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争夺!多方汇聚的遗迹!

    李斯特解下蒙住眼睛的黑布,略微适应屋里的光线,金黄色的鸡蛋薄饼散发诱人的香气。

    他洗了手,用毛巾擦干,抓起块薄饼。

    “有用?”古伊娜等大婶走了,也抓了一块,边吃边问。

    李斯特知道她问什么,点头说:“还行,生命是奇迹!失去眼睛,一开始会不适应,等时间久了,听觉、嗅觉、触觉等方面,反而更敏锐了。见闻色霸气和听有关,你看我现在蒙住眼睛,跟正常人并无区别。类似锻炼身体,随时使用霸气,哪怕每次只进步一点儿,量变总会形成质变。”

    蒙上眼睛,锻炼见闻色霸气的方式之一。

    霸气和体力一样,会被消耗掉,李斯特以“极限特训”的办法,随时开着见闻色,榨干到极限,才会休息。

    而失去视力,各种活动,都需要见闻色来“看”,也是对见闻色的熟悉和运用,熟能生巧嘛!

    像以后的藤虎大将,见闻色霸气能捕捉到太空的陨石,再以果实能力抓下来攻击,简直bug,能练出如此强大的见闻色,和他双目失明有直接关系。

    对藤虎来说,见闻色就是他的眼睛,使用它和普通喝水吃饭一样简单。

    “那我也试试。”古伊娜不会错过任何变强的办法。

    “牛排不错!”

    李斯特拿起毛巾,擦了擦手。

    “我觉得薄饼更好些。”

    付过钱,李斯特和古伊娜在酒吧老板、大婶看怪物的目光中离开,后厨的厨师,已经累倒在地,不远处是一大堆餐具,而李斯特和古伊娜的肚子,跟来时没什么区别。

    “生命归还”对吃货来说,绝对是最有价值的技能,嗯,没有之一,丝毫不用担心吃胖。

    大狗达基,鬣狗会的头号打手,拳击手出身,性格凶恶残暴,喜欢一拳打碎对手的下巴,此外,他还擅长追踪,有着像狗一样敏锐的嗅觉,凡是他想找的人,无论在哪儿,他都能找到。

    “我能感觉到,她就在这儿,那个该死的女人,她背叛了鬣狗会,家主死了,我们必须为他报仇!”

    达基嗅着空气,注视着黑夜,目光阴沉,深处藏着野心。

    鬣狗会的家主死了,自然要选出新的家主,而谁能杀死背叛者,谁的机会就最大。

    能当老板,没有人愿意干一辈子的打手!

    “那个女人来杜姆镇,一定是寻找什么,她似乎对遗迹、古物,很有兴趣。”

    “遗迹的话,只有那儿了。”

    达基看向杜姆镇后山。

    “我们走!”

    夜色中,达基没注意到,离他不远的屋顶,站着道瘦高的身影,风吹过,那道身影消失不见。

    “达基那边儿有动静了,尽管是对手,但达基找人的本事,我还是相信的,他一定有了什么发现。追上他!波尼斯,这次我们合作,你拿赏金,我要达基的人头!”披着风衣,叼着雪茄的胖子道。

    杜姆镇得名于杜姆树,其果子像椰子,汁液是西海流行的饮品,杜姆镇后山,有成片的杜姆树林,靠北边儿,却有一片废墟,残垣断壁,挂满藤蔓、杂草,蛇虫出没,游弋觅食,猫头鹰扑腾而起,给安静的夜晚,增添些许阴蜮气氛。

    弯月下,一道身影投射在断裂的石壁,那是个女人的影子,她不紧不慢的走着,感受着浓厚的历史气息,岁月的沧桑无情,唯有此时此刻,她才能感受到内心的宁静。

    但,闯入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份宁静。

    她闪身避到阴暗处,眉头微皱,凌乱的脚步,证明来的人不少。

    “妮可·罗宾,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儿!”

    达基扫视着遗迹,手一挥,跟随他的心腹分成三队,朝遗迹内搜索。

    他缓缓往前走,就像搜寻猎物的鬣狗,一步一步,渐渐靠近,突然,他止住脚步,看向左边矗立的巨石,咧嘴狞笑。

    “找到你了!”

    达基给右手戴上指虎,猛然挥出一拳。

    轰!

    巨石震动,紧接着,拳面下,石块蔓延开裂纹,眨眼,巨石碎裂倒塌,烟尘中,露出道身影。

    她双手交叉于胸前,烟尘散尽时,念道:“六轮花·锚之花!”

    达基的身上忽然长出的6只手臂,抓住他的脖子、胳膊、脚。

    “哼!”

    达基闷哼一声,他浑身肌肉鼓起,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硬是顶住身上手臂的扭曲。

    “在那里!”

    巨石碎裂的声音,惊动其他人,达基的手下赶来,立即拿出枪,朝月光下的女人扣动扳机。

    砰砰……

    枪声一响,正赶向后山的人,顿时一惊,旋即加快了速度。

    “恶魔果实能力者,真是麻烦!”

    达基摸着脖子,走到妮可·罗宾方才站的位置,指头往地上划过,上面沾了鲜红的血液,道:“她受伤了,跑不远,追!”

    罗宾捂着左臂,狼狈的往遗迹内逃,夜色下,她也看不清到底有多少敌人,以至于混乱中挨了一颗流弹,她的果实能力,需要通过手势来辅助控制,左臂受伤,战力锐减。

    呼!

    凌厉的风刮来,罗宾猛地止步,前方两步,一道剑光落下,地面被切割开。

    她仰头望去,左侧圆顶石块,立着个瘦高的男人,他头戴黑色的大礼帽,穿着燕尾服,吊带西装裤,内衬花格子开襟衬衣,右手持着手杖,好似戏剧里的文明绅士,英俊的面庞,玫红色的嘴唇,灿白的肌肤,月光下宛如死人般,给他增添了邪异之感。

    男人捏住帽檐,微微弯腰,道:“尊敬的女士,此路不通。”

    “你是谁?”罗宾问。

    “哦,忘了介绍。我是新上任的保安官,你可以叫我拉斐特!”

    “找到了!在那儿!”

    这时,达基带着他的手下追过来,看到罗宾,露出狞笑,道:“妮可·罗宾,你还往哪儿跑!”

    罗宾心一沉,前有强敌,后有追兵,局势大大的不妙啊!

    “抱歉,她是我的客人。”拉斐特看向达基等人,客气道。

    达基这才注意到拉斐特,喝问:“你是什么人?”

    “波尼斯,前面!”

    又一伙人抵达,以风衣胖子,和一个武僧服饰的光头大汉为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