    晚上六点多,雏田换好了衣服,来到和纲手约定的地点。

    “大姐大,静音姐!这边!”

    除了纲手和静音以外,自来也也将鸣人带了过来。

    五人一起进入一家料理店,雏田走在最前面,一副暴发户的嚣张模样。

    定好了包间,雏田拿着菜单,对一旁的服务员说道:“要这个……”

    雏田的动作太快,服务员一时间没能看清雏田具体指的哪一个,不由问道:“客官,您刚刚点的菜是?”

    雏田抬眼瞄了服务员一眼,不满道:“要这个……这一页全都要,这回听懂了吗?”

    雏田又翻了下菜单,淡淡道:“这一页也都要了!”

    自来也在一旁看的脸都绿了,合着不是你花钱,你就使劲的点菜是吧!

    自来也眼神一动,心中忽然想道:“我和雏田的约定应该没有外人知道吧?她是自己说这一顿由她来请的,如果我提前走了,那最后还不是要她来买单?”

    “只要我提前离开……雏田还敢到处宣扬不成?”

    想到这里,自来也心中暗笑:“雏田啊雏田,任你奸诈似鬼,最后还不是要栽在本仙人的手里?”

    静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雏田,点这么多菜,我们几个人能吃得完吗?”

    雏田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这些还不一定够呢。”

    纲手略感兴趣的看着雏田,语气玩味道:“雏田,你好像很有钱的样子啊!”

    “那是!”

    雏田豪爽道:“我交朋友,从来不看对方有没有钱,反正都没我有钱。只要是我的朋友,以后没钱了就和我说一声,我……我……”

    不好!牛皮吹大了!

    自来也笑的有些得意,你说啊,只要你说了,我就立刻开口跟你借钱。

    雏田眼神一动,气势十足的说道:“我可以给你们讲述一下,没钱的日子我是怎么过的,你们可以跟我好好学学。”

    “……”

    雏田作为东道主点完了菜,将菜单递给纲手,问道:“大姐大,你还有什么要点的吗?”

    纲手摇摇头,瞥了自来也一眼,淡淡道:“再来几瓶清酒吧!”

    餐还没上,纲手从兜里拿出一副扑克牌,淡淡道:“要不要玩几把?”

    雏一下子就来了兴致:“要赢钱的吗?”

    纲手瞥了雏田一眼,轻哼道:“雏田,我感觉你最近有点膨胀啊!”

    雏田最近确实有些膨胀了。

    背靠日向家,又认了纲手做大姐大,以后整个木叶不是都可以横着走?

    今天白天,雏田自己去登记中忍,自来也为了保护卡卡西,将雏田以往的恶行一字不差的说给了纲手,还有鸣人在一旁添油加醋。

    雏田在忍者学校和佐助打了六年,这的确是事实。

    但被打的那个人其实是佐助。

    老惨了!

    雏田吃午饭吃撑了,都要打佐助一顿消消食。

    至于雏田和卡卡西之间,那更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别看雏田平时对卡卡西漠不关心,其实雏田在背后经常会提到卡卡西,他的好多坏话都是雏田传开的呢。

    了解了事情的真相,雏田在纲手心中的软萌形象瞬间就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