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缺心眼也是一种天赋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雏田此前对黑绝、佐助的‘掏心掏肺’,的确是有所回报的。

    至少佐助是真心信任雏田的,至于黑绝……即使他暗地里搞了些小动作,但是目前他和雏田仍然处于一个蜜月期,在某种程度上依旧和雏田保持着‘真心实意’的合作。

    见雏田面色微红,似乎对此很是羞愧,日向日足沉声道:“雏田,这是你的天赋!”

    你管缺心眼叫天赋?

    日向日足平心静气的解释道:“并不是每个人的真心付出,都能换来对方的真心回报。”

    “雏田,在这一点上,你做的比任何人都好。”

    “但你如果能在此基础上,多一些对人的防备,我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雏田:“……”

    在日向日足没有耳提面命的提醒雏田黑绝可能有问题之前,雏田是非常信任黑绝的。总觉得既然两个人的目的一致,又已经谈好了辉夜复活之后的计划,就完全可以信任对方。

    而雏田这种缺心眼的信任,也确实换来了一些回报。

    雏田能够感觉到,黑绝对自己的信任已经渐渐超过了对带土的信任,甚至黑绝和带土之间已经有些一些嫌隙。

    带土对佐助的秘密培养就是证明,至少带土没有让白绝去监视佐助。

    说着是天赋……好像也没差啊!

    日向日足看着雏田继续说道:“如今黑绝、带土、佐助、大蛇丸几人之间虽然各有谋划,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却远比之前局势明朗时更为有利。”

    雏田稍微想了想,也是大点其头,认为日向日足说的很对。

    佐助信任雏田;大蛇丸在雏田与黑绝之间,显然也认为雏田更可信一些;而雏田此前对黑绝的掏心掏肺,也换来了黑绝的信任。

    而带土和佐助之间又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雏田与佐助之前的一场战斗,能不能骗过带土暂且不说,但带土手中可以利用的棋子本就不多,在没有拿到轮回眼之前,带土是绝对不会放弃佐助的。

    这么一想,雏田觉得自己反而是手段最高明的那个。

    明明是多方讨好的墙头草,却能换来对方的真心信任。

    “我明白了!”

    雏田郑重其事的说道:“我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了。”

    如今对雏田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收集尾兽的查克拉源,有黑绝和佐助的双重保险,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岔子。

    面对黑绝的时候,雏田依旧可以扮演那个真心实意想要复活大筒木辉夜的角色。而面对大蛇丸的时候,雏田则是扮演渴望力量和永生,为此可以不择手段的人设。

    虽然看似一切都没有变化,但至少雏田的心境已经和当初不一样了。

    这就是进步啊!

    日向日足满意的点点头,他观察过雏田许久,也经常询问雏田与黑绝、佐助、大蛇丸等人接触时的细节。

    雏田似乎有一种很容易取得他人信任的天赋,哪怕是大蛇丸这种心机深沉的老阴比,或许也会觉得与雏田合作很有安全感,并不用担心自己会上当受骗。

    就连在忍界布局千年的黑绝,也在雏田‘诚心诚意’的付出下选择了信任雏田。

    这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哪怕是同样拥有‘宇智波’这个姓氏的佐助和带土,现在不也是互相防备,互相算计么?

    日向日足给雏田倒了杯茶,而后开口问道:“雏田,如果计划顺利的话,你估计还要多久才能复活那个人?”

    “可能也就几个月吧?”

    雏田想了想,说道:“一尾到七尾都没什么难度,九尾也已经有了备用的,八尾虽然是最完美的人柱力,但也很难逃脱晓组织的追捕。”

    “不过要说唯一拿不准的,可能就是三尾吧!”

    “毕竟三尾现在是野生状态,如果木叶要参与三尾的守护战,第五代很可能会派我过去。”

    如果纲手派雏田去争夺三尾,以雏田的实力绝不可能出现失手的情况。

    如今木叶和雾隐的关系还不错,所以无论是直接杀死三尾,还是让雾隐选出新的三尾人柱力,都会给晓增加不少难度。

    日向日足显然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有家族做拖累的雏田,现在还不能直接脱离木叶。

    毕竟谁也说不准大筒木辉夜的复活是否能够成功,也不知道在辉夜复活后,是否会听从黑绝的意见,遵守之前与雏田的承诺。

    万一黑绝反水,又或者是大筒木辉夜执意要收回所有的查克拉,双方大战是不可避免的。

    在忍村时代,日向一族很难脱离木叶独自生存。

    倒不是说会有什么危险,而是如果没有经济来源的话,日向一族光是生存都成问题。

    没有国家的支持,就连生意也做不了。

    想要立于不败之地,还得多方下注才行。

    “几个月……”

    日向日足沉吟一声,他之前可没想过会这么快的。

    如今日向一族的整体实力虽然提升不少,但要说掌握仙人模式,至少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哪怕是修行进度最快的日向日差,在日向日足看来也得再有几个月才行。

    雏田继续说道:“在九只尾兽集齐之前,黑绝和带土一定会杀死长门,拿回属于宇智波斑的轮回眼。”

    “我和黑绝计划在对长门动手时趁机复活宇智波斑,但带土显然也有他的计划,或许他会利用佐助的力量阻止我们。”

    日向日足闻言皱眉问道:“我之前听你说起过,如果只是为了复活大筒木辉夜,那么无论是谁,只要成功发动无限月读,都能唤醒辉夜的意志吧?”

    雏田点点头:“是这样没错!”

    日向日差沉吟道:“那么黑绝其实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

    雏田挠了挠头,仔细回忆了一下原著中的内容。

    或许黑绝执意要用宇智波斑作为祭品复活大筒木辉夜,也未必是因为追求完美的强迫症,更有可能是因为宇智波斑信任黑绝,黑绝偷袭宇智波斑也更容易得手。

    毕竟在宇智波斑看来,黑绝就是他的意志,是绝对可以信任的。

    而带土绝对不会信任黑绝,也不可能给黑绝偷袭他的机会。

    雏田将这个想法说给日向日足,日向日足也是了然的点了点头。

    “照这么看来,既然黑绝拟定了这个计划,就说明在大筒木辉夜复活之前,他还是信任你的,也不想和你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