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晓组织的空袭到底是为了什么

    角都冷冷道:“别太大意了,凭你那蹩脚的体术,是打不过日向一族的忍者的!”

    飞段挥舞了一下三月镰,指着角都挑衅道:“你要试一下吗?说起来……我其实更想用你来举行仪式。”

    角都冷冷的看了飞段一眼,要不是挺喜欢这个家伙的,他早就把飞段给杀了。

    迪达拉伸手在黏土包中揉捏了一会,随后掏出一只粘土小鸟,挥手朝着空中一扔。

    ‘boom!’

    一阵烟雾中,粘土小鸟变成了粘土大鸟。

    迪达拉纵身一跃,站在粘土大鸟的背上飞在空中。

    “我先去给他们送上见面礼,希望他们能喜欢我的艺术……恩!”

    绯流琥缓缓抬头,赤砂之蝎冷冷道:“喂!迪达拉……你别把我的人给炸死了,他还有其他用处……另外,你那种爆炸也能算是艺术吗?”

    “艺术是能够长期、并且完美流传下去的东西,永久的美才是艺术。”

    迪达拉不服道:“永久的美才是艺术?”

    “我们虽然同为创造,蝎大哥,我很尊敬你……但艺术应该是炫目、并且转瞬即逝的美才对啊!”

    赤砂之蝎阴沉道:“你说什么?”

    “迪达拉,看来你好像还不明白真正的艺术是什么啊!”

    角都冷声道:“够了,只有钱才是真正的艺术!”

    赤砂之蝎、迪达拉:“……”

    迪达拉懒得和角都这种满脑子就只有钱的庸俗之人理论,粘土大鸟徒然飞高,从地面抬头看去,就只能看到一个几不可见的小点。

    悠然的飞过丛林,迪达拉通过左眼的照相机看到下面十几道身影正在树林中快速穿行。

    “这么高的距离,也不知道白眼能不能观察到……恩!”

    一边说着,迪达拉双手伸入粘土包中开始揉捏。

    没一会,迪达拉双手捧着一大堆蚂蚱一样的粘土炸弹,随手从空中扔了下去。

    树林中,砂隐村一行十六人正在快速穿行。

    马基始终都保持着警惕。

    虽说与木叶的忍者分开后,沙隐一行人遭遇伏击的可能性极小。

    马基原本也是这样认为的。

    可是木叶的忍者会有这么好心吗?

    马基不得不以最大的恶意揣摩卡卡西的用心。

    在木叶的队伍中,还有一个日向宗家的小姑娘,卡卡西不会不考虑到这一点。

    更何况……雏田还能使用九尾的力量。

    拥有这么大的价值,马基根本就不相信卡卡西会让雏田陷入危机。

    “马基老师?”

    手鞠凑到马基身边,疑惑道:“你怎么了?”

    马基微微摇头,沉声道:“没什么,只是木叶的那些人……”

    手鞠凝声道:“你也感觉到了吗?”

    “恩!”

    马基微微点头,脸色凝重的说道:“卡卡西选择分队,或许是察觉到了什么……”

    “那是什么?”

    马基愣愣的看着前方树林中,快速跳动的白色小虫子。

    他不是感知型忍者,这些小虫子跳动间又没有声音,速度也极快,马基根本分不清那是什么。

    但是速度快到能让一名精英上忍都无法看清的小虫子……真的会存在吗?

    “敌袭!”

    马基大吼道:“手鞠!”

    手鞠毫不迟疑,反手拿出三星扇,朝着前方用力一挥。

    “风遁——大镰鼬!”

    狂爆的风一瞬间吹开了前方的一切,树木被切割成碎片,树林中的一切都被远远吹开。若是有人的视力好,还能在一堆树木中,发现大量的白色小虫子。

    大镰鼬是攻防一体的风遁忍术,攻击的范围极大,持续的时间也很长。

    更重要的是,大镰鼬可以制造出真空效应,让火遁、声音、炸弹等忍术全部失效。

    迪达拉站在粘土大鸟上,眼看自己的攻击被人给破解了,心想着即便炸不到人,也要让木叶和沙隐的人看看自己的艺术。

    想到这里,迪达拉单手结印,口中大喝一声。

    “喝!”

    通过左眼的照相机,迪达拉可以清晰的看到下面的风遁中亮起了点点火光,但是随即便湮没于无声之中。

    “……”

    要说迪达拉一生当中最为恼火的事情,并不是无人欣赏自己的艺术,而是自己的艺术……哑火了!

    “竟让敢小瞧我,再给你们看看这个!”

    迪达拉有些气急败坏,双手迅速捏出一个玩偶型炸弹,双手捧着朝着下方的树林中扔去。

    ‘boom!’

    玩偶炸弹一瞬间变的极大,并且加速朝着下方的森林中坠去。

    阴影遮住了阳光,一名沙忍抬头看向空中,口中惊呼道:“那……那是什么?”

    马基顺着沙忍的目光看去,背后寒毛瞬间竖立,大吼道:“快撤!”

    话落,马基也不管其他人,拉着手鞠和堪九郎飞快的朝着远处逃窜。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忍术,但是刚刚风遁中亮起的点点火光,还是被马基给注意到了。

    这么大的一个玩偶,攻击范围还不知道有多大呢。

    迪达拉站在粘土大鸟上,嘴里嘀嘀咕咕的说道:“你们这些人竟敢小瞧我的艺术……哼哼!就在这爆炸的升华中,感受我的艺术吧!”

    “艺术就是……爆炸!”

    “喝!”

    ‘轰隆隆——’

    方圆近千米的森林瞬间被爆炸吞噬,到处都是火光,就连在爆炸范围之外的树木,也被爆炸的冲击波吹的一片狼藉。

    迪达拉早就忘记了所谓的任务,看着下面的爆炸,感受着爆炸的巨大威力,满脸狂热的说道:“这就是我的艺术……只有在那一瞬间的升华中,我才能感受到艺术!恩!”

    不远处,角都、飞段、赤砂之蝎三人看着前方冲天而起的火光微微有些愣神。

    喂喂!木叶和沙隐的人该不会全都被干掉了吧?

    那我们的任务怎么办?

    而且迪达拉竟然这么嚣张,这样做会引起五大忍村警惕的!

    距离爆炸中心更远处。

    雏田、卡卡西、风神、雷神四人正在围坐在林中空地上烧烤。

    远处的巨大爆炸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到,雏田、卡卡西瞬间起身,卡卡西眉头紧锁,语气凝重道:“这是……”

    “敌人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卡卡西有点懵。

    正常来说,忍者在袭击之前,都应该打探一下对手的情报。

    就算有人想要抢夺战争补偿款,可是看到沙隐的队伍中没有木叶忍者,按道理就应该猜到对方已经分队行动了。

    可是为什么还有袭击?

    是敌人没有确定情报吗?还是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战争补偿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