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即将成为造人机器的佐助

    “雏田!”

    卡卡西背着重伤的大和,带着已经恢复过来的鸣人瞬身到雏田身旁。

    看到重伤倒地的佐助,鸣人眼眶微红,想要上前扶起佐助,刚走了两步却又微微顿住,“佐助……”

    雏田拍了拍鸣人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这种程度的伤势还死不了。”

    “原本我想要打断佐助的双手双脚,不过佐助反抗的非常激烈,我也只能将他重伤了!”

    “这样的话,我们就能把佐助带回木叶了!”

    此时此刻,雏田的心里可谓是万分得意,觉得自己这个潜伏在木叶的小间谍简直完美极了。

    两年前佐助潜入木叶刺杀三位长老,虽然后来证明救走佐助的人是那个带着面具的神秘人,但雏田当时可没有完全洗清嫌疑。

    可是现在呢?

    佐助可是被雏田活捉了,这下就没人会怀疑自己和佐助有联系了吧!

    就算带土也不会再怀疑佐助了。

    说话同时,雏田走到卡卡西身后站好,同时拉开了与佐助之间的距离,避开所有人的目光对佐助挑了挑眉毛,示意请开始你的表演。

    佐助:“……”

    虽然已经不再咳血了,但佐助表示自己根本不想说话,尤其是不想和雏田说话。

    心好累。

    佐助已经可以想象到,自己被带回木叶后的凄惨后半生了。

    最好的下场就是被封印查克拉,然后关在监狱里默默无闻的过完下半辈子。如果再残忍一点,可能就是以刺杀长老的罪名直接处死。

    不过有雏田和鸣人在,处死应该不至于。

    但佐助最担心的并不是蹲监狱,而是被木叶当成秘密的造人机器……毕竟写轮眼还是非常强大的。

    村子完全可以将佐助关在监狱里,然后派某个……又或许是某些个被洗脑的女忍者和佐助造人,将宇智波的血脉流传下去,让写轮眼成为永远属于木叶的力量。

    新的宇智波族人或许会一直生活在暗部,等到未来的某一天,当佐助的风头过去后,再让宇智波的族人重新回到大家的视线里。

    一想到这里,佐助顿时心如死灰,对未来充满了绝望。

    卡卡西微微点头,随后对雏田说道:“雏田,大和受伤了,你先帮他治疗一下。”

    “好的呢!”

    雏田扶着大和躺在地上,同时离佐助更远了些,给佐助营造一个非常好的逃跑环境。

    检查了一下大和的伤势,雏田安慰道:“没事,就是一点小伤,我马上就能治好。”

    将泛着绿光的小手放在大和的胸口上,大和身上的伤口缓缓愈合,没一会就恢复了精神,重新站了起来。

    卡卡西吩咐道:“大和,佐助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卡卡西前辈。”

    大和应了一声,双手结印后,几条充满活性的木头从大和的手臂上蔓延而出,将佐助死死的困了起来。

    “木遁?”

    “是千手一族吗?”

    看到大和后,佐助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就连千手柱间都被木叶秘密造人了,更别说他这个宇智波遗孤了。

    佐助虽然很想将宇智波一族发扬光大,但却不是以这种‘被迫’的方式将血脉遗传下去。

    鸣人满脸担忧的看着佐助,随即转头看向卡卡西问道:“卡卡西老师,如果佐助被带回木叶的话,村子会不会……”

    卡卡西拍了拍鸣人的肩膀。

    “别担心,鸣人!”

    卡卡西安抚道:“佐助虽然犯下重罪,但是这里面的原因非常复杂,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

    “纲手大人可是非常开明的火影,她会给佐助一个公平的审判。”

    鸣人低着头微微沉默,他不知道自己执着的将佐助带回木叶究竟是否正确。毕竟此时的佐助和原著中的佐助不一样,原著中的佐助在这个时候可没有被宣布为叛忍。

    若非佐助劫走奇拉比,他在村里的记录不过是暂时离村修行而已。

    雏田很是不满的瞪了佐助一眼,这家伙究竟在搞什么飞机啊?

    刚刚那么好的机会,而且佐助也稍微恢复了些力气,就连伤势都恢复了一些。

    毕竟浦式的查克拉本来就具有强大的恢复能力。

    为什么不使用大蛇丸流替身术逃跑?

    直到夜幕降临,佐助被雏田一行人带到一个山洞中稍作休息,雏田才突然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莫非佐助……根本就不会大蛇丸流替身术?

    火堆旁,已经完全想明白了前因后果的雏田猛然站起,惊的大和全身一个激灵。

    反倒是卡卡西和鸣人,早就适应了雏田的一惊一乍。

    “雏田,怎么了?”大和茫然的问道。

    雏田吐了吐舌头重新坐下来,微微道:“没事,就是忽然想到一件事。”

    卡卡西看着雏田问道:“你是担心那个会使用时空间忍术的面具男救走佐助吗?”

    o(╯□╰)o:并没有!

    雏田点了点头,开口道:“除了二对一的战术外,我们现在都没什么办法可以克制那家伙的忍术。”

    卡卡西没有说话,或许从某些方面而言,佐助被面具男救走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除非木叶决心处死佐助,否则无论佐助被关在哪里,对于一个掌握了时空间忍术的忍者来说,都可以轻易将佐助救走。

    卡卡西瞥了鸣人一眼,轻声道:“无论那个人是否会救走佐助,但是选择的权利始终都掌握在佐助自己的手里。就算佐助选择离开村子,他也依然可以选择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鸣人、雏田!”

    “我希望你们可以让佐助回心转意……至少我们回到木叶还需要好几天的时间。”

    雏田这下才明白卡卡西为什么不让自己带飞,而是选择以步行的方式返回木叶了。

    原来是要自己和鸣人说服佐助啊!

    毕竟回到木叶,就意味着佐助要接受审判,这样一来佐助与木叶将会彻底决裂。

    然而就像雏田之前猜测的那样,只要佐助不被木叶处死,带土就一定会将佐助救走。

    与其面对这样的结果,还不如趁着现在的时间,尝试一下改变佐助的某些想法,消除佐助心中的仇恨。

    “我明白了!”

    鸣人淡淡说了一句,随后起身朝着山洞内走去,看样子是打算和佐助交心了。

    雏田犹豫了一下,随后满脸郁闷的咬了一口手上的鸡腿。

    如果自己之前的想法没错,佐助根本不会大蛇丸流替身术的话……那么他现在一定很不想见到自己吧?

    雏田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