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红叶会!花之国的九支水军!(保底一更求首订)

    老人跟着队士兵,来到被封锁的街道,地面、房屋像遭遇了地震一样,破烂不堪。

    老人弯腰,抓起把泥土。

    “沙子?”

    “喂,这儿有个人!”搜寻的士兵掀开石头,喊了一声。

    老人快步过去,看见那人,愣了一下,道:“克洛克达尔?王下七武海,来花之国做什么?”

    老人握拳,往下一挥,拳面爆发一股冲击波,压在克洛克达尔身上的石块、碎瓦,向四周散开。

    “嗯,还活着!让他死在这儿,不好跟世界政府交代。给他找个大夫。”老人吩咐兵士。

    “是,青椒大人!”

    刺桐港,西南区域。

    “两轮花·扼喉!”

    “啊?这是什么?”

    周围的兵卒身上长出两只手臂,抓向自己的脖子,罗宾目光所及,兵卒倒了一片。

    另一边儿,达兹·波尼斯两臂生出刀刃,正和两个持刀的武将硬拼。

    却是罗宾和达兹·波尼斯一追一逃,引起巡逻队伍的注意,迅速将他们包围了。

    两人自然不会束手就擒,这种情况下,不得不合作。

    眼见越来越多的士卒涌来,罗宾紧皱眉头,恶魔果实能力虽强,却是极耗体力,清掉近百杂兵,她已感觉到疲乏。

    “找到了!”

    一道身影从屋顶落下,抓住一支从背后射向罗宾的箭矢,折成两段。

    “飞指枪·弹雨!”

    凝聚于指尖的力量,仿佛火力全开的枪口,周围的杂兵,瞬间倒下一大片。

    罗宾不由松了口气,擦去额头汗水,看清是李斯特,颇为尴尬,又有些内疚,还有些许的温暖,犹豫后,还是说:“谢谢!那个,抱歉,我过于激动了。”

    李斯特轻轻一笑:“原谅你了,没有下次!”

    罗宾:“……”

    明明是李斯特言行太突然了,她完全没心理准备啊,怎么好像是她错了一样?

    罗宾不知该说什么,打吧,打不过,逃吧,逃不掉,反而又被救了。

    “一会儿再聊,现在情况不妙,先去找企鹅!”李斯特严肃道。

    罗宾亦知轻重,微微点头,瞥向还在和两个武将激战的达兹·波尼斯,说:“能救他吗?多个人,多份战力。”

    这货还真是执着,从西海西岸追到西海东岸。

    达兹·波尼斯的实力,较之七年后,遇上索隆时,有不小的差距,若是七年后的他,对付两个百夫长级武将,不说手到擒来,也不会久战不下。

    “谢谢!”干掉对手,达兹·波尼斯显得很拘谨。

    “你应该谢她!”

    李斯特指了指罗宾。

    达兹·波尼斯立即道谢。

    罗宾一愣。

    李斯特没解释,道:“先离开这儿!”

    三人离去不久,折扇文士带着人赶到,他扫了一眼街道的狼藉,折扇一合,闭上眼睛。

    “蜃景!”

    他身体散发淡淡的光辉,再睁开眼时,方才在这儿发生的一幕幕,重现于他眼中。

    片刻,光辉散去,文士打开折扇,自语:“达兹·波尼斯,妮可·罗宾,还有个实力不弱的年轻男人,前两个都是海西岸出名的人物,至于那年轻人,和他们关系不错,应该也不是本地人,怎么会和反贼扯上关系?”

    全城戒严,李斯特三人一路走走停停,避开巡逻的兵卒,来到座小院外。

    “企鹅就在里面!”李斯特上前敲门。

    院内,七八人聚集,正商议着。

    敲门声有节奏的响起,全都一惊,抓起武器,面面相觑后,看向正中两人,正是今天擂台比武的快刀李和龙拳张。

    龙拳张抬手一压,示意大家不要惊慌,

    不远处,古伊娜抱着“雷切”小憩,她忽地睁眼,对他们道:“我认识!”

    “不会是狗官吧?哼,李哥,我就说这女人不可信……”

    “闭嘴!”

    胸膛绑着绷带的快刀李瞪了说话那人一眼,对众兄弟道:“企鹅姑娘救了我的命,我相信她。有什么差池,我担着!小六,去开门!”

    龙拳张亦道:“我们红叶,义字为先,有恩必报,李兄弟的恩人,就是我老张的恩人。开门!”

    院门打开。

    “所以,你在路上,救了被花之国官兵追杀的快刀李,送他到了这儿?”

    古伊娜颔首。

    “那么,两位又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保护提督大人吗?怎么转眼就成刺客?”

    知道李斯特三人真是“企鹅”的朋友,而且都是外国人,院子里的人放下戒备。

    快刀李和大家对视,然后道:“这位兄弟,实不相瞒,我和张大哥,早就相识,一起学武,并加入了致力于推翻花之国王族的红叶会。”

    “也就是说,今天你们演了一出戏,真正目的是刺桐港提督?”

    “不错!刺桐港提督那老贼,捕杀仁人义士,抢夺民女,鱼肉百姓,罪无可赦。杀他,是为民除害!”

    龙拳张义愤填膺,眼中恨意颇深,似乎和刺桐港提督有天大的仇怨。

    李斯特无奈说:“哎,那可把我们害惨了,看个比武,还成了反贼同党。”

    “抱歉!我们也没想到……”快刀李一脸歉疚。

    “放心,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们会和官府说,你们和我们没关系。”开门的小六拍着胸膛道。

    李斯特斜他一眼,呵呵一声:“官府会信?说说吧,你们有什么计划?”

    “计划?刺杀提督啊!”

    “退路呢?”

    “风萧萧兮易水寒,不成功便成仁!”

    “小六,别乱说!”快刀李咳一声,道:“我们本打算刺杀成功后,藏匿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离开。但是,按企鹅姑娘描述,官府请了锥之青椒、坚之海精、幻之辰蜃三人出马!”

    似乎怕李斯特他们不理解,龙拳张补充道:“世界政府规定,其加盟国不得私设海军,花之国不愿受钳制,便设九宝水军,对外声称海贼。九支水军,由九大家族掌控,他们分散于花之国各海域,若集合起来,世界政府海军本部,也会惊动。锥之青椒,八宝水军蔡家十二代栋梁,坚之海精,七宝海军方家十三代栋梁,幻之辰蜃,五宝水军孙家十三代栋梁。”

    快刀李叹道:“青椒、海精还好,麻烦的是辰蜃!”

    “辰蜃?”

    “他是恶魔果实能力者,动物系龙龙果实·幻兽种·蜃龙形态,他的真实战力,无人得知,但肯定超过青椒,我之前到郑家做客,有过耳闻,为了对抗孙家,蔡家准备和霍家联姻,其他家族,也有类似的打算。”快刀李一脸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