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黑绝眼中的日向雏田

    黑绝的目光看向远处,语气低沉道:“带土早已经背叛了我们!”

    “他想要舍弃我们,独自完成月之眼计划……不过只要带土还没有察觉到月之眼计划的真相,他就会坚定不移的执行下去。”

    白绝不再纠结带土的事情,带土或许会背叛宇智波斑,但却不会背叛月之眼计划。

    月之眼计划是带土活下去的唯一信念了。

    宇智波一族的族人其实都很执着,他们为了心中的执念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佐助曾经就说过这样的话,只要能杀了宇智波鼬,他并不介意被大蛇丸占据身体。

    所以佐助在实力大进后,并没有立刻逃离大蛇丸的身边,而是选择了与大蛇丸决战,然而由胜利者使用名为‘宇智波佐助’的身体向宇智波鼬复仇。

    带土心里的想法其实也是一样。

    月之眼计划是带土活下去的唯一信念,只要月之眼计划能够成功,带土并不介意执行者是谁。

    但如果有可能的话,带土更希望完成月之眼计划的人是他自己。

    顿了顿,白绝继续说道:“不过我们这样做,雏田或许会和我们翻脸呢!”

    黑绝闻言沉默片刻,冷静的说道:“雏田对木叶的羁绊其实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深刻,她对木叶的所有羁绊,其实都是她自己幻想出来的!”

    “雏田和大蛇丸是同一类的人,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他们可以割舍掉所有羁绊。”

    顿了顿,黑绝继续说道:“雏田一直以木叶忍者的身份自居,那是因为还有日向一族牵扯其中,但雏田其实早已做好了离开木叶的准备……否则她也不会选择与我们联手。”

    白绝认同道:“好像的确如此呢!”

    在黑绝看来,雏田对木叶所有的不舍,都是雏田在心中对自己的一种暗示,让自己认为自己与木叶的羁绊是坚不可摧的。

    但是当雏田提出与大筒木辉夜联手,一起在宇宙种树的想法时,雏田对木叶的羁绊就已经很淡薄了。

    尤其是雏田后来还提出,等自己的朋友去世后,就回归忍界铲除三圣地。

    人类是群居动物。

    黑绝在忍界布局千年,对人性的了解非常深刻。

    雏田心中所有的彷徨与担忧,都是出于对孤独感的恐惧。

    雏田还没做好独自一人漂泊忍界的打算,所以雏田才会强迫自己站在木叶的立场上,以木叶忍者的身份自居。

    只要揭开雏田自己给自己营造的这种假象,雏田才能真正明白,她与木叶的羁绊已经越来越淡薄了。

    白绝疑惑的问道:“日向一族的确有些麻烦……你打算怎么办呢?。”

    黑绝沉声道:“日向一族无法阻挡雏田的脚步!”

    “雏田和带土、佐助不一样,她不会因为村子里存在黑暗就离开村子。”

    “推动雏田前进的是梦想!”

    “只要雏田继续追求力量,她就不会为任何事情所牵绊……雏田迟早都会明白,在这条路上,她只能独自一人不断前行。”

    黑绝对雏田的分析并没有错,雏田和大蛇丸在本质上可以算是同一类人。

    只是双方掌握的情报不同,所以雏田和大蛇丸的目标才会不同。

    以‘力量’作为理想的人,是不会有任何羁绊的。

    或许是因为年纪还小,又或许是害怕孤单,所以雏田才会拥有‘不舍’这种弱懦的情绪。

    只要黑绝揭露了这一点,雏田迟早都会认清自己的内心。

    ……

    空间微微波动,带土无声无息出现在云隐村的营地外面。

    二尾人柱力由木人,以及八尾人柱力奇拉比早在七天之前就已经抵达了前线,只是随着忍界局势变动,雷影最终取消了原定计划。

    或许是出于某种考虑,雷影并没有将由木人和奇拉比调回村子。

    使用万花筒的幻术同时控制尾兽和人柱力,对带土来说并非难事。

    万花筒写轮眼加上初代细胞,可以对尾兽形成绝对压制。

    “黑绝的目的是日向雏田吗?”

    带土喃喃自语,心中有些游移不定。

    黑绝说雏田的瞳力可以让无限月读变成真实世界,带土其实一直半信半疑。

    然而雏田的快速成长,让带土对雏田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带土之前对此有过解释。

    雏田或许和长门一样,有人在雏田的身上动了手脚,给予了雏田某种不属于她的力量。

    黑绝一意孤行,宁可暴漏轮回眼也要将大蛇丸拉入晓组织。

    黑绝的目的在明确不过了。

    在关键时刻利用‘秽土转生’复活宇智波斑,让宇智波斑来主宰一切。

    带土对此并没有特别抗拒。

    只要月之眼计划能够顺利实施,执行者是谁并不重要。

    而且带土也有绝对的信心,自己可以摆脱宇智波斑的控制。

    然而雏田的突然崛起,对于带土来说是个变数。

    带土始终都无法看透,黑绝如此在意雏田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这段时间以来,带土也翻阅过一些宇智波斑留下来的资料,在古代的传说中,日向一族和六道仙人也的确存在关系。

    然而从瞳术的表现形式来说,宇智波一族才是六道仙人的嫡系传承,日向一族的白眼或许是六道仙人的远亲……经过一代又一代的繁衍,让原本的瞳术发生了某种变异。

    “……”

    带土迟迟没有展开行动,他必须要确认一点,雏田对于月之眼计划究竟意味着什么。

    黑绝之前说过,他会在尾兽进攻木叶营地之前,将雏田从营地中引开。

    木叶会损失惨重,而这种悲痛的情绪必须要有一个宣泄口。

    如此一来,雏田或许会被木叶忍者指责……

    黑绝之前一直在有意无意的避开雏田,更是削弱了漩涡鸣人对十尾复活的重要性。

    然而这一次,黑绝似乎想要逼迫雏田叛逃木叶。

    “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让黑绝的态度发生如此变化?”

    沉思半响,带土忽然嗤笑一声。

    “不管黑绝究竟有什么计划,只要执行下去,终究都会暴露出来……”

    想到这里,带土不再迟疑。

    空间转动,带土的身影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