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雏田:是时候带着小弟去收账了

    火影办公室。

    卡卡西做完了流水账一般的任务汇报,挠了挠头,半死不活的说道:“大概……情况就是这样了!”

    虽然阿凯之前遭遇了根部忍者的袭击,但卡卡西却以‘来历不明’掩盖了这一点。

    至于具体的真相如何,纲手心中自然有数。

    纲手以诡异的眼神看向雏田。

    雏田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道:“大姐大,你盯着我干嘛呀?”

    纲手十指交叉拄在桌子上,语气沉重道:“虽然麻烦不大,但是……雏田、鸣人,你们两个以后要小心了?”

    卡卡西淡然道:“其实也不用太小心……”

    说到这里,卡卡西瞥了雏田一眼,疯狂示意道:“是吧!雏田?”

    “诶?”

    雏田懵懵的点了点头,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如果下次再遇到敌人的话,就直接关门放九尾好了!”

    “哼!这次竟然这么大意,让敌人给溜掉了!”

    纲手满脑门黑线。

    虽然已经接到了‘雏田喜欢开大招’的情报,但是这个大招如果大到‘尾兽玉’这种程度的话,那就有些不太妙了。

    万一敌人出现在木叶该怎么办?

    一个尾兽玉砸过去,连同木叶和敌人一起炸掉?

    ‘咔!’

    自来也拉开火影办公室的窗户,翻窗进来坐在窗台上。

    看了鸣人一眼,自来也淡淡道:“纲手,接下来我会带鸣人出去旅行,就在你继任火影的典礼之后。”

    纲手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鸣人好奇问道:“好色仙人,你为什么要带我出去旅行啊?”

    自来也看着鸣人,语气严肃道:“鸣人,你应该已经感受到自身实力不足的无力感了吧?”

    “你现在什么都办不到,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而且你已经被人盯上了,或者说……是你肚子里的家伙被人盯上了!”

    “外出旅行的这段时间,我会尽全力训练你的!”

    鸣人闻言兴奋道:“好色仙人,你是要教我更强大的忍术吗?”

    自来也点头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已经兴奋起来了?”

    鸣人想了想,忽然道:“好色仙人,我们能不能等十一号再走啊?”

    自来也好奇问道:“为什么?”

    鸣人傻呼呼的笑道:“因为我和雏田约定好了,要请卡卡西老师一起吃饭,算是答谢他对我们的教导。”

    自来也从窗户上跳下来,随口说道:“那也算我一个吧!”

    “雏田,本仙人也曾指点过你和鸣人,你该不会不管我吧?”

    雏田摊了摊手,面带一丝冷笑:“可以啊!”

    “你还能吃回来不成?”

    雏田从忍具包中拿出一叠纸,在自来也眼前甩了甩,炫耀道:“好色仙人,看到了吗?”

    “这些都是我在中忍考试时赢到的饭票,未来一年的饭都在这里了!”

    等鸣人走了之后,木叶应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大事件发生,雏田也能找人收账了。

    恩!丁次这个小弟也要带上!

    满屋人:“……”

    自来也看着雏田笑道:“雏田,我和鸣人会在两三年之内回来,到时候还要麻烦你指点一下,教鸣人掌握九尾的力量呢。”

    雏田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一切包在我身上!”

    “对了!”

    雏田忽然转头看向宁次几人,脸上的笑意都快要掩饰不住了。

    “宁次哥哥……小李、天天,你们不会赖账吧?”

    天天脸色发苦,小李却是做出了男子汉的承诺:“男子汉一言九鼎,说到就要做到。”

    纲手翻了个白眼。

    一言九鼎?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见识过雏田的胃口。

    “既然你们已经有了约会,那就别再这里浪费时间了!”

    走出火影办公室,雏田对众人挥了挥手,笑道:“那就晚上见了,我先回家换身衣服!”

    “晚上见!”

    雏田和宁次顺路,宁次有些担忧的看了雏田一眼,脸色凝重道:“雏田大人,如果鸣人外出旅行的话,你以后要自己小心一点。”

    虽然不知道岩隐村究竟掌握了多少情报,但是到目前为止,雏田已经使用过三次九尾的查克拉了。

    该暴漏的情报,或许都已经泄露出去了。

    一个九尾人柱力或许还不算可怕,但是能将九尾之力借给别人使用的人,那才是其他几大忍村必除的目标。

    “安啦!安啦!”

    雏田满脸不在意的说道:“外面的敌人我才不怕呢!”

    只要木叶内部没人对自己下手,那就没问题了!

    至少雏田的行踪不会被泄露出去。

    不过如今雏田的身上可谓是有着诸多的保护伞。

    日向家和纲手就不用说了。

    光是雏田可以将九尾的查克拉传给其他人这一点,木叶就绝对不会让雏田出事。

    所以说,雏田现在安全的很。

    哪怕雏田现在去根部混吃混喝,团藏也得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说到根部……

    恩!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去根部大吃一顿才行。

    至于来自村外的威胁,那就一路王炸怼过去好了。

    宁次点点头:“总之你自己要小心!”

    忽然想到一件事,雏田笑眯眯的看着宁次问道:“宁次哥哥,明年二月份的中忍考试你会参加吗?”

    木叶每年都会举办两场中忍考试,第一场在二月份,第二场在八月份。

    大多数中忍考试都是木叶自己举办的。

    至于各国联合中忍考试,那要好几年才会举办一次,而且会提前一个月举行。

    “应该会吧!”

    宁次点点头说道:“你都已经是中忍了,我比你还要早毕业一年,当然要更加努力才行。”

    雏田笑的像个小狐狸。

    “嘻嘻!那我就去跟大姐大申请当考官好了!”

    “我已经想好笔试要考什么题目了!”

    “不过……宁次哥哥,虽然我们是一家人,但我也不会给你作弊的!”

    宁次:“……”

    总感觉这次中忍考试又没戏了。

    宁次轻笑道:“笔试的内容都由有上忍出题的,你现在才是中忍呢!”

    雏田不服气道:“万一我在明年二月份之前升为上忍了呢!”

    “再说了,明年笔试的考官大概率还是伊比喜吧!”

    “宁次哥哥,你觉得伊比喜会不给我面子吗?”

    想到上次中忍考试第一场时,被雏田折磨的快要疯掉的伊比喜,宁次不禁为伊比喜默哀三秒钟。

    希望伊比喜不要对人生感到绝望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