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抽薪!布莱尔·戈登之死!

    东海各地,枪杀事件再创新高,并且,这股风潮,主要卷向利维斯商行所辖商会。

    商业扩张都会伴随着竞争,利维斯商行的风光背后,首先是强权压迫、掠夺。

    可以说,在这个过程中,有不少家庭,遭无妄之灾,家破人亡。

    一时间,利维斯商行成员,风声鹤唳,尤其做过坏事,心里发虚的人,出门都得小心翼翼。

    愁云惨淡!

    “父亲,查清楚了。”

    布莱尔·威廉匆匆而来,对书桌旁的老人说:“就在父亲从77支部基地回来不久,阿卡姆商会的人,就携带着大量礼物,秘密潜入利维斯王都,见到十六世国王,进行了一次密会。”

    布莱尔·戈登一怔,旋即道:“原来那家伙,一开始就打算开战了。我们还讨论着怎么瓜分阿卡姆商会,人家已经摸进老巢,偷偷藏了颗炸弹。”

    “父亲,事情没那么严重吧?”布莱尔·威廉宽慰道。

    “不,阿卡姆商会越过我们,直接和王室沟通,那双方一定达成了什么协议!”

    布莱尔·戈登轻敲书桌,他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犯的错误,说:“一位国王,哪怕再懦弱的国王,都不会允许臣子骑在自己头上,容忍,并不意味着放纵。”

    “现在,国王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契机,一个合适的盟友,他一定是想对我们家族动手了。”

    布莱尔·戈登感慨:“阿卡姆商会这一招,厉害啊,直接对准我们的根基。”

    他见儿子还不明白,摇头说:“利维斯商行立足点是什么,权利、关系。”

    “我们权利在握,才能号令别人,可这样,也引来了国王的猜忌,尤其我屡次反驳国王加征商业税,降低农业税的法令,让国王十分不满。阿卡姆商会介入,显然给了国王其它选择。”

    “萨奇号事件,初看对我们毫无威胁,其实它动摇的是我们的关系,事情愈演愈烈,那些想要帮我们的人,都得考虑后果。”

    布莱尔·戈登叹息:“我不怕阿卡姆商会使用暴力,那些海贼,只要敢露头,我就能坐实阿卡姆商会和海贼勾结的罪名,以王国的名义,将阿卡姆商会定性为犯罪集团,阿卡姆商会就会全线溃败,地沟里的老鼠,能有多大作为?”

    “谁知,终究是小瞧了年轻人。但,我们还有机会,立即准备车马,我要去王都,面见国王。”布莱尔·戈登沉声说。

    “爸爸?”

    “我会辞去财政大臣的位置,并推荐王储殿下担任利维斯商行会长,稳住国王。”

    布莱尔·戈登果断说:“你去召集人手,佯装成海贼,打上阿卡姆商会的旗帜,攻击亚摩尔,尤其是我们的商铺,一定要多破坏一些,不要在乎一时的损失。记住,一定要大张旗鼓,让人们知道是阿卡姆商会的海贼所为。”

    布莱尔·威廉领会,点头说:“我知道了。”

    作为贵族,布莱尔家族蓄养着一批对家族忠心耿耿的家兵,但布莱尔·威廉不打算用他们,调动家兵,太明显了,他联系了和布莱尔家族有合作的船长。

    在这个混乱的大海贼时代,商船、海贼船的区别,仅在于挂什么旗而已,有的船,挂上商会旗就是商船,挂上海贼旗就是海贼船,谁还会分辨你到底是不是真海贼?

    当然,布莱尔·威廉还没有蠢到现在就告诉对方要做什么,他只是让几位船长晚上到某海域集合,会有行动。

    豪华马车内,熏香中,布莱尔·戈登闭着眼,他并没有小憩,而是反思。

    能够带领布莱尔家族走上巅峰,掌控一国财政,布莱尔·戈登绝非蠢人。

    之前的失利,纯粹是老虎打了个盹,他依旧有信心,解决这次麻烦,暂时的退让,并不算什么,等收拾了阿卡姆商会,国王依旧需要他,否则,谁来缴纳天上金?

    从亚摩尔赶到王都维斯坦,只需要两个小时,这是一段安全的路程,但近来袭击事件太多,布莱尔·威廉担心老布莱尔的安全,还是派了一队十二人的护卫随行。

    唏律律……

    忽然,一阵马匹嘶鸣,疾驰的马车停住,陷入沉思的布莱尔·戈登身体往前冲,还好他用手撑了下车壁。

    “怎么回事?”布莱尔·戈登怒声问。

    “老爷,道路被人用树堵住了。”管家在外面说。

    “你们两个,去把路清开,其他人警戒。可能是山贼。”侍卫长的洪亮的声音响起。

    布莱尔·戈登皱眉,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亢亢……

    果然,枪声响起了。

    布莱尔·戈登立即推开车门,看到前去清理路障的两个护卫倒地,一伙挥舞刀剑的山贼,从道路两边儿的草皮下钻出。

    “保护老爷!”侍卫长喊着,驱马向山贼杀去。

    管家护着布莱尔·戈登,躲避到侧边儿。

    “布莱尔·戈登,还记得我吗?”一个扛着大斧的汉子从山上跃下,目露冷笑。

    布莱尔·戈登回头,仔细辨认了下那汉子,看到他胸口的马蹄印记,脸色骤变,说:“是你?你竟然没死?”

    “不错,我没死,想不到吧?常人的心脏长在左边儿,我却长在右边儿。”

    大汉面露狞色,说:“以前我可是替你做了不少黑活,你能成为财政大臣,是我替你解决的对手。你不念旧情就算了,还派人杀我家人。戈登,你的死期到了!”

    天色刚黑,布莱尔·威廉正打算联系那几位船长,老管家急匆匆的就进来了。

    “出事儿了!”

    走到外面,看到护卫们的尸体,布莱尔·威廉顿觉脑袋挨了铁锤,一下子就懵了,他一把抓住老管家的手,问:“我爸呢?”

    布莱尔·威廉顺着老管家的视线,看向马车,他才打开马车门看了一眼,转头就吐了,刺鼻的血腥味,让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皱眉,跟著作呕。

    捂着难受的胸口,布莱尔·威廉喝问:“谁做的?”

    “丹尼尔·隆歌!”老管家说。

    “这个人?”

    布莱尔·威廉疑惑,感觉名字有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