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出发!前往鱼人岛!

    李斯特登上鲁斯卡伊那岛的第三天,九蛇海贼团再度来袭,李斯特和汉库克从中午打到黄昏。

    经过两天的修行,李斯特的实力有了增长,但是,出乎意料,汉库克一样进步了,她的体术技巧,明显有所提升。

    汉库克熟悉了李斯特的战斗节奏,给李斯特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他陷入了苦战之中,几乎就要落败。

    夜晚到来,李斯特使用果实能力,制造出一片黑暗,奇袭了汉库克,将她重伤,而汉库克倒地前的凌厉反击,一样重创了李斯特,同时倒地。

    动物系恶魔果实,带给食用者超强的生命恢复力,喝过岛上动物的血液,李斯特的伤势很快愈合。

    汉库克的进步,给了李斯特压力,他在变强,别人也在变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不寻求新的突破,下次落败,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果然,东海太小了!”

    为什么新世界会有那么多强者?

    因为大环境如此,在新世界那种混乱无序的地方,要是不变强,只会沦为任人宰割的弱者,所以,人人争先,人人奋勇。

    东海的环境太“和平”,犹如温室,呆久了会让人懈怠、自满,当别人都在进步,你还在原地踏步,那就是退步,最明显的例子如巴基、老沙、莫利亚、斯摩格……

    他们没天赋吗?不,年轻时也是名震一方,但同时代的人,越走越远了,他们还抱着过去不放。

    安逸的环境,会磨灭人的斗志!

    有了压力,李斯特动力更足了。

    七天后。

    香波地群岛,40号平民港口。

    完成镀膜的飞翔号驶向大海。

    飞翔号负责掌舵的是克洛通过雷利介绍,请到的熟悉镀膜船操控的鱼人菲兹。

    除菲兹外,克洛还招募了一批船员,他们大多是经验老道的水手,实力也不算差,水手、船员在香波地群岛太常见了,只要贝利到位,一招一大把。

    菲兹年纪和雷利差不多,留着嘴白胡子,蓝色的皮肤,个头不高,精瘦的身材,穿件开襟的短褂,露出八块腹肌,以及一道斜切的刀疤,目光专注的观察海面情况。

    “大家把帆扬起,准备打开浮袋,可以下沉了!”菲兹忽然喊。

    “扬帆,扬帆!”

    “嚯嘿!”

    李斯特站旁边儿看着,菲兹解释说:“镀膜船拥有减轻各方压力的力量,进入海中就会失去浮力下沉,所以船底装有浮袋,支撑船只航行到既定海域。”

    浮袋打开,飞翔号开始下沉,镀膜随着海水压力,开始张开,形成一个巨大的泡泡,包裹住船只。

    “镀膜船会像利用风力一样利用海流进行航行。但是,驶向鱼人岛的船只,有七成会在到达前沉没。”菲兹严肃说。

    “有什么危险吗?”克洛轻推眼镜问。

    “海底有很多危险,体型巨大的海兽、海王类。乃至海流、礁石等等。”

    李斯特双手倚着栏杆,欣赏海面受光层的景色,粗壮的红树树根四周,活动着色彩斑斓的海鱼,神奇瑰丽。

    渐渐的,从受光层进入微光层,光线渐渐变暗,周围安静下来,体型巨大的鲸鱼群游弋而过。

    菲兹表情凝重的掌舵,观察着海流变化。

    “鱼人岛深处万米海底,光凭船只自身的力量,还无法到达真正的深海,必须借助深层海流,那种寒冷而又沉重的水流下潜。深层海流和表层海流,在某个地方会连接一起。唯有找到那条自上而下的不可思议的海流,才能抵达鱼人岛。”

    温度渐渐降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透骨的寒意袭来,仿佛一下子从炎夏进入寒冬。

    “那是……”

    忽然,一条好像海底大瀑布的海流,出现在飞翔号面前,直径足有几百米,犹如银河倒悬,无比壮观。

    “那是不可思议的海流的羽流,都抓紧,准备好了,我们要下降了!”

    飞翔号骤然如失重般,向着海底坠落。

    在菲兹娴熟的掌舵技术下,飞翔号沿着深层海流航行,经过海底火山群落的“热水矿床”,遭到巨大的无眼海蟹、大型章鱼等深海掠食者追逐,李斯特直接用霸王色霸气将其震昏,一番惊险,穿过比深海更黑暗的狭长海沟。

    随着船只下潜,海沟的黑暗渐渐淡去,阳光重新出现。

    “在这样的海底,竟然会有阳光!”克洛惊奇,即便早有了解,但亲眼看见,还是会很震撼。

    “下面是海底一万米处的海渊,海沟的底部。看前面!”

    克洛望去,巨大的树根旁,悬浮着一个巨大的泡泡,隐约可见岛屿的轮廓。

    “那就是鱼人岛。那是阳树夏娃,它能将地面的阳光传到鱼人岛,使得位于深海的鱼人岛有阳光与昼夜的变化,这是太阳的恩惠!”菲兹说。

    飞翔号来到鱼人岛入口,接受入境审查。

    “来自水之都吗?”

    看过水之都市政府开具的文书,入境官员再三核实,才给飞翔号放行。

    “感觉到了吗?”

    走下船,李斯特扫一眼周围的人鱼,随口问克洛。

    “嗯?”

    “仇恨!”

    克洛余光轻瞥,在来鱼人岛前,他已经查阅了许多资料,对鱼人岛的过往,并不陌生。

    “这些人鱼,眼中带着警惕、戒备、怀疑,还有淡淡的仇恨。管好那些船员,别整出什么篓子。”李斯特提醒一句。

    “嗯!”

    克洛点头。

    菲兹不仅是舵手,也是向导,有他帮忙,李斯特省了许多麻烦。

    安顿好船员,李斯特没有急着去找鱼人岛的国王,他请鱼人工匠帮忙,给自己涂上游水涂层,再请菲兹帮忙,打听到鱼人汤姆的弟弟“丹”的住处,并和菲兹一起,来到位于鱼人岛东南方的“海之森”。

    海之森又被称为“船之坟场”,许多海里的沉船顺着潮水的流动被运送到此处,堆积成山,周围生长出如树木般的五彩斑斓的珊瑚,仿若海底森林。

    大量鱼群、鲸鱼游弋其中,阳树夏娃传来的阳光,照耀得这儿美轮美奂,绚丽多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