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失去斗志的男人!西格!

    海圆历1512年,初春。

    谢尔兹镇,去年冬天新开的旅馆餐厅,满脸凶恶的壮汉西格把麦酒重重的砸到桌上。

    客人不满的站起。

    “看什么?你再看一眼,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下酒!”西格居高临下,瞪着客人。

    “没,没什么。”

    客人满脸是汗,乖乖坐下,心里嘀咕着要不是为了看那个身材火爆的老板娘,他才不会来这种地方喝酒。

    “西格,你又粗鲁的对待客人,我怎么说的,顾客就是贝利,你要爱他们!”

    甜美的吼声传来,西格脸色一变,就见个高挑女人走进餐厅,她有着头火红的秀发,烈焰红唇,肌肤白皙,穿件红色短衣,裹不住呼之欲出的胸脯,红色长裤,露出的柳腰,腹部微微鼓起。

    吸溜……

    一阵吞咽口水声,实在是因为这女人身材太火辣了。

    女人媚眼微斜,店内仅有的客人低下头,装作喝酒的样子,她不屑的哼一声,又是个有心没胆的家伙。

    西格露出狗腿子的讨好笑容,凑到女人身边儿。

    “波利塔亚,你怎么来了?你有了身孕,要好好休息。”

    波利塔亚推开西格,坐上吧台,端起杯麦酒,咕咚咕咚一口喝光,擦掉唇边酒渍,打个酒嗝,说:“老娘不来,你会有客人?”

    西格无言以对。

    嘎吱,门被推开。

    店内三人同时往外看。

    一个身材修长的少年迈步进来,他穿着蓝色的短袖衬衫,浅灰色的长裤,一双人字拖,黑色的短发搭配小麦色的肌肤,让他看起来与众不同。

    西格愣了一下,然后高兴地张开双臂迎上去,和少年来了个熊抱。

    西格赶走了餐厅唯一的客人,不再营业。

    “我们的厨师长,李斯特。”

    “李斯特,我妻子,波利塔亚!”

    波利塔亚打量李斯特,抱起双臂说:“西格说你做的食物是他吃过最美味的东西。”

    李斯特瞟一眼快要裂衣而出的汹涌波涛,西格真是好福气啊,他客气地说:“那是因为他没有吃过更美味的东西!”

    波利塔亚微舔红唇,似是挑逗地说:“哦?你比他有意思,也许我们会有共同话题。”

    李斯特微微耸肩:“如果你希望西格揍我一顿的话,我们可以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

    波利塔亚笑起来,花枝乱颤。

    “你们在说什么?”西格端来两杯麦酒。

    “我们在探讨一个关于绿色的话题。”李斯特说。

    “厨师长真幽默。”波利塔亚风情妩媚。

    西格哈哈大笑:“我知道,你一定会喜欢他,他是个有趣的家伙。等你吃了他做的美食,你会爱上他。”

    “是吗?我一定要尝尝,西格,到时候别怪我离你而去。”波利塔亚开玩笑道。

    “不,我怎么会怪你呢?因为我也会跟他一起走。”

    李斯特端起麦酒,说:“那我一定会把你踢开。”

    西格大笑,和李斯特碰了杯子,说:“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喝光麦酒,波利塔亚起身去续杯,厨师端来盘鸡肉,西格扯了个鸡腿递给李斯特。

    “岛上的生活是不是很无聊?来跟我合伙吧,有你的厨艺,我们一定会赚大钱!”

    “我被赶出岛了。”李斯特说。

    “啊?”西格吃惊。

    “出事了?”

    “老头子没什么能教我了,我打败了他。”李斯特接过波利塔亚递来的麦酒,道了声谢。

    西格灌了半杯麦酒,哈哈大笑:“干得漂亮,这样你就可以和我一起开餐厅了。”

    “世界很大,西格。”李斯特说。

    “喂,你是在嫌弃我的餐厅很小吗?”西格凶恶大吼。

    “不小吗?”

    西格一愕,然后灌半杯麦酒,把杯子砸在桌上,哈哈大笑,对波利塔亚说:“看吧,我就说他是个有趣的家伙。”

    “喜欢说实话的小男人,还真是可爱呐!”波利塔亚眨着眼笑。

    西格无奈:“亲爱的,你再夸他,我会吃醋的。”

    “西格,男人的胸膛,要像大海一样宽阔。你说的!”

    西格哑口无言,波利塔亚哈哈大笑。

    “听说了吗?乔治厨师号打算前往伟大航路,正四处招募船员。”西格不再纠结餐厅的话题,谈起海上的事情。

    “是吗?”李斯特放下木杯,他一直在岛上训练,对外界的事知之甚少。

    “不知道,我也是听客人说的。”西格心情复杂。

    “西格,你还想回到海上吗?”李斯特忽然问。

    西格一怔,好一会儿,才笑着说:“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开一家旅馆餐厅,你看,我已经实现了我的梦想,而且,波利塔亚怀孕了,我要看着我的孩子出生。”

    李斯特微笑:“去当海军怎么样?”

    他从兜里搜出张海报,放到桌上:“这儿的海军基地征兵呢!一个梦想实现了,总要有下一个梦想,不是吗?有了餐厅,有了家庭,你更应该肩负起保护她们的责任。”

    “你是说我无法保护她们吗?”西格猛地揪住李斯特的衣领,恶狠狠地喝问。

    李斯特笑了笑,一记左勾拳,西格飞出去,木制柜台撞开个豁口。

    “嘶,好疼!”

    西格挣扎着坐起,腮帮红肿,头晕眼花,一个身影笼罩了他,脸上满是令人讨厌的笑容。

    “你瞧,你能保护她们吗?那个对我说,下次一定会赢的家伙,已经变成了软蛋,真让人失望啊!”

    “臭小子,我要打飞你!”

    西格双眼喷火,重拳挥出。

    嘭!

    一只手掌轻松地抓住西格的拳头,反身一扔,西格壮硕的身躯撞翻四五张桌子。

    西格还想站起,一只脚踩上他的胸膛,李斯特蹲下来,无视西格眼中的愤怒,说:“想要守护心爱的东西,仅凭这样还不够啊!知道巨斧海贼团为什么会输吗?因为自大,因为弱小,因为没有再站起来的勇气!西格,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勇气,你的勇气呢?”

    “可恶,臭小子,不要以为变强了就能对我说教,我在大海上喝酒的时候,你还在哭鼻子呢。勇气,谁说我失去了勇气?”

    西格咬着牙齿,肌肉鼓起,双目圆瞪,渐渐把压在胸膛的脚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