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逐渐背道而驰的两人

    雏田难得正经一次,倒是还挺可怕的说。

    鹿丸:“……”

    不得不说,雏田这番话还是挺有道理的,但鹿丸却很难认同。

    从国际角度上来讲,云忍潜入砂隐村盗取秽土转生残卷,整件事和木叶都没什么关系。

    破坏国际和平的是云隐村,受到迫害的是砂隐村。

    木叶忍者在风之国对云忍出手,这一举动不但会得罪云隐村,同时也得罪了砂隐村。

    尤其是在我爱罗和砂隐高层争权夺利的现在,即便有我爱罗的同意,沙隐高层事后也会找木叶的麻烦。

    雏田之前虽然帮了砂隐村一把,但之前的情况和现在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然而鹿丸作为智者,他不会单从国与国的形式来思考问题,相比于现在得罪云隐村,一旦让云隐村得到秽土转生残卷,显然会给忍界造成更大的麻烦。

    站在木叶的立场,尤其是站在火影一系的立场,鹿丸显然认为晓组织才是忍界最大的威胁。

    在晓组织的问题没有解决之前,五大忍村必须保持相对的平衡与和平。

    此刻由雏田出手追回秽土转生,即便会得罪云隐村,可如今木叶强势,雷影最多不过是口头上闹几句罢了。

    “雏田!”

    鹿丸脸色严肃,沉声道:“你是会飞的忍者,还拥有白眼这种具有超强洞察力的瞳术,只有你才能最快追上盗走秽土转生的云忍。”

    “若是由砂隐村派人追击,势必要派出多股小队分散追捕,这样一来风险就太大了。”

    “……”

    顿了顿,鹿丸语气严肃道:“一旦砂隐村的秽土转生落入了云隐村的手中,那么云隐村势必会对雾隐、岩隐相继出手,忍界的局势立刻就会大乱。”

    “即便是火影大人,也会同意我的意见!”

    雏田挠了挠头,心里琢磨着该如何反驳鹿丸的话。

    鹿丸有句话说的很对,雏田会飞,还拥有白眼,那几个云忍才刚刚逃出砂隐村,如果雏田去追的话,很快就能将云忍追回来。

    ‘唰!’

    两人正僵持着,一名暗部瞬身出现,向手鞠禀报道:“手鞠大人,云隐村的人指责我们砂隐村保护不利,让他们的人死于战争。现在云隐村的人正在风影楼闹事,风影大人请您立刻过去。”

    手鞠:“……”

    手鞠和鹿丸对视一眼,随即带着砂隐村暗部瞬身离开。

    雏田耸了耸肩,对鹿丸说道:“你也看到了,云隐村的人有多无耻?”

    鹿丸焦急道:“正因如此,我们才应该立刻找到那些‘战死’的云忍,让云隐村无话可说。”

    “你太天真了!”

    雏田微微摇头:“你信不信,一旦让我找到那几名云忍,他们就会立刻自杀,同时还会将秽土转生藏起来,然后反咬我们木叶杀人害命。”

    “这些云忍既然被雷影委以重任,就绝不能小看他们的意志!”

    这种事可不是雏田胡乱瞎想,而是在原著中切切实实发生过的事情,而雏田和日向日差就是受害人。

    云隐村的人既然已经指出盗走秽土转生的人已经‘战死’了,那么除非他们活着回到云隐村,否则他们就只能战死。

    鹿丸不得不耐着性子解释道:“雏田,相比于现在得罪云隐村,让他们得到秽土转生才会给忍界造成更大的危害。”

    雏田抬头望了望天,语气淡然道:“从忍者学校毕业后,我的担当上忍是旗木卡卡西……”

    鹿丸有些不明所以。

    雏田继续讲述道:“我调查过卡卡西老师的情报,他的父亲是木叶白牙,而木叶白牙之所以会自杀,正是因为在任务中为了救援队友而放弃了任务。”

    “如果我们在没有火影大人命令的情况下,做出了危害木叶的举动,即便回到村子也不会有好结果。”

    “一旦云忍死在了我的手里,云隐村又以战争作为威胁,即便战争不会爆发,我们也是村子的罪人!”

    鹿丸皱眉道:“纲手大人不是那样的人!”

    “而且我认为白牙大人的做法是正确的,那些为了任务而抛弃同伴的人,或许是真正的忍者,但却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的底线!”

    雏田表情认真的看着鹿丸。

    “鹿丸,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从来都没有‘正确’与‘错误’之分,有的就只有利益与取舍!”

    “两年前,砂隐村与大蛇丸联手攻打木叶,可是事后木叶仍要与砂隐村结盟。因为以当时的局势而言,只有木叶和沙隐再度结盟,才能让蠢蠢欲动的岩隐和云隐平静下去。”

    “或许你的考量是对的……”

    雏田静静看着鹿丸,微微摇了摇头,淡淡道:“但我是日向宗家的继承人,我的行为不仅代表了我个人,还代表了整个家族。”

    “……抱歉了!”

    说完,雏田从窗户溜进了自己的房间,反身将窗户关上,做出了代表胜利的‘v’字形手势。

    雏田觉得刚刚的自己简直帅呆了,无论是智商还是对人生的看法,都完爆了鹿丸那个小年轻。

    感谢人生哲学家大蛇丸以及宇智波鼬的教导。

    旅馆天台,鹿丸站在漫天风沙中久久无言。

    他和雏田,终究还是渐渐背道而驰,彼此已经越走越远了。

    鹿丸觉得自己的决策对于忍界的未来是有利的,而雏田或许也认为这是有利的。

    但雏田却不能这么做。

    雏田为了家族选择了求稳,不出手就不会错。而忍界的未来对于拥有超级强者的日向一族而言,或许只是一场争夺战功的游戏而已。

    雏田的选择并非短视,而是因为所处的立场不同,所以与鹿丸选择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处理方法。

    鹿丸和纲手在顾忌晓组织,但雏田不会。

    雏田今年才十四岁,正处于一个人成长最快的年纪。

    去年,雏田就已经和晓组织首领佩恩打成了平手。

    而今年……根据情报,这次进攻砂隐村的几个影,几乎没有一个能在雏田手下坚持一分钟的。

    鹿丸感到一阵无力。

    他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少年时期的两人明明是最好朋友,可如今却是越走越远。

    想到父亲奈良鹿久对日向一族的猜测……

    鹿丸喃喃道:“忍界真的要乱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