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雏田竟然在引诱佐助

    小河边,雏田平静地讲述着自己幼年时期那段‘神奇的经历’,佐助也认真的听讲着,并不时的举手提问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这段并不存在的神奇经历,雏田曾经忽悠过黑绝,也忽悠过日向日足,如今忽悠起佐助那真是信手捏来,中间连一点卡壳都没有,就连雏田自己都差一点信以为真了。

    有道是谎话说了三遍就成了真的,雏田如今也忽悠过三个人了,这段并不存在的经历如今也已成了真的。

    除非大筒木羽村自己出来作证,否则就连六道仙人都无法推翻雏田的谎言。

    说到大筒木羽村……雏田双手攥拳,敢出来就封印了他。

    不知道还存不存在的大筒木羽村只觉得浑身发冷,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然后继续躲在某个角落里一动不动。

    “这样说来,鸣人体内的九尾,以及所有的尾兽,都是六道仙人从‘十尾’的体内剥离出来的查克拉,并使用阴阳遁赋予了它们自我和生命,制造出来的一种生物。”

    “而晓组织收集尾兽的目的,就是为了复活十尾,并达成控制忍界的目的。”

    佐助总结了一下雏田话里的信息,自顾自的分析道:“而我们宇智波一族和千手一族,都是六道仙人的后代。至于你们日向一族,则是六道仙人的弟弟大筒木羽村的后代。”

    “是这样吧?”

    雏田点点头,随即补充道:“晓组织的目的并非‘控制’忍界,而是要‘统一’忍界。如果用词不准确的话,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从理想的角度来说,晓的目的不过是在千手柱间建立忍者村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建立一个更大的忍者村罢了。”

    佐助没有反驳雏田的话,毕竟每个人看待事物都有不一样的角度和观点。

    佐助抬头遥望月亮,继续分析道:“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宇智波斑的阴谋。”

    “宇智波斑得到了千手柱间的力量之后,让永恒的万花筒写轮眼再次进化成为轮回眼,并通灵出了外道魔像。”

    “而外道魔像就是十尾的外壳,同时也是大筒木辉夜的肉身。”

    “黑绝和白绝都来自于外道魔像……”

    顿了顿,佐助继续说道:“宇智波一族的先祖是六道仙人之子因陀罗,但因陀罗与六道仙人的理念不同,他看到了更加遥远的未来,忍界一直以来都被大筒木一族的叛军威胁着,他们会在这个时代降临忍界,并夺取忍界的神树。”

    “而唯一能与他们对抗的,就只有大筒木辉夜。”

    “所以因陀罗给宇智波一族留下了一块石碑,上面记载了复活大筒木辉夜的方法,也就是无限月读。”

    雏田点点头,语气诚恳道:“恩!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

    雏田与黑绝费尽心力创造了因陀罗的故事,就是为了将宇智波一族石碑的黑锅丢给因陀罗,从而将黑绝从忍界的历史中抹除掉。

    佐助的声音听不出情绪:“但是大筒木辉夜也并非善类,她为了对抗大筒木一族的叛军,用人类制造了白绝……”

    “而你们日向一族的先祖大筒木羽村在封印了大筒木辉夜的多年之后,看到了宇宙中的一些事情……可他毕竟已经死了,所以他将一切希望都托付给了你。”

    “于是你与大筒木辉夜的意志化身‘黑绝’谈判,以放弃制造白绝为条件,将大筒木辉夜复活,然后联手对抗大筒木一族的叛军,并接收大筒木一族所有的力量果实……而黑绝也同意了你的条件。”

    说到这里,佐助已经整理出了所有的线索。

    在忍界背后策划着一切的势力集团可以分为两个阵营,其中一派是以六道仙人为首的忍宗党,而另一派则是以大筒木辉夜为首的对外党。

    通过雏田与黑绝的联手布局,大筒木辉夜这一派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对抗大筒木一族的叛军。

    于是才有了大筒木辉夜制造白绝军队,以及因陀罗留下石碑的事情。

    而将黑绝从忍者的历史中抹除后,忍宗千年的厮杀就和黑绝一点关系都没有,从而证实了六道仙人所创造的忍宗是错误的。

    只是用人类制造白绝军队的手段毕竟太不人道,然而只要大筒木辉夜愿意放弃这个计划,释放大筒木辉夜对这个世界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坏处。

    不过对于五大忍村而言,大筒木辉夜的复活或许会损害到他们的利益。

    佐助双拳紧握,此时此刻佐助的内心极度复杂。

    进一步了解了所有的事情,佐助的内心充满了矛盾。

    佐助这几年最在乎的事情,无非就是宇智波灭族一事。这六年来,他一直执着于复仇这件事。

    可是导致宇智波灭族的仇人到底是谁?

    从明面上来看,根部的首领志村团藏、还有那个带着面具的宇智波带土、以及对宇智波一族动过手的宇智波鼬,他们都可以算是宇智波一族的仇人。

    可他们其实就只是刽子手而已……他们只是别人手中的刀。

    真正导致宇智波灭族的因果,其实就是六道仙人与大筒木辉夜之间的仇恨。

    而这个仇恨被延续到了因陀罗和阿修罗身上,再延续到了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的身上。

    宇智波斑想要用轮回眼的力量复活自己,并成为下一个十尾人柱力……然而宇智波斑也不过是被因陀罗留下的石碑欺骗了而已。

    雏田瞥了佐助一眼,好奇道:“你在想什么?”

    佐助没有回答,只是看向月亮的双眼微微有些迷茫。

    “其实你根本不必想那么多……”

    雏田顺着佐助的目光看去,今晚的月亮是个不规则的圆形,并不怎么好看。

    “如果你要迁怒的话,那么导致宇智波灭族的因素就太多了,你只有毁灭世界才能算是真正报了仇。”

    “与其执着于复仇,还不如想想该怎么重建宇智波一族的辉煌。”

    抬手伸向天空虚握,雏田的声音微微有些空明。

    “我已经决定好了,我会带领日向一族走出忍者世界这个牢笼,成为宇宙中永恒不朽的神明一族。”

    “佐助,你听说过井底之蛙的故事吗?”

    “一只乌鸦停在井边河水,井底的青蛙问它:你是从哪里来的?乌鸦说:我飞了二百里才来到这里。青蛙不信,它觉得天空就只有井口那么大,乌鸦又怎么可能飞二百多里?”

    转头看向佐助。

    “佐助,你想做一个井底之蛙吗?”

    “和我一起吧……一起来看看这个宇宙到底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