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差距!认知自己!(求推荐求收藏)

    “呀!”

    古伊娜向前挥剑,气势十足,剑风凌厉。

    李斯特往左一偏,让开这一剑。

    刷刷刷……

    竹剑骤然化作剑影,将李斯特笼罩。

    索隆和一众小伙伴瞪大眼睛,看着李斯特在剑影中,就像在纸上绘画一样,轻松写意的避开所有攻击。

    “海军六式吗?”耕四郎略微皱眉。

    “不像是海军总部的精英啊,那可是一群目中无人,令人讨厌的家伙。”

    古伊娜往后一退,冷冷盯着李斯特,生气的说:“你看不起我吗?”

    “没有。”

    “那请你认真点儿,拿出你真正的实力,不要因为我是女孩,就不愿出手,我不需要你的特殊对待。”古伊娜冷着脸。

    李斯特笑起来,说:“因为身为女生而感到自卑?”

    “闭嘴!”

    古伊娜猛然挥剑,竹剑撕开空气,发出呜的声音。

    “生气了?”

    李斯特轻松跃开,说:“越是生气,越是在乎。”

    “你给我闭嘴!”

    刷刷刷……

    竹剑狂攻。

    耕四郎微微摇头。

    索隆紧握双拳,死死瞪着,难道连古伊娜都要败了?

    古伊娜一直是索隆想要翻过去的大山,一次次挑战,一次次失败,而现在,古伊娜就要在他面前落败,明明是竞争对手,他也忍不住为古伊娜加油,他不希望古伊娜败给别人!

    “呼呼……”

    手中的木剑变得格外沉重,古伊娜汗如雨下,李斯特却像没事儿人,微笑的看着她。

    “可恶!”

    古伊娜双手持剑,斜劈向李斯特。

    李斯特没有再避让,他抬起左手,抓住飞速劈来的竹剑,然后挥出一拳。

    呼!

    狂风拂面,古伊娜短发凌乱飞舞,尘埃落定,她怔怔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拳头。

    拳头张开,曲指,轻轻在她额头弹了一下。

    古伊娜眼睛渐渐通红,眼泪流淌出来,松开竹剑,从道场跑了出去。

    “古伊娜?”索隆高呼,连忙追出去。

    李斯特看向耕四郎,他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宣布李斯特获胜。

    村子的后山,平坦的空地。

    “古伊娜没事儿吧?”

    耕四郎摇头,说:“古伊娜是个极为要强的孩子。”

    “看得出来,她似乎很在意自己的性别。”李斯特说。

    “古伊娜从小就开始学剑道,希望继承这家道场,虽然她在剑道上极具天赋,但是,女剑士有一个巨大的障碍。”耕四郎语气带着些许遗憾。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嗯?”

    “一开始就否定的话,永远迈不出那一步吧?”

    “明知道结果,何必白费力气?”

    耕四郎掀开披在身上的外衣,单手持剑。

    “来吧!”

    李斯特右脚蹬地,土石飞溅,整个人如炮弹般弹出,右拳裹挟狂风,轰向耕四郎。

    拳还未至,风已扑面,耕四郎恍若未觉,直到拳头出现在面前那一刹那,身影突兀消失。

    李斯特瞳孔蓦然缩起,好快!

    耕四郎并非消失,而是一瞬间爆发的速度,超出了眼睛能看到的极限。

    李斯特猛然偏头,余光瞥见耕四郎的身影出现在侧边儿,紧接着竹剑挥落。

    “纸绘!”

    他想要闪躲,但竹剑快若闪电,李斯特意识到不妙时,剑已落位。

    啪的一声,李斯特腰间中剑,摔飞出去。

    秒杀!

    “海军六式的确是很实用的技巧,但任何技巧,都是基于自身,过于追求技巧、招式,忘记身体、心灵的锻造,无异于是舍本逐末。”耕四郎收剑。

    李斯特站起来,腰际隐隐作痛,他回味刚才的战斗,耕四郎用的是最基本的招式,连一心道场最差劲的学生都能使出来,但就是最简单的剑招,让他毫无反抗之力。

    总结起来,就是快!

    快到李斯特明明意识到要中招,身体却反应不过来!

    深吸口气,李斯特道:“再来!”

    啪!

    一剑!

    啪!

    又一剑!

    ……

    土圆一郎站在林外,看到灰头土脸的李斯特,连忙迎上去。

    “怎么样?”

    “完败!”李斯特道。

    土圆一郎吃惊,他见过李斯特打败厨师海贼团的维亚,知道他实力不弱,没想到居然不敌耕四郎。

    “不要灰心,耕四郎先生很强!”土圆一郎安慰道。

    “谁说我灰心了?科尔曼,我准备住半年,这里有山,有水,有人,可是修行的好地方。”

    李斯特目光坚定。

    本以为学会“铁块”、“纸绘”,他还算有点儿实力,但是,“铁块”、“纸绘”在耕四郎面前,竟然脆弱不堪,“纸绘”且不提,就是“铁块”,耕四郎总会找到破绽,然后轻轻一刺,举重若轻,李斯特根本防不住。

    耕四郎的确是个好老师,比试过程中,点出了李斯特的不少缺陷,尤其是基础不足。

    体术以身体为根本,是一切技巧、招式的根基,当身体足够强大,像凯多那样,再多技巧、招式,全是花里胡哨,一棒子足矣!

    老约翰终究不能和耕四郎这种干了半辈子教育工作的人比,他教李斯特海军六式,本意是希望李斯特更好的利用身体优势,而耕四郎却觉得李斯特这样的年纪,更应该打好决定上限的基础。

    这也是一心道场的理念,注重身体、心灵的修行,而不追求招式、技巧的华丽。

    也因为这样,耕四郎认为古伊娜不适合继承道场,哪怕他认可她在剑道上的天赋。

    成年后,女剑士的意志力、专注度,都会逊色于男剑士,力量、速度,更不如男剑士,这是男人和女人天生的差别。

    简而言之,一心道场,或者说耕四郎的剑道,是男人的剑道,不适合古伊娜!

    “没问题,别说住半年,住一年都可以。”土圆一郎爽快道。

    “不,我会在山中结庐而居,我想要你帮我送一封信到谢尔兹镇,交给波利塔亚。我会给你十万贝利,作为报酬。”

    土圆一郎知道那个漂亮的女人,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感慨世界的不公,西格那货,怎么命那么好,会被那种美女看中。

    土圆一郎推辞,愿意替李斯特走一趟,但不接受报酬,李斯特以他如果不接受报酬,就换别人为条件,他最后还是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