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宴会!来自比斯塔的约战!

    中央设有贝壳状的舞台的宽敞高大的豪华宴会大厅!

    尼普顿国王设宴招待李斯特一行。

    在这个宴会厅设宴,相当于鱼人岛的国宴,规格自然高大上,负责舞台演唱的是鱼人岛的骄傲,海底首屈一指的女歌手,玛利亚·拿破莱,负责伴奏的是摇摆爵士管弦乐队,负责伴舞的是来自人鱼咖啡厅的舞女。

    美妙的歌声清澈嘹亮,优美的音乐令人沉醉,尤其美人鱼摇曳的舞姿,她们的美艳会让人忘记呼吸。

    “da.las……and plaices!”

    觥筹交错间,各种鱼人岛特有的食物、美酒,送上客人的餐桌。

    宴会上,客人并不少。

    鱼人岛作为主人,除尼普顿国王、左右大臣、三位王子,还有终于走出硬壳塔的白星公主,年仅八岁的她,已近七米高,庞大的身躯坐在尼普顿国王身边儿,一脸腼腆怯怯的模样,性格和人类小女孩差不多,只是她的美丽,已压过在场的人鱼舞者,成为许多目光的焦点。

    李斯特这边儿,除他之外,还有克洛、菲兹,以及船匠丹,对方帮过自己,肯定不能过河拆桥。

    甚平一方,他和船医阿拉丁出席。

    而宴会上最大的意外,要数来自白胡子海贼团的五番队队长,花剑比斯塔,以及脱离了白胡子海贼团旗下海贼团体的恶棍海贼团船长乌费安。

    爱德华·纽盖特忽然派人过来,让龙宫王国惊慌了一下,还以为出什么事儿呢?

    确定对方来意和鱼人岛无关,尼普顿国王松口气,他很清楚,鱼人岛能维持现在的局面,爱德华·纽盖特的支持必不可少,这个男人,是万万不可得罪。

    正好要开宴会,尼普顿国王自然就邀请了两人参加。

    快两年过去,乌费安一直忘不了那张让自己蒙羞的年轻脸庞,他看到李斯特的第一眼,就认出了他,要不是比斯塔压住他的肩膀,他就要冲上来,给李斯特一拳了。

    美酒、美食、美人鱼,此时一切在乌费安眼中,都不如那个谈笑风生的年轻人,他狠狠撕扯着海兽的肉,嚼着骨头,就像要将李斯特也一起嚼碎。

    倒是比斯塔,脸上透着微笑,丝毫不露仇恨之类的动作,比他优雅多了。

    至于李斯特,在看到比斯塔和乌费安时,也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但他并不畏惧,该来还是要来,之前他敢砍乌费安的船,就不怕白胡子团的报复。

    倒不是李斯特狂妄,而是他和乌费安的恩怨,只是个面子问题。

    整件事,是乌费安先炮击他,他斩断对方的船,这很正常吧,他没伤人,已经很给面子了,换成鹰眼,不得追杀到东海?

    但乌费安觉得给白胡子海贼团丢脸了,咽不下这口气,想找回场子,而爱德华·纽盖特对这样的手下,总不能不给关照,因为对方是为他的面子而奋斗,这总得给儿子出头嘛,否则他还怎么在新世界插旗?

    可是,一个无名小卒,还没那么大面子,让全团出动,爱德华·纽盖特顶多派个队长出手。

    比如顶上战争爆发的导火索,不就是艾斯单人线追杀敌方过深,反送人头吗?

    为了这个,爱德华·纽盖特还和香克斯来了一波碰撞。

    简单翻译下。

    红发:“adc,叫你家辅助别追了,我都跟对面打野五五开,小心被反杀。”

    白胡子:“你管老子啊!”

    艾斯:“我被抓了,别来救我,对面人太多。卖我吧!”

    白胡子:“不行,不能卖儿子,大家一起上,刚他们!不抛弃,不放弃,我们能赢!”

    于是,顶上战争爆发,海军和白胡子来了一拨呼朋唤友的团战。

    结局。

    白胡子:“辅助救出去,你们就跑吧,我断后,我要死了,卖我。”

    敌方主力输出赤犬公屏打字:“你家adc是sb,大sb!”

    逃出敌方追击范围的艾斯:“你说啥?敢骂老爹,不想活了?”

    转头就迎向对方主力输出。

    adc、辅助双双殒命,团战溃不成军。

    盛名所累!

    李斯特和乌费安的冲突,还没这件事严重,换成凯多锤了乌费安一拳,乌费安连哼都不会哼一声,乖乖认怂。

    说到底,还是李斯特太弱了,没啥名声,才会让乌费安和白团感觉不爽。

    就像你给大老板打一巴掌,你得忍着,甚至得点头哈腰,你给乞丐打一巴掌,不得立马三脚两拳锤回去?

    弱肉强食而已。

    比斯塔不主动挑事,李斯特也不会主动去招惹,他又不是苍蝇,非得上去嗡两声,徒惹人厌,双方保持默契的克制,算是给了尼普顿国王个面子。

    当然,以左右大臣、甚平等人的老道,自然感觉到乌费安身上的火药味。

    宴会散后,走出王宫,李斯特刻意停顿,侧身等了片刻。

    后方,比斯塔、乌费安一前一后来到。

    高大的乌费安站在比斯塔身边儿,魁梧胖硕的身躯,瞪着圆眼,大声说:“小子,想要找到你,还真是不容易啊,上次你偷袭我们,这笔账,我可要好好跟你算一下。”

    乌费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抛开对李斯特的轻视不谈,那场碰撞,双方交手极短,李斯特仅是斩断对方船只,就离开了,落水的乌费安一伙,只能目送李斯特乘船而去。

    所以,在乌费安看来,李斯特根本没打败他,而是取了巧,不是堂堂正正的胜利,他心底就不服气,就跟双方打团五五开,结果被偷家就输了,气不气?

    气炸了好吧!

    乌费安就气炸了,不是我军不给力,而是敌军太狡猾啊!

    “可以,你想怎么算?”李斯特也不啰嗦,爽快说。

    就冲对方追了快两年,他都得给对方这个面子,老白的人,普遍头铁,锲而不舍的平头哥精神,令人敬佩。

    比斯塔压住跃跃欲试的乌费安,很绅士的说:“等离开鱼人岛,找个无人的岛屿,再了结两方的恩怨。不管输赢,这件事到此为止。”

    “没问题!”李斯特点头。