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苏醒!一宝水军的招待!(加更五求订阅)

    将张忠放给船员,李斯特对女人道:“我的人呢?”

    女人没理他,唤道:“小萱,带他去洗澡,再给他弄身衣裳。”

    “喂……”

    “你要这样去见人?”女人睨他一眼。

    李斯特低头一看,嫩脸发烫,因为激烈的战斗,他身上的衣物早就撕裂了,基本布条装,也亏女人见过世面,跟没事儿人一样,她唤来那娇俏婀娜的侍女,就满脸通红。

    难怪那些船员看到他,表情怪怪的。

    不过,凭本事走的光,干嘛要遮遮掩掩?

    心可不能虚,让人小瞧了。

    感知到古伊娜、罗宾都在船上,李斯特跟着漂亮的侍女小萱,到船舱内的房间。

    “啊……舒服!”

    泡进热水里,李斯特靠着木桶,任由热气钻进每一个毛孔,他闭上眼睛。

    等李斯特再睁眼时,已经躺在一张温暖的床上,他猛地坐起,视线一扫。

    这是间极具特色的木质结构的屋子,古香古色,以至于李斯特有种回到古代的错觉。

    不过,桌旁看书的女人,粉碎了错觉。

    “罗宾?”

    罗宾抬头,说:“你醒了?”

    “嗯!”

    李斯特揉揉脑门,问:“这儿是,我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啊!”

    罗宾放下书,她穿了套紫色的连衣裙,明眸皓齿,浅笑若牡丹般明媚,而她的冷静、理智、聪慧,给人一种冷艳之感,女神范儿十足。

    “这儿是高山岛,一宝水军基地。你失血过多,陷入沉睡,有三天了!”罗宾目露微笑,很职业,看似亲切,却不走心。

    “三天么?你们没事儿吧?”李斯特关心问。

    “嗯,没事,郑栋梁很热情。”

    “那就好,她呢?”

    罗宾知道“她”指的是谁,道:“企鹅小姐在练剑。”

    李斯特掀开被子,感觉到凉意,才发觉自己是光的,连忙盖回被子,大为尴尬。

    罗宾掩嘴直笑,起身说:“床边儿凳子有衣服。”

    她开门出去。

    李斯特忽然羡慕起自然系果实能力者了,连衣服都能元素化,动物系就不行,变身一次,毁一次衣服,堪称走光狂魔,那种从人变成恐龙,还能穿着衣服的,衣服难道是橡胶做的?质量真棒,不知道他们找哪家服装厂订制!

    凳子上的衣物很有花之国特色,类似青椒那种无袖马褂,扎紧腰带的绸缎长裤,以及一双千层底布鞋。

    衣服相当合身,李斯特怀疑有人趁他睡着,量过他的尺寸。

    “失血过多,会陷入沉睡吗?”

    李斯特皱眉,沉睡时,他对外界一无所知,也就是说,小孩子拿把刀,都能杀了他。

    “倒符合吸血鬼的特点,也是个弱点啊!”

    任何果实,都有弱点。

    “及时补充鲜血呢?但是,根据尝试,越新鲜的鲜血,效果越佳,离体超过30分钟,就完全没了作用。战斗时,去咬男人的脖子,喝男人的血,莫名反感啊!”

    李斯特以手扶额,他忽然明白,为何传说中,吸血鬼都喜欢纯洁的少女。

    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个娇柔可爱的少女,选谁?

    选前者的都是魔鬼吧!

    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话说,巴洛里克·莱德菲尔德那家伙怎么克服心理障碍,对路飞下嘴呢?

    老男人不举,难道弯了?

    “也就是说,花之国官府,对外宣称刺桐港发生了地震,并非是反贼作乱吗?”

    “对!新提督已经上任,正组织百姓重建家园。”张忠道。

    李斯特道:“但愿是位好官!”

    张忠饮一口酒,笑道:“这位新提督,由九位栋梁联名上书任命。”

    李斯特微怔,旋即恍然,怪不得那天青椒三人,直到铁魔出现,才匆匆登场,而辰蜃、海精,一路放水。

    “不对啊,你们对三位栋梁的忌惮,不像假的。”

    张忠道:“其一,刺杀提督之事,乃我和李义所为,主母并未答应,心里没底;其二,三位栋梁不认识我们,真遇上,一样会动手;其三,九支水军各有嫌隙,绝不和睦。”

    “至于那晚的情况,三位栋梁迟来,海精放水,主母说是辰蜃一手促成。九支水军内斗归内斗,却有个共同的默契,不能让王室插手水军,前提督,就是王室安插的钉子。辰蜃不过是趁机,拔除掉这颗钉子,安排他的人上去。”

    “新提督,是辰蜃的人?那么说,刺桐港事件,获益最大的反而是孙家?”李斯特吃惊。

    花之国掩盖了事情真相,李斯特等人,自然就没有遭到世界政府通缉,其余知情人,青椒、克洛克达尔等,亦是保持缄默,只不过,暗中开始调查李斯特来历。

    高山岛作为一宝水军基地,下辖多个城镇,高山港所处的高山城,最为繁华。

    城池依山而建,建筑盘旋而上,最高处的建筑,则是一宝水军总部,亦是郑家府邸。

    这府邸外围,还有一圈城墙,能够俯瞰全城,以及远眺海面,其上隐藏炮台、箭楼等建筑。

    “上百年经营的基地,易守难攻,固若金汤啊!”跟着小萱游览的李斯特感叹。

    罗宾说:“奇特的建筑方式,充满历史的智慧,据说花之国所在的岛屿,拥有五千年的文明,源远流长。但是,我翻看他们的典籍,同样空缺了一百年的历史。”

    她这些天,已经把郑家关于历史的藏书,大致看了遍儿。

    “小萱,不知郑栋梁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也好向她告别。”李斯特笑问。

    “九军盟会昨天结束,家主要么今晚,要么明天回来。是不是小萱招待不周,让两位贵客心生去意?”小萱声音软糯,温柔体贴。

    她个子相较于李斯特和罗宾并不高,仅一米七左右,但和别的女人一比,也是高个了,她身材极好,尤其衣裳裹着的胸脯,相当突出,柳腰纤细,长腿窈窕,亦是个美人,尤其被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凝望着,任何男人都不忍说出个“不”字。

    “没有,没有,只是我出来太久,一些事,需要处理。”李斯特摆手道。

    “罗宾小姐呢?”

    罗宾微微一笑,说:“我跟他走。”

    相比起陌生的一宝水军,李斯特更让罗宾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