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我方出现了一个叛徒

    “接下来要找谁拖延时间呢?”

    雏田四处看了看,总觉得几个影都是垃圾,竟然连拖延时间都做不到!

    此时的砂隐村已经完全混乱了起来,到处都是忍者的战斗,村民们慌忙逃命,爆炸声、惨叫声接连不断。

    原著里佩恩袭击木叶的时候,大概就是这样的场景吧!

    黄沙飞舞,铁砂纵横,那是我爱罗对上了第三代风影。

    白色的傀儡在空中盘旋,密密麻麻的暗器攻击如同疾风骤雨般落下。地面上风雷水火土五种忍术交错,不时将几种忍术组合在一起。那是千代对上了三代火影。

    ‘轰——’

    震天的爆炸声从远处传来,周围的建筑在一瞬间化为粉霁。

    海老藏被二代水影完全压在了下风,‘蒸危爆威’的无限爆破分身纵横无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爆炸一次。

    单论杀人,就以二代水影和二代土影杀的最多。

    二代土影完全没人抵挡,普通的忍者即便数量再多,在二代土影面前也和‘无’没什么区别。

    砂隐村不是不知道‘尘遁’的危险,就是因为他们深深了解‘尘遁’的厉害,才不敢去面对二代土影。

    那是触之即死的忍术,目前的砂隐村根本没人可以抵挡。

    在木叶和沙隐的两位四代被雏田干掉之后,战场已经逐渐趋于平衡了。

    “唔……”

    应该说是砂隐村已经完全落在了下风,即便已经被雏田干掉了两人,可海老藏不敌二代水影,二代土影更是肆无忌惮的出手。

    这俩货虽然不爽自己被人控制,可此时攻打的毕竟是砂隐村,而不是原著中的五大忍村联军。

    没见到自己村子的忍者,二代水影和二代土影能手下留情就怪了。

    他们可都是战争时期的影们,是最了解忍村与忍村之间仇恨的人。

    手下留情交好沙隐?

    那还不如全力削弱砂隐村的有生力量,反正砂隐村从来就不是岩隐村和雾隐村的盟友。

    更何况这件事还有大蛇丸背锅。

    在雏田的白眼感知下,二代土影和二代水影杀的那叫一个欢快,短短片刻间砂隐村至少有几百人死在了他俩手中。

    反而是三代火影那个‘老好人’,看他嘴巴一张一合的,显然是正在和千代交流着什么。

    可雏田看了老半天,三代火影下手非但没有留情,反而比活着的时候还要残忍。

    “这才应该是‘影’的做派嘛!”雏田给第三代火影点了个赞。

    一边和你说着好话,拉近木叶与沙隐的友好外交关系,表示自己身不由己的无奈,并对大蛇丸的做法表示出强烈的谴责。

    而另一边呢?

    三代火影又是出手毫不留情,尽可能的多杀几个沙忍。

    反正是身不由己嘛!

    雏田觉得三代火影活着的时候,应该没少和团藏合作干这种事。

    相比之下,二代水影和二代土影的做派就完全落了下乘。

    就算是铁了心想要杀人,也应该稍微示好一下,表示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都是因为被大蛇丸控制的原因。

    不过……三代风影现在应该已经快疯了吧?

    传说中的最强风影!

    他的身体被赤砂之蝎做成了傀儡(充气娃娃?)每日玩弄,他的灵魂又被大蛇丸以‘秽土转生’复活,用来攻打砂隐村。

    雏田全身打了个寒颤,第一次对死亡产生了无比强烈的恐惧。

    雏田觉得如果自己死了,大蛇丸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身体,就连木叶估计也要暗中研究。

    就像他们对待千手柱间那样!

    “……”

    “果然呢,只有长生不死才是王道。”

    思考间,雏田已经飞到了二代土影身前。

    其他三人都有各自的对手了,雏田现在也只能对上这家伙了。

    “嗨!”

    雏田对着空气挥了挥手。

    二代土影的身体缓缓浮现,绷带下看不清脸色,可他还是认出了雏田。

    “是你?”

    “没想到竟然有木叶的忍者出现在砂隐村……”

    雏田解释道:“是因为中忍考试嘛!你死的太早了,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吧?”

    二代土影看了看雏田,语气赞赏道:“真是出色的感知能力……”

    环顾四周,二代土影忽然开口道:“那么你接下来是要阻止我……还是想拖延时间呢?”

    雏田:“……”

    雾草!这是个煞笔吧?

    雏田翻了翻白眼,整个人无语望天!

    我都和你聊天了啊!

    聊天!聊天!聊天!

    估计是个人就应该知道,在战场上和敌人聊天是什么意思吧?

    不是试探情报,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雏田上次和二代土影战斗,都可以秒杀对方了,雏田哪还需要他的情报?

    可二代土影这一句话,直接就将雏田逼到了‘必须出手’的绝路上。

    我方出现了一个叛徒?

    这个绷带男是砂隐村派来的间谍吧?还是说他和砂隐村有了什么py交易?

    恩!必须要防备一下岩隐村了!

    二代土影要是知道雏田心中所想,他一定会大喊冤枉!

    首先,二代土影是个感知型忍者,所以他知道雏田在其他两个战场上所做的事情。

    这都已经连续干掉两个人了,二代土影根本不会觉得雏田会和他拖延时间。

    而且活人和死人的立场也是不一样的。

    既然如此,二代土影理所当然的觉得自己一定要挑拨离间一下。

    你和我打招呼是吧?

    你没立刻出手是吧?

    那好,你一定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好让砂隐村受到更严重的损失。

    二代土影觉得自己一定猜对了,并对自己的智商和做法打了82分,剩下的18分以666的形式发给自己。

    打招呼?没立刻出手?那一定是为了拖延时间!

    等等……拖延时间?

    二代土影看着脸色漆黑一片的雏田,觉得自己可能干了一件蠢事。

    不过看到周围沙忍们看着雏田那略显怀疑的眼神,二代土影又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如果少杀几个人,就能让木叶和砂隐发生冲突,对于雾隐村来说显然是赚了的。

    而且在进攻砂隐村之前,二代土影还和其他几个影聊了聊,大蛇丸不就是木叶的叛忍吗?

    “恩!”

    二代土影心道:“接下来只要继续和眼前的小姑娘拖延时间,木叶和砂隐的联盟必然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