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士别三日!胜西格!

    “什么?威格尔要挑战厨师海贼团?”

    老约翰皱眉,来回踱步。

    李斯特凑上前,问:“厨师海贼团?有多强?”

    “厨师海贼团是东海最强大的海贼团,船长哲普,赏金2000万贝利,拥有高超的腿技,是只凭全腿战斗的大海贼,他的鞋子被敌人的血所染红,故有红脚之名!绝非现在的巨斧海贼团能挑战的啊!”老约翰摇头。

    “可是,船长已经做了决定。”李斯特耸肩。

    老约翰叹口气,一年来威格尔在东海的顺风顺水,给了他勇气和错觉啊!

    飘了,飘了!

    “也许让威格尔认清现实是件好事儿。”

    老约翰看一眼李斯特,说:“这一战,你就不用参加了。”

    “你无法保护我一辈子,老头子。”李斯特说。

    老约翰犹豫,半年来,李斯特的进步,点燃他熄灭的仇恨之火,他已经将一切赌在李斯特身上,不惜教他海军六式这样的官方秘技,所以,他不想看到还未长成的大树,中途折断,但就像李斯特所言,他无法保护李斯特一辈子。

    李斯特不想错过实战的机会,眼珠一转,道:“别忘了,我是厨师长,不用参加正面的战斗。”

    老约翰最终还是带上李斯特,回到血斧号。

    一顿丰盛的午餐后,血斧号满帆起航。

    甲板,无所事事的海贼三五成堆,或聊着天,或清洁着武器,或是闭目养神。

    “西格,还记得半年前我说的话吗?”李斯特走到魁梧的西格面前,朝他勾勾手。

    西格放下枪,站起来说:“来吧,小子,让我看看你在岛上干了什么,我说过,赢得还会是我!”

    甲板上的海贼纷纷起哄,水手长汉森不知从哪儿钻出来,吆喝着海贼们下注,等他的木桶里装满贝利,他走到李斯特身边儿,勾住他的肩膀。

    “李斯特,我押了你两万贝利,给我狠狠揍他!”

    西格扭动胳膊,关节发出咔嚓声,他来回走动,面带自信的笑容,说:“小子,准备好了吗?把你打疼了,可别哭着找妈妈!”

    李斯特勾勾手,说:“西格,你只会说些废话吗?”

    西格吐口唾沫,高大的身躯猛然前移,紧随而来的是硕大的铁拳,拳头裹挟的劲风,发出呜呜的呼啸。

    拳头在李斯特眼前不断放大,就在西格怀疑李斯特是不是吓傻了,自己要不要收一些力量时,李斯特身子往侧边一偏,像是被风吹开的纸片,轻巧的避开了西格的拳头。

    “纸绘!”

    “铁块”是将力气充满身体,让身体变得如钢铁般坚硬厚重,“纸绘”则是卸下全身力量,通过对手动作所产生的气流变化,有如在纸面绘画般轻松自如的控制身体。

    两种完全相反的对身体力量的控制技巧。

    李斯特竟然避开了自己的重拳?

    西格吃惊,嘴上却道:“干得不赖啊,小子,接下来我要认真了。”

    西格目光一凝,身上一股凶势腾起,重拳接连挥出,顿时只看见重重拳影。

    “铁块·招架!”

    李斯特扎个马步,将双臂交叉,挡在身前,任凭西格的重拳雨点般落下,他的身躯如扎根的大树,岿然不动。

    船舵旁,老约翰偶尔看一眼甲板的战斗,他眼光毒辣,看出李斯特要取胜,并不难。

    西格的攻击看似狂猛,却没有给李斯特带来任何威胁,反而凭白消耗自己的力气。

    “唉,可惜老头子只会铁块、纸绘。”

    挨打的李斯特心里郁闷,感觉到西格的攻击频率降低,听见他略微急促的呼吸,李斯特便知机会来了,他解除“铁块”,往后一跃,以“纸绘”避开七八拳,脚步蹬地,后退的身体猛然向前,撞进西格怀中,在西格慌乱的目光下,一记拳头正中他的腹部。

    嘭!

    低沉的爆响声后,高大的西格仿佛弓背大虾,向后飞出三米,被七八个海贼架住。

    “重拳”西格可是巨斧海贼团仅次于船长威格尔、副船长老约翰、水手长汉森的第四号人物,现在竟然被打败了?

    血斧号陷入片刻的沉寂,紧接着就是赢钱的欢呼声,输钱的咒骂声。

    西格站起,揉着腹部,走到李斯特身边,恶狠狠的瞪他一眼,然后举起他的右手,高呼“李斯特”!

    “男人的胸怀,要像大海一样宽广。”西格大声说,他拍拍自己的胸膛。

    西格的举动,让咒骂他的海贼闭上嘴巴,然后跟着他高喊“李斯特”!

    最后,西格看向李斯特,说:“下次赢的人会是我!”

    “不,赢的人还是我!”

    李斯特和西格对视,旋即哈哈大笑。

    甲板上的比试仅是个插曲,给无聊的航海生活,增添些乐趣。

    李斯特顺利的融入血斧号海贼团。

    船上厨房,李斯特、查尔斯、科尔曼准备着晚餐,足有六十人份。

    半年时间,李斯特变强了,血斧号壮大了。

    威格尔更换了战船,招揽了新的船员,他的目标始终是伟大航路。

    “厨师长,船长要我问你晚餐准备好没有?”一个青年海贼站在厨房外探头探脑。

    他有着瘦高的个子,浅紫色的头发,长方形的脸,以及厚厚的嘴唇。

    “啊,克利克啊,你个臭小子,快进来帮忙!”靠近门口的科尔曼走过去搂住青年的脖子,夹着他往里走。

    李斯特切好熏肉,瞥了一眼,问:“他是?”

    “你不在的时候,船长招的年轻船员之一,克利克,你别小瞧他,实力很强呢!”查尔斯搅着浓汤。

    “厨师长!”克利克连忙立正敬礼。

    科尔曼解释:“他之前当过盗贼,我们遇上他的时候,他正被海军追捕。船长很看好他,一直带在身边呢!”

    李斯特拍拍克利克的肩膀,说:“你以后一定会是名镇东海的大海贼!”

    克利克一个劲傻笑,似乎听不懂李斯特在说什么。

    血斧号出航两天后,终于找到了乔治厨师号,瞭望手敲响铃铛,观察敌船动向,汇报给舵手。

    威格尔走出船长室,扛着等身高的巨斧,威风八面的立着,大声吆喝起来。

    平日里懒散的众海贼各司其职,帆手控帆,炮手就位,拿着火枪的填充弹药,握着打刀的擦亮刀刃……

    关系两个海贼团存亡的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