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你的外挂已到账

    “应该快了……”

    雏田隐隐的有一种预感,大概就在今天晚上,自己的眼睛或许就能得到一次进化。

    转生眼!

    雏田穿越前许下的最后一个愿望……十三年了,现在也终于要到账了。

    就在雏田和奇拉比的高强度对战中,雏田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查克拉仿佛源源不绝,体力、精神力始终都保持在最充沛的状态。

    这不是热血沸腾的感觉,雏田是确确实实的明确感觉到,体内血液的热量正在提升。

    为了彻底看穿奇拉比体内的八尾,雏田之前将大量的查克拉凝聚在双眼之上。

    白眼瞳力和查克拉有关,将查克拉凝聚在双眼之上,凝聚的查克拉越多,白眼的视线也就越远。

    当然,白眼也是有极限的,雏田的眼睛同样也有极限。

    但是现在的感觉,和之前截然不同。

    白眼正在大量的消耗查克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催生某种东西一样,必须要吸收足够的养分才行。

    雏田不清楚转生眼正常开眼的流程,但是对于自己的眼睛,雏田此刻却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在没有吸收浦式的查克拉之前,雏田就已经觉醒了大筒木一族的血脉。

    让转生眼开眼的条件除了白眼、大筒木血脉之外,十尾的查克拉也必不可少。

    雏田以前就做过推测,只有大筒木一族的力量压制了十尾的力量,才能让白眼得到进化。

    其实在雏田吸收了浦式的查克拉之后,雏田体内的能量相当混杂。

    自身的查克拉、仙术查克拉、浦式查克拉、十尾查克拉……当这些能量汇聚于雏田一身时,看似强大的雏田,实际上却是博而不精。

    哪怕雏田自身并没有察觉到异常之处,可是当转生眼即将开眼的时候,转生眼的瞳力就会自动帮助雏田净化体内驳杂的能量。

    就好像六道斑、六道带土、六道仙人、大筒木辉夜几人。

    他们同样作为十尾人柱力,但他们通过十尾掌握的能力却是不一样的。

    这或许和能量的融合程度有关。

    浦式的查克拉对于雏田来说,是完全没有经过过滤的查克拉。

    半生不熟的牛排虽然好吃,但如果没处理好的话,就一定会存在细菌……

    雏田虽然可以凭借自身的力量压制浦式的力量,并将浦式的力量当做自己的力量,但浦式的精神能量终究还是存在于雏田的体内。

    这就好像日向日足的轮回眼一样,使用这力量是存在风险的。

    然而当转生眼开眼,十尾的力量开始觉醒,所有的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力量开始同化。

    原本不同源的几股力量,也在十尾力量的同化下变成了同源的力量。

    包括当初九尾留给雏田的力量,也直接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吸收、同化。

    这种感觉非常舒服,就好像灵魂和身体同时得到了升华一样……这种舒爽的感觉,让雏田战斗起来特别起劲。

    脚下一动,雏田追上倒飞出去的奇拉比,查克拉拳头脱手而出。

    ‘轰隆隆隆——’

    爆炸声震天,漫天的烟尘中,只听到‘砰砰砰’的声音不断传来。

    纯白色的瞳孔中,蓝色的光芒一闪而逝。

    雏田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奇妙的状态。

    眼眶周围迸出的血管不知什么时候消退了下去,但雏田依旧保持着白眼开眼的视觉,眼中不时闪过一道蓝光。

    当双眼不再吸收查克拉时,雏田拍向奇拉比的手掌忽然停了下来。

    此时雏田的手掌距离奇拉比的腹部只有不到十厘米,雏田的身后延伸出十二只查克拉手臂,分别抓住奇拉比的八只尾巴,以及双手、双脚……将奇拉比呈‘大’字形定在空中。

    “终于……”

    雏田此刻无比的兴奋,即便还没照过镜子,但雏田也知道自己的眼睛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白眼的能力依然还在,但在与此同时,一些转生眼的特有瞳术就好像是与生俱来的能力一样,或许还有些生疏,但雏田却知道应该如何使用。

    “吼嗷嗷嗷嗷——”

    奇拉比暴吼一声,张开嘴巴对准雏田,红蓝双色的查克拉不断汇聚,一个小型的尾兽玉瞬间凝聚而成。

    雏田猛然抬头看向奇拉比,转生眼瞳力发动。

    奇拉比身上的尾兽外衣瞬间消退,源源不断的查克拉涌入雏田体内,几乎短短数秒间,奇拉比就变回原样,整个人失去意志倒在地上。

    “这是八尾的查克拉?”

    雏田大致感知了一下,这股查克拉属于一次性的那种,因为创造这股查克拉的源头还在奇拉比的体内。

    当双眼的视线更加清晰,雏田几乎毫不费力的就看到了八尾体内的那股异样查克拉。

    带土留在八尾体内的查克拉也有所感应,当雏田将八尾的查克拉吸收殆尽后,这股查克拉就自动将术解除了。

    “预知未来!”

    雏田发动了独属于自己的瞳术。

    黑白色的世界中,一团查克拉回归了躲在战场远处的带土体内,而雏田也顺着这股查克拉,找到了带土本体的位置。

    瞳术发动,黑白色的雏田凝聚在带土身前,而带土对这一切都毫无察觉。

    ‘砰!’

    雏田先是一拳砸碎了带土的面具,想了想之后,顺手又给带土补了一招‘柔拳法——肾击’。

    瞳术解除。

    ‘砰!’

    奇拉比倒在雏田脚下,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意志。

    战场远处,带土此刻正悠闲的坐在悬崖上,双手支在身后,抬头遥望天边明月。

    整个人惬意的不得了。

    虽然无法近距离观看雏田与奇拉比的战斗,但当双方分出胜负后,带土很快就能获知战斗的全部过程。

    远处的爆炸声不断传来,但是对带土却没有丝毫影响。

    “唔……”

    面具下的眉头微皱,带土脑海中忽然多出了一股记忆。

    “结束了吗?”

    带土喃喃自语一声,正准备查看雏田与奇拉比的战斗记忆。

    ‘咔擦!’

    螺旋面具忽然出现一道裂痕,紧接着‘砰’的一声破碎开来。

    然而还没等带土感到震惊,腹部忽然传来一阵剧痛,体内某处的内脏像是破碎了般,那种剧痛感完全可以和‘蛋碎’的疼痛指数相媲美。

    “这是……”

    带土的身体弯成了虾米状,装个人倒在地上,完全搞不清楚此刻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